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突然赶人。

    所有人全都愣了一下。

    包括裴伊月。

    见他们不动,白洛庭再次开口,“我要给我媳妇儿换衣服,你们出去。”

    所有人:“……”

    裴伊月扬着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看着白洛庭颇为认真的脸,她愣了半天。

    蓦地,他伸手推了他一下。

    “你出去,我自己换。”

    他换?

    开什么玩笑?

    疯了吧?

    看着她吃惊的脸逐渐泛红,白洛庭狡诈一笑。

    他俯首,装出一副不太情愿的表情凑近她。

    “真的不让我换?”

    裴伊月嘴角微抽,想说什么,又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一旁的化妆师和造型师抿着嘴偷笑。

    大名鼎鼎的白二爷,居然会这么温柔的宠老婆,简直让人羡慕。

    白洛庭单手托着她的脸,在另外一侧轻轻落下一个吻。

    “乖,我在门口等你。”

    看着白洛庭和叶彦杰他们走了,裴雨霏眼珠轱辘一转,赶紧跟上。

    “姐,我也去外面等你。”

    话说着没人已经跑了出去。

    不知道这小丫头搞什么鬼,裴伊月也没拦她。

    她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跑掉的人,无奈的摇了下头。

    转眸,对上蒙小妖的视线。

    两人都相继沉了一下眼眸。

    “你还好吧?”裴伊月问。

    蒙小妖跟宋家的事,裴伊月很少去问。

    但是她刚刚去见了宋家人,表面上看起来她似乎和往常一样。

    但是裴伊月知道,这个时候,她的心里一定不会那么平静。

    两人的视线在镜子里相会。

    蒙小妖轻轻笑了笑。

    “当然好了,我能有什么事?”

    这里还有化妆师在,裴伊月不好多说。

    “没事就好。”

    蒙小妖抱着胳膊站在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人,撩了一下嘴角。

    “妞,我突然觉得,你的坚持是对的。”

    她的坚持?

    她指的是白洛庭,还是这场婚礼?

    裴伊月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也不知道,如果她真的选错了,会是什么下场。

    她只是不喜欢逼迫,更不喜欢去做那个言而无信的人。

    ……

    这次换衣服的时间有点久,大概换了一个多小时。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外面的天渐渐的黑了。

    两家人相继送走了宾客和记者,过来听说裴伊月还没出来,也就招呼一声直接回去了。

    “我不走,我是伴娘,我还要去闹洞房呢。”

    裴雨霏原本还琢磨着怎么才能多留一会。

    无意间却听到叶彦杰跟傅里小声嘀咕着要闹洞房。

    她眼睛一亮,立马接受了这个好主意。

    裴俊海来接她走,她就打定了注意不跟他走。

    裴俊海不依她,伸手拉着她。

    “都这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学,再说你姐身体不好,别去闹腾她。”

    裴雨霏胳膊一甩,倏地躲在白洛庭身后。

    “不要,我不回去,我不会闹腾的,我就看看热闹。”

    “你这孩子……”

    裴雨霏躲在白洛庭身后使劲的扯了扯他的袖子,跟他求救。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就见她挤咕着眼睛,生怕谁看不见似的。

    他无语失笑,看向裴俊海,“二叔,让她留下吧,晚一点我会叫人把她送回去。”

    白洛庭这么一开口,裴俊海自然没话说。

    躲在她身后的裴雨霏,小身板一挺,乐呵呵的走了出来。

    “噗嗤!”

    看她一脸得意的小样,叶彦杰忍不住喷笑。

    “小不点,成年了吗就喜欢看闹洞房?”

    闻言,裴俊海脸色微微一僵。

    白洛庭侧目。

    傅里略微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谁知,裴雨霏却是两手叉腰,昂着头大步走到他面前。

    “谁说没成年不能看闹洞房,我看过的东西多了!”

    这话……似乎有些别具深意啊!

    在场的都是男人,一瞬间,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只顾着逞口舌之快的小丫头身上。

    然而,肇事者却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裴俊海喝道。

    裴雨霏高傲的小身子一缩,就近躲去了叶彦杰身旁。

    两只小手怯生生的抓着他的袖子,噘起小嘴对峙裴俊海。

    “爸你走吧,再晚没船你要游回去了。”

    所有人:“……”

    他堂堂白二爷,能让自己媳妇儿的二叔游回去?

    还是在这大冷天的?

    关键是,游艇都要开上半个多小时,要是游回去确定不会迷海?

    裴俊海看了一眼盯着她笑的叶彦杰,气的眼皮直抖。

    “死丫头,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

    管不了她,但裴俊海相信,有裴伊月在也不会让她出什么岔子。

    他跟白洛庭交代了几句,临走前还不忘瞪那丫头一眼。

    见他终于走了,裴雨霏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她扬着手挥了挥,嘚瑟道:“爸,拜拜,别太想我。”

    白洛庭无语。

    这丫头绝对是在找揍。

    裴雨霏穿着来是带来的长款羽绒服。

    整个人除了脚底下露出一截礼服的裙摆,其余的地方都被裹的严严实实。

    叶彦杰伸手在她后衣领上一提。

    把她拎的后退了好几步。

    “诶,你这么招惹你爸真的好吗,你就不怕晚上回去你爸收拾你?”

    裴雨霏回手胡乱抓了几下,像是不满他这个动作。

    叶彦杰松开手,脸上趣味的笑意不减。

    “我爸就是嘴上吓唬我,他斗不过我的。”

    咔哒一声,白洛庭靠在身后的门开了。

    “我去……”

    叶彦杰的惊叹声几乎跟蒙小妖如出一辙。

    裴雨霏张大了嘴,眼睛里闪闪发光。

    傅里轻笑,他现在算是知道白二少为什么会选这样一套衣服了。

    如果说今天的那几套婚纱和礼服是用名气和价钱堆出来的,那么她现在这一身,就完全是靠她这个人来支撑的。

    大红色的喜袍上金凤飞舞,肆意张扬,但却张扬不过她那张美艳绝伦的脸。

    入鬓的眉,远如山黛,琼鼻秀丽,眼若深潭,艳丽的红唇仿佛是整个世界的亮点。

    头上的金钗步摇随着她的步伐摆动。

    她脚步很轻,可能是因为虚弱的关系,但也正因如此,更是平白添加了几分羞涩的美感。

    白洛庭勾着嘴角,一瞬不瞬的盯着走来的人。

    她走的越近,他嘴角扬起的越深。

    修长好看的大手伸出,微微弯曲且稍带随意的弧度看起来让人很想握住。

    然而,裴伊月却没有伸手。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轻轻蹙起眉心。

    “很重。”

    当然重。

    她头上那些东西可都是实打实的真金。

    白洛庭轻声一笑,伸手拉过她的手,往身前一带。

    下一秒,俯身的动作今天已经做过无数回了。

    再次站起,眼前的佳人已经被他打横抱在了怀里。

    “我抱你回去。”

    这句话不是说假的,他真的是抱她回去的。

    从这里走出去,一直到上直升机。

    他的脚步很快,快到连叶彦杰都要稍微小跑才能跟上。

    “我勒个去,这家伙就这么着急回去入洞房啊?”

    傅里跟在他身后,摇头轻笑。

    “二少能拿下北城之秀不是没道理的,杰少,学着点吧!”

    白洛庭选这身衣服让裴伊月回去时穿,一个理由是因为他想图个喜气,另外一个原因,是裴伊月怕海风。

    任何的礼服都可能让她在这短短的一段路受到海风的侵蚀。

    只有这件衣服,因为厚重,所以安全。……

    白洛庭说抱她回去不是假的。

    就算在直升机上,白洛庭也没有把怀里的人放下过。

    下了飞机,他更是一路抱着。

    上车,下车,进家门。

    直到到了白洛庭的父母面前,他才舍得把怀里的人放下来。

    这好像是裴伊月第一次跟白立成见面。

    不苟言笑的脸上满是正直严谨。

    虽然没什么表情,但他的眼底却是温和的。

    白立成很高,可能因为是军人的关系,看上去比白洛庭还要魁梧。

    若说他们三兄妹当中谁最像父亲,那么一定是白洛言了。

    等等……

    白洛言?

    裴伊月忍不住看了一眼白洛庭。

    虽然他们整个家族的基因都很好,但是为什么遗传这种事会传到一个养子身上?

    “臭小子,快点带你媳妇儿来敬茶,别在那傻站着了。”

    白老爷子心疼裴伊月,看她连站着都要人扶,更是不忍心看她这么杵着。

    按理说,他们这对新人是应该亲自去大院给他敬茶的,可是瞧她婚礼上这柔弱的模样,白晋鹏哪里还忍心?

    反正这口孙媳妇茶在哪喝都一样,索性他就自己跑来讨茶了。

    客厅里,白晋鹏、白立成还有陈珏琴都坐着。

    白洛庭搀扶着裴伊月走过去跪下,管家陈华早就准备好了带着喜字的茶碗。

    裴伊月拖着宽大的袖口,端起一杯茶,面向白晋鹏。

    “爷爷喝茶。”

    这一声爷爷下来,老爷子顿时笑的一脸褶子,连道了三声好。

    接过茶喝了一口,随后从身后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大红包递给了裴伊月。

    “丫头,爷爷可等着抱曾孙呢!”

    “……”

    裴伊月脸色微微泛红。

    结婚第一天就要曾孙,会不会太急了点?

    她接过红包,羞涩的低着头。

    “谢谢爷爷。”

    转而快速拿起另一杯茶递给白立成,像是在躲老爷子的某些话题。

    “爸,喝茶。”

    白立成接过茶喝了一口,同样也递了个红包,“往后就是一家人了,小庭要是哪里做的不好,你且担待着。”

    白立成脸上虽说没什么表情,但话里话外却都是对白洛庭的维护。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

    “知道了爸。”

    转身,又拿过一杯茶。

    还没等递过去,陈珏琴就自己接了过去。

    她笑道:“好孩子,妈等你这杯儿媳妇茶,可是等了好多年了。”

    陈珏琴的茶没有喝,急切的拿出红包,随手就把茶碗放在了一旁。

    她拉着裴伊月的手说:“以后就把这当自己的家,要是臭小子敢欺负你,你就跟妈说,妈帮你收拾他。”

    “谢谢妈。”

    跪在裴伊月身旁的白洛庭,看着被陈珏琴放下的茶碗,淡淡动了动眸子。

    他扶着裴伊月站起,转身看向白洛言。

    “小月,给大哥敬一杯茶。”

    裴伊月很听话,端起茶碗递给白洛言,“大哥,喝茶。”

    因为是同辈,裴伊月不用跪他。

    白洛言本是坐着,他看了白洛庭一眼,继而站起。

    他接过裴伊月手里的茶,喝了一口。

    同样的红包他也准备了,而且看这分量还不轻。

    “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大哥。”

    裴伊月伸手接过红包,话还没出口,却被白洛庭抢先一步。

    她愣了一瞬,紧随着道:“谢谢大哥。”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一对新人身上,然而站在一旁的裴雨霏却在东张西望的看个不停。

    突然,她提着裙摆跑到楼梯前,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人。

    “你去哪了?”……

    ------题外话------

    没了没了,今天没了,omg,感觉眼珠子快要蹦出来了……

    眼睛疼,我要去吃饭╰(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