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54 不失黛的风范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54 不失黛的风范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去哪了?”

    裴雨菲见叶彦杰神秘兮兮的,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嘘!”

    叶彦杰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他四处看了看,使坏的勾了下嘴角。

    伸手,一把捞过裴雨菲的肩头,肆意的搭着。

    她这个小个头,给他当个支柱倒是合适

    勾着那一脸好奇的小不点,他朝着客厅一边走,一边说:“我去给你姐准备了点好东西,你别吵吵。”

    裴雨霏听话的抿起嘴,点了点头。

    垂着的小脸微微泛红。

    见她这么乖,叶彦杰伸手摸了下她的头。

    动作很轻。

    随后便松开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朝着热闹的地方走了过去。

    裴雨霏小手轻轻蜷起……

    深呼吸……

    缓解了脸上的温度之后,她才敢在裴伊月眼前露面。

    忙忙碌碌了一整天。

    蒙小妖原本还不觉得怎样,可是现在,裴伊月已经进了门,这场婚姻注定不是游戏。

    这一刻,她似乎有些理解k为什么要把她带走。

    任务而已,但是过了今天,那就是她一辈子的事了……

    上楼时,裴伊月没让白洛庭再抱她。

    当着白爸白妈,还有老爷子的面,她实在是做不到泰然自若。

    蒙小妖在一侧扶着她,笑声问:“有没有想好什么借口?”

    闻言,裴伊月看了她一眼。

    那担忧的眼神还真是"chi luo"裸。

    她尴尬的轻咳。

    微微摇了下头。

    蒙小妖瞪大了眼,惊恐道:“那怎么办啊?你不会是真打算……”

    一着急,蒙小妖语调忍不住提高。

    白洛庭听到声音,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

    蒙小妖倏的回头,干笑几声,“呵呵,没事。”

    裴伊月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可是她也没有想好该怎么办。

    之前她一直想的是完成婚礼,后面的事,她好像早就忘了……

    眼下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才想起来,婚后对她来说最难的,是今天晚上该怎么过。

    就她现在的身子骨,打晕他估计是做不到了。

    跟他讲理?

    ……讲得通吗?

    房间里,大红色的喜枕喜被,床上铺满了红枣花生桂圆莲子。

    老爷子叫人准备了桂花汤圆,小小的一碗,白洛庭一个一个的喂着。

    裴伊月很听话,全都吃了。

    因为,她真的饿了。

    最后一个汤圆进嘴的时候,她突然才想起来,这东西有新娘子一个人吃的吗?

    裴伊月含着最后一个汤圆,抬头看向白洛庭。

    稍稍愣了一下。

    随后就见白洛庭唇角一勾。

    一张放大的脸,唇上袭来一片温软……

    抬起头,裴伊月口中的汤圆不翼而飞。

    而白洛庭,一边嚼一边看着裴伊月,英俊的笑脸在一片唏嘘中丝毫不受影响。

    裴伊月郁闷的低下头,脸颊上的颜色不知是羞的,还是被身上的红衣映的。

    绯红一片,十分诱人。

    “闹洞房啦!”

    裴雨菲兴奋的一声叫走了所有人的视线。

    叶彦杰刚要附和,就见白洛庭起身,把手里空掉的碗递给身后的佣人。

    “小月累了,经不起你们折腾,闹洞房就算了。”

    这么让人泄气的话一出,裴雨霏整张小脸顿时垮了。

    “怎么能不闹洞房呢?我都等好久了。”

    叶彦杰似乎也没想到白洛庭会主动省略这个环节。

    呆滞了一会,他突然说道:“那行吧,不闹洞房你们怎么也得喝个交杯酒吧,不然这太没意思了。”

    他走去桌前,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红酒,分别倒进了两个红酒杯里。

    “看在新娘子今儿身子不适的份上,暂且放过你们一马,但是这酒你们可得喝。”

    白洛庭犹豫着看了裴伊月一眼。

    她本来就不舒服,这酒……

    正想着她能不能喝,谁知,裴伊月站起身,伸手拿过叶彦杰手里的酒。

    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红酒,裴伊月嘴角若有似无的抽了一下。

    满满一杯,叶彦杰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正要喝,白洛庭蓦地伸手拦住她。

    同时,叶彦杰的手也伸出了一半。

    见她这么不懂事,叶彦杰咧了咧嘴。

    “新娘子,交杯酒可不是你一个人喝的,这得你们俩一起喝。”

    谁特么交杯酒要喝满满一杯?

    裴伊月抬眸瞪他。

    “可以吗?”

    这三个字,今天白洛庭说的次数,已经数都数不清了。

    裴伊月知道他是担心她。

    但是相比闹洞房什么的,她还是觉得一杯酒能解决的事,就别折腾她了。

    她点了下头,凝重的深吸了一口气。

    看她这视死如归的样,白洛庭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拿过叶彦杰手里的另一杯酒,手臂交缠,两人面对面仰头而进。

    一旁,叶彦杰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子后面去了。

    看着两个空掉的酒杯,叶彦杰乐呵呵的说:“行了行了,既然交杯酒也喝了,我们就不耽误你们了,**一刻值千金,老白,你加油啊!”

    叶彦杰推推攘攘的把站在屋里的人全都弄了出去。

    关门前还不忘说:“裴家小丫头我会负责送回去的,你们别担心。”

    说完,砰的,门关上了……

    裴伊月想说,如果别人送,她可能会真的不担心。

    但是他送……

    “奇奇怪怪的。”

    听到白洛庭的喃哝,裴伊月回过神看向他。

    “雨霏……”

    白洛庭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他宽慰道:“放心好了,阿杰不会乱来的。”

    该警告的话他已经警告过了,而且叶彦杰根本不缺女人,对那个小丫头,白洛庭也不觉得他会多上心。

    人都走了,房间里突然静了下来。

    宽大的红色袖袍下,裴伊月紧了一下手。

    突然有些尴尬。

    看着那慢慢逼近的脸,裴伊月有些想要退缩。

    亲吻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种时候,如果真的亲上了,那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想到这,她身子朝后躲了一下。

    可是她却忘了她身上的这一身累赘……

    眼看着她摔倒,白洛庭怎么可能不伸手?

    但是他这么一救,倒下的就变成了两个人。

    床上的那些果仁寓意很好。

    但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他们,这些东西放在床上,真的很不合适。

    太硌人了!

    不过还好,是他在下面。

    正在裴伊月尴尬当头,想要起身。

    长袍缠住她的手脚,她就像被绑住了似的。

    突然,门开了……

    裴伊月一惊,猛地抬头。

    蒙小妖本来是不放心,想来提醒她一句。

    可是看现在这种情况……好像用不着她提醒了。

    看着她那惊讶到仿佛能吞下一头大象的嘴,裴伊月郁闷的拧眉。

    想要从白洛庭身上爬起来,可是不管是袖子还是裙摆,全都束缚的她动一下都难。

    蒙小妖尴尬的笑了笑,默默的退出去,关上了门。

    “阿弥陀佛,我啥都没看见。”

    蒙小妖站在门前,拍了拍胸口。

    她这边一直担心裴伊月吃亏,可她倒好,居然是反扑的那一个!

    还真是……不失黛的风范!

    难怪她说没想好怎么应对。

    原来她根本就没想过应对吗!

    想到这,蒙小妖忍不住笑出声。

    “臭丫头,可以啊!”

    “小妖,小妖?”

    蒙小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傅里连叫了她几声她都没听见。

    “蒙小妖!”

    蓦地,蒙小妖回神。

    吓了一跳,猛地朝他看了过去。

    含笑的脸色淡了淡,慢慢的,敛去了所有的笑意。

    傅里感觉得到,从她见了宋家人之后,她就不怎么愿意搭理他。

    可是有些话,他必须跟她说清楚。

    “我送你吧。”

    蒙小妖看了他半晌。

    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着一抹清冷。

    许久,她低下头,走过去。

    没有视线的交叠,傅里以为她会就这样从他身边走开。

    谁知,她却在他身后停了下来。

    “你都听见了是吗?”

    傅里没有回头,心却着实疼了一下。

    “嗯。”

    她就知道……他果然听见了。

    这些事,她最不愿的就是在他面前暴露。

    她还真的要感谢宋家的那些人,再一次的让她陷入万劫不复。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想说,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我们只能再次分开。”

    闻言,傅里垂在身侧的手紧了一下。

    心头仿佛被尖利的刀尖一点一点的划卡。

    那种痛不是痛彻心扉,而是让他整个人都凝滞,仿佛再也不会有任何知觉。

    他身形不动,手慢慢向后。

    直到碰到她的手,轻轻抓住,紧紧握起…

    “我答应你,你要你不想说,我什么都不问,除非你愿意自己告诉我,不然,这辈子我都不会再问一句。”

    一想到跟她分开,傅里感觉自己连呼吸都会痛。

    以前的那段时间,他用恨来麻痹自己。

    可是现在,他再也做不到恨她。

    不论她瞒了他多少事,即便是伤天害理,他也愿意帮她善后一切。

    ……

    房间里,白洛庭一个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等等。”

    裴伊月一惊。

    抬起手,连带着宽大的袖口,一起抵住他的胸口。

    “怎么了?”白洛庭问。

    看着他的眼,那么的迫切,裴伊月又惊又尴尬。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裴伊月咬着嘴角,支吾的说:“如果,如果我说让你去别的房间睡,你会同意吗?”

    “不会。”

    白洛庭想都没想,回答的特别干脆。

    “可是我答应跟你结婚,没答应跟你做别的。”

    裴伊月软言细语相劝,听起来带着几分祈求的味道。

    实际上却是,她也想来硬的,奈何却使不上劲!

    闻言,白洛庭笑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只想混个白家二少奶奶的头衔,却不想尽白家二少奶奶的义务?”

    “……”

    这话,好像说的没毛病。

    可是听着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

    “自己跑掉,又自己回来,我以为你是想通了。”

    是啊,这事搁谁身上谁都会这么以为。

    可是她根本不是这么想的呀。

    娇俏的小脸看上去有些可怜。

    裴伊月眨了眨眼。

    “可是我很不舒服。”

    娇娇女上线了。

    虽然其中不乏假装的成分,但白洛庭还是吃了她的这一套。

    他突然起身,居高看着她。

    “放心好了,今天晚上我不会碰你,你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等你休息好了,我会把今天晚上没做的全都讨回来的。”

    裴伊月愣愣的看着他。

    他的意思就是,看她虚弱,暂时放她一马?

    那敢情好啊,只要休息几天,等她恢复过来,灭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红艳的唇轻轻一扬,她点了下头。

    白洛庭伸手把她拽了起来。

    看了看她的衣服,又看了看她满头的饰品,“自己能搞的定吗?”

    裴伊月再次点头。

    从床上下来,正准备往浴室走,脚下被裙摆一绊……

    白洛庭手臂一伸,拦腰把她勾了回来。

    他蹙起眉,显然是吓了一跳。

    “这叫可以?”

    打从穿上这件衣服开始白洛庭就抱着她,她怎么知道自己现在连走路都不会了?

    正想着,脚下突然一轻,整个人再次被横抱了起来。

    浴室里,白洛庭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浴缸旁。

    “门不许反锁,有事叫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