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55 新婚夜被暗算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55 新婚夜被暗算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洛庭安顿好了裴伊月,从浴室走出。

    关上门,燥热的叹了口气。

    娶了老婆不能碰,真是越想越觉得操蛋。

    不过好在现在人回来了,婚礼也结束了。

    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的丫头,他吃定了!

    脱掉身上的西装,扯了一下并不算太紧的领口。

    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关系,他只感觉整个人燥的很。

    走到桌前,拿起刚刚倒剩的红酒,倒了一杯,走去窗边一口一口的喝着。

    心跳的越来越快。

    难道是去了媳妇儿紧张了?

    按理说也不会啊,是他自己说的不碰人家,现在瞎激动个毛啊!

    他转身坐在懒人塌上,仰头喝掉杯子里剩下的酒。

    身子一仰,靠在那,闭上眼尽量平复奔腾心情。

    喉咙越来越干,燥热的下半身竟是起了反应。

    “该死!”

    他喃骂一声,倏然坐起。

    看着桌角上立着的酒瓶,他逐渐皱起眉……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

    白洛庭接起电话,有点不耐烦。

    “干嘛?”

    “哟,是不是打扰你好事了?”

    叶彦杰贱咧咧的声音一传来,白洛庭立马有种想要挂断电话的想法。

    可是他却忍住了。

    叶彦杰笑嘻嘻的声音透过电话,“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刚刚送了你一份大礼,保证你今晚爽歪歪,别说哥们不够意思,绝对好料,我放你酒里了,最好劝你媳妇多喝点。”

    白洛庭:“……”

    他再次看向角上放着的那瓶酒。

    一旁的杯子里,还有他刚刚喝剩下的残留的液体……

    叶彦杰这孙子……

    白洛庭磨牙嚯嚯,开口,似乎带着一种碾碎他尸骨的阴森。

    “你他妈的……老子明天在找你算账!”

    浴室里,裴伊月泡在水里,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对劲。

    眼前逐渐模糊,甚至有些透不过气。

    干涩的喉,仿佛被火灼烧一样。

    她猛地从水中坐起,趁着自己还有意识,抽出刚刚脱下来的凤袍里衣。

    大红色的绸缎裹在那羸弱的身上,她根本无力去管它是否裹的严实。

    她从水里爬了出来,坐在大理石地面上,却觉得越来越热。

    她一手扶着洗手池的边缘,白皙的指尖用力蜷起。

    “白洛庭……”

    砰的一声,白洛庭推门而入。

    看到眼前的场景,他惊住了……

    红色的绸缎贴在那沾了水的身子上,她俯着身,胸前的涟漪隐约透过那没有敛紧的领口。

    这一幕饶是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更何况他喝了两杯叶彦杰那傻逼加料的红酒!

    喉结重重一滚。

    裴伊月抬起头。

    脸上浮着一抹不正常的嫣红。

    迷离的眼一张一合,十分诱人。

    她洗过脸,可是那微启的朱唇却仍是泛着淡淡的灼色。

    扶在洗手台上的手用力的想要撑起自己,可是她却做不到。

    “白洛庭……”

    白洛庭倏然走进,刚蹲下,领口被她猛地一扯。

    “混蛋!”

    她的手很烫,还带着没有干的水渍,碰到他的胸口时,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点燃了一样。

    白洛庭顾不上解释太多,抱起她就走了出去。

    床边,白洛庭单手抓着被角,一扬……哗啦一声。

    床上的那些障碍甩落一地。

    裴伊月因为虚弱,早已承受不住体内的折磨,轻纳的喘息,声声诱人。

    白洛庭俯下身,迷离中,她的脸更加诱惑他深陷。

    身下的**蹭蹭往上窜,迫使他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

    “宝贝儿,看来我答应你的今天做不到了,我也不想的,你会理解的,对吗?”

    小巧的舌尖舔了下干涩的唇,浅浅的一个动作对白洛庭来说确实极大的诱惑。

    早已失去意识的裴伊月,闭着眼。

    轻盈的喘息带动着胸前的美景。

    白洛庭的手在她身上不断摸索,娇柔的身段随之轻摆。

    她伸出手,勾住他的脖颈。

    迷离的眼微微张开。

    她动了动唇,却什么都没说。

    但是白洛庭看出来了,她在叫他的名字……

    解开她腰间并未系紧的衣带,白洛庭低头在她紧蹙的眉间轻轻落下一个吻。

    “你之前问我为什么要娶你,我说因为喜欢,你却不信,但是我想说的是,是因为我们彼此喜欢,你小时候带来的嫁妆我一直留着,还有,我愿意做你的骑士,一辈子。”

    对,就是一辈子。

    她的一辈子都只能是他的。

    他丢了她十五年,那是他这一生最遗憾的事。

    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可以弥补他们彼此错过的这十五年。

    模糊中,裴伊月根本不知道他在耳边喃哝了些什么。

    她回应着他的吻,回应着他的抚摸,回应着他的一切……

    在她的深层意识里,也许她还是清醒的。

    她的警惕过于常人,即便是被人下了药,即便是身体再虚弱,她都不可能完全失去理智。

    也许是她不知道该如何推脱,也许是她太想摆脱此刻身体上的束缚。

    对于白洛庭,她不止一次的妥协。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如现在,她再一次的妥协了……

    白洛庭的意识健在,但他却控制不了自己对她的占有。

    这次跟齐心那次不一样,那时他是打心底里拒绝,而她,他从来都只是想要得到。

    暧昧的气息一"bo bo",一重重,声声叠起,高歌彼伏。

    交缠的喘息像是一首难以融入外界的乐曲,令人心醉。

    潋滟的光线伴随着床上的一片嫣红,仿佛将窗外的天都染红了。

    高扬的脖颈发出阵阵似苦似乐的轻吟,白洛庭噙住她的嘴,仿佛要将她哼出的这些小调全部吸纳。

    一夜的缱绻伴随着忽高忽低的浪潮,让两人沉浸其中。

    他们分不清自己中途是否清醒,但却都不愿打断和停止这一切。

    这一夜,注定是要被放逐的……

    即便他们挣扎过,纠结过,却都抵不过现实的重击,更抵不过某个傻逼的暗算……

    天,渐渐的亮了。

    一夜的缠绵早已让裴伊月精疲力竭。

    看着睡在怀里的人,白洛庭嘴角微扬,看不出一点疲惫。

    他轻勾了一下她额前的碎发,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浅浅的一个吻。

    天色刚刚见蓝,他并不想吵醒她。

    一想到眼前这个女人从现在开始已经完全属于他,白洛庭心里就莫名的舒爽,甚至觉得暂时可以让叶彦杰那傻货先活下来。

    当然,前提是他媳妇儿同意的话。

    临近中午,裴伊月轻轻蹙了下眉。

    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临近自己不到一厘米的脸。

    纤长的羽睫呼扇呼扇的眨巴了几下。

    她没有躲,而是有些愣。

    白洛庭扬唇一笑,轻轻覆上她微张的红唇。

    “早,亲爱的。”

    蜻蜓点水似的一吻是那么的自然,仿佛是一件做惯了的事。

    裴伊月一动不动的看着他,脑海里却极力的在搜索昨天晚上的片段。

    看着她从面无表情一点点开始变的双颊泛红……。再到嘴角微抽、眉心紧拧、目光狠戾……

    白洛庭嘴角的笑逐渐淡了下去。

    “宝贝儿……”

    话还没出口,裴伊月眼眸一凛,倏然翻身而上。

    她一手扯着被子挡住自己胸前,另一只手已经扣在了他的喉上。

    没人知道裴伊月做这个动作时身上有多痛,她甚至感觉整个身子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可是这样的疼痛越明显,就越能提醒她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咬牙,但却明显的无力。

    “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白洛庭有些心虚。

    毕竟昨晚是他亲口答应不动她的。

    他支吾了半天,哼哼唧唧的说:“哎呀……”

    裴伊月手上没力,索性翘起身子用力往下压。

    “白洛庭!”

    她咬牙。

    恨不得咬碎了牙根。

    “你再装蒜我就掐死你!”

    蓦地,白洛庭一把握住她压在他喉间的手,一个用力,直接把她拽进怀里。

    裴伊月一怔,眼中愤怒明显。

    白洛庭直视她的眼,一本正经道:“‘爱’呀!早晚都要做的,就算不是昨天,也一定是今天。”

    裴伊月整张脸都在发抖。

    没错,她是气的。

    气他说话不算话,气他居然这么小人。

    “白洛庭,你无耻!”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紧随着是一声轻唤……

    “二哥……”

    ------题外话------

    完了,要被看光了~

    女上男下……好激烈啊~

    《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