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哥?”

    裴雨霏鼓着小嘴,一时没反应过来。

    想了半秒,她一怔,再次看向叶朵文。

    “你说叶彦杰?”

    “……”

    这小孩看起来还是个中学生,居然直呼她老哥的大名?

    她哥送她捧花……

    她叫她哥的名字……

    这俩人……

    同一时间,白曼冬也在想同样的事。

    “怎么站在这?”

    人还真是哪热闹就越爱往哪凑。

    看着走过来的三个男人,裴伊月头有点疼了。

    蒙小妖转过头,躲着不去看傅里。

    她一直瞒着他当年她离开的理由,却没想到就这么被他偷听了。

    心情很不爽!

    裴雨霏偷偷看了一眼走来的叶彦杰。

    含起唇,小脸微红,视线不由的瞟向一边。

    “你们把人家新娘子堵在这干什么?”

    叶彦杰走来,口气算不上差,但却能听出其中的埋怨。

    白洛庭没有理会任何人,走到裴伊月身边。

    蒙小妖是个有眼力见的,叶朵文也在适当的时候松开了手。

    白洛庭长臂一横,直接将那虚软的身子揽进了怀里。

    “没事吧?”

    裴伊月看着他,就那么心安的靠着。

    “没事。”

    白曼冬像是有些顾忌白洛庭。

    看他来了,没在多问什么。

    她再次看了裴伊月一眼,“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看着白曼冬走掉,叶朵文一脸尴尬。

    “对不起啊嫂子,我妈说的话你就忘了吧。”

    裴伊月:“……”

    这娘俩,一个让她别忘了,一个往她别记着,还真是怕她不够为难。

    白洛庭看了一眼怀里的人,虽然她面色无异,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姑姑是什么性格。

    扶在她肩头的手稍微紧了一下。

    “姑姑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

    裴伊月声音淡淡,同时垂下眼,很明显的拒绝回答。

    刚刚听到白曼冬说过什么人除了裴伊月,就只有叶朵文。

    叶朵文听得出来,她妈这次不像是平时的找茬。

    可是她却不知道,她妈为什么会跟第一次见面的裴伊月说出这样的话。

    她平时的确爱吓唬人,但是威胁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

    见裴伊月什么都不说自己忍着,叶朵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也不敢把刚才的话重复。

    “那个,你们要不要去会场,还有很多客人呢。”

    “你可以吗?”

    轻柔关切的声音在裴伊月耳边响起。

    裴伊月轻轻点了下头,“嗯。”

    之前带她参加宴会,白洛庭首先就摒弃了红色,不是因为红色不适合她,而是他想让她把第一次的红色穿在他们的婚礼上。

    这件衣服他也有份参与,上面的细钻是在专人指导下他亲手缝上去的。

    可是现在看着她穿上这件衣服,他突然有些后悔。

    这件礼服太修身,她的身材被勾勒的毫无遗漏,那不堪一握的纤腰看起来甚至让人觉得心疼。

    突然,他身子一低,直接将那一身红装的人抱了起来。

    裴伊月微微一愣,两人四目相对。

    无声中,两人的一番对话已经结束了。

    敛去眼中的疑惑,裴伊月淡淡一笑。

    珍珠色的长筒手套裹住了她大半条手臂,她两手轻搭他的脖颈,很和谐,也很合适。

    “他们真的很配。”

    看着白洛庭平稳的步伐渐渐走去,蒙小妖忍不住喃哝了一句。

    以前她没发现,可是这一刻,他们真的很相配,比任何人都配。

    羡慕的目光中不由的露出一丝苦涩。

    如果有一天,要让她亲手打破这样的和谐,她,会下得去手吗?

    ——

    白洛庭的婚礼全程网络直播。

    京都某幢大楼里,电视上正播放着结婚进行曲。

    一身高贵的手工格子西装,显得那人伟岸挺拔。

    负在身后的手,轻轻摩挲着。

    看着走来的新娘,搓手的动作变的有些缓慢。

    他好像从没见过她笑,可是此刻,她那苍白如纸的脸上却泛着浅淡的笑容。

    她的眼紧锁着的是站在她对面的男人,这样的目光,曾几何时他是那么熟悉。

    叩叩!

    齐安站在门前敲了两下门。

    “k,齐心的鞭罚已经执行,请问还有什么指示?”

    许久的沉默,齐安也不由的把目光放在了电视里的人的身上。

    直到新郎新娘交换了戒指,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完成这次婚礼最重要的仪式,一只手才触向身旁的电脑,关掉了整个视频。

    “你去北城,继续协助黛。”

    闻言,齐安一怔。

    “可是……”

    她本来就厌恶他,现在他做出这样的事,她一定更加恨他。

    他现在回去,先不说协助,恐怕连见她一面都难。

    “没有可是,我知道你在担心黛的脾气,这是我的命令,她不敢违抗,你去吧!”

    不敢违抗,而不是不会违抗。

    因为他在威胁她。

    因为他手里有着跟依兰一样让她舍不得的砝码。

    齐安听懂了他的意思,虽然还是担心,但他也知道他不能拒绝。

    “是,我会看着她的,但是齐心那边……”

    “她该罚!”

    冷冷的一声。

    齐安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对齐心根本就没有感情,也就只有她自己,傻乎乎的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死心。

    ——

    裴伊月一直以为结婚会很累,可是没想到,结婚比拍结婚照轻松多了。

    她今天最辛苦的任务就是换衣服和化妆。

    换好之后只需跟白洛庭出去走一圈,露个面,之后就可以回来歇着。

    每套衣服都有一套相对应的首饰,虽然裴伊月觉得有点麻烦,但却还是不厌其烦的换着。

    “妞,重大消息!”

    蒙小妖提着裙摆从外面冲进来。

    裴雨霏看她这造型,噗嗤一笑。

    “小妖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还是把裙子放下来好好说话吧!”

    蒙小妖本来就不习惯穿女装,更何况是这么繁琐的。

    捧着裙摆的手一松,她转身坐在了裴伊月面前的化妆台上。

    她伸手指了指挂在这的几件衣服,一脸惊恐。

    “你知道吗,原本我以为白洛庭为了跟你结婚买下这个海岛已经够牛逼了,可是刚刚我在外面听到几个记者说,就你今天穿的这几身衣服,加起来买下这两个海岛居然还有富裕,啧啧,这白二爷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吧,他怎么就不心疼呢,就这几件破衣服,也就今天穿这么一次,他居然舍得花这么多钱,妞,这绝壁是真爱啊!”

    裴伊月手上的戒指摘到一半顿了一下,似乎也被震惊到了。

    半晌,她摘下戒指放在桌上,凉凉的说:“败家子的日常生活。”

    说着,她抬头看了蒙小妖一眼。

    “你惨了多少水进去?”

    蒙小妖伸出一只手放在耳边做了个发誓状。

    “我保证没有掺一点水。我刚刚上网查了,就那件婚纱,是什么国际首席缝纫师亲手做的,上过国际杂志的。还有那件,那上面的钻石都是真的。还有那件白色礼服,刚才你穿的时候我就奇怪,为什么你走出去会金光闪闪的,这可是纯金线织的,白纱只是辅助,为了营造效果。还有剩下那几件,哎呀,反正就是价值连城了。”

    听着蒙小妖说了这么多,裴雨霏诧异的走到礼服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

    “天啊,白大哥……啊不是,姐夫也太厉害了,他是怎么找到这些衣服的?”

    “小丫头,你小心点,可别给摸坏了。”

    裴雨霏使劲点头,“嗯嗯,我会轻轻摸的。”

    听着她们俩的对话,裴伊月无语的摇了摇头。

    婚礼临近尾声,白洛庭再次来到休息室。

    他伸手指了一下那件大红色的古装秀禾。

    “还剩一件。”

    看着那件繁复的衣服,裴伊月有些为难。

    “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还要穿?”

    “穿给我看。”

    白洛庭俯身凑近她耳边,声音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到。

    苍白的脸颊微微泛起一抹嫣红。

    裴伊月低下眼睫。

    “不想穿。”

    裴伊月不是不想穿,而是这衣服看起来就很繁琐。

    里三层外三层的,光是看着就觉得沉。

    她现在就是什么都不穿,撑着自己站着都费劲,要是穿了这个,还不分分钟把她压趴下?

    她说不想穿,白洛庭没有发表意见。

    他转头看向一旁看热闹的蒙小妖他们。

    “你们出去。”

    ------题外话------

    还有一更~继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