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奇怪了,你们两个怎么就对她们消失这几天这么不感兴趣?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好奇她们这几天去哪了?”

    会场外,迎着海风,白洛庭和傅里每人叼着一根烟。

    缭绕的烟雾从他们口中吐出,转瞬就被席卷,消散的无影无踪。

    三个男人心思各异,但总归是离不开那两个女人。

    傅里叹了口气,把吸了一半的烟丢在地上用脚尖轻捻。

    “要是以前,我一定会好奇她们去哪了,但是现在,我现在终于明白二少的一句话。”

    “哪句话?”

    叶彦杰好奇。

    难不成白洛庭还能说出什么真理来打动他这个书呆子?

    “对女人不要了解那么多,尤其是她不想让你知道的时候。”

    闻言,叶彦杰嗤了一声。

    反而白洛庭略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看来你已经知道什么了?”

    傅里若有似无的点了下头。

    “像我这样的男人,也许真的配不上她。”

    “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呢?”叶彦杰听不懂。

    白洛庭瞥了他一眼。

    “在说你刚才抢捧花送我小姨子的事,那丫头还在上学呢,你离她远点。”

    叶彦杰嘴角一抽,“你特么疯了吧,老子什么时候对小丫头片子感兴趣了?她就是跟我说想要那花,我瞧她个头小,怕被那些大胸女挤没了才帮她一下的。”

    “别跟我解释那些没用的,你且看着明天新闻怎么写吧,还有,你以前对小丫头感不感兴趣我不知道,但是你不能对她感兴趣,你要是真敢对她做什么,你就自求多福吧!”

    ……

    裴伊月从洗手间出来,被一个女人拦住了去路。

    今天来这的人都是白家请来的宾客。

    这个女人裴伊月不认识,

    但是看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寻常。

    仿佛带着一种不屑,和不满……

    “你这个女人有点手段,居然能让小庭为你做这么多。”

    鄙夷的语气一出,裴伊月奇怪的皱了下眉。

    “请问你是哪位?”

    莫名其妙的蹦出来一个人对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裴伊月表示自己接受不了。

    “白曼冬。”

    简洁明了的自我介绍,毫不拖泥带水。

    裴伊月眼眸一缩。

    白曼冬?

    她听过这个名字。

    白老爷子的小女儿,出自军区,当年以极其优越的成绩成为了国防队的一员。

    她是自国防部队成立以来,第一个以超高成绩被录取的女兵。

    短短几年,就荣升为军官。

    人人都颇为看好,但她却为了叶彦杰的父亲,放弃了这一切。

    一个女军官,嫁给黑道头子。

    这话说出去都觉得讽刺。

    而她却一一杜绝了悠悠之口,在自己的军官头衔上冠上一顶黑历史,由此军官成为黑道大姐头。

    别人都觉得她是自毁前程,可是当裴伊月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却是有些佩服她。

    能为自己感情负责的人,对她来说都值得敬佩。

    军官算什么,黑道又怎样。

    自己的生活又不是活给别人看的。

    在可以选择的时候做出自己想要的选择,这正是她可遇而不可求的。

    裴伊月穿着一身红色鱼尾长裙,纤细的腰身被勾勒的一览无遗。

    她面色泛着淡淡的苍白,虽然涂了腮红,但却仍旧能看出原本的毫无血色。

    “您好。”

    她轻轻点了下头,没有太大的动作。

    这声您好算是对白曼冬的恭敬。

    按理说她应该叫她一声姑姑,可是听着她刚才的话,她好像并不打算承认她这个侄媳妇。

    白曼冬原本在想,如果她敢不识趣的喊她姑姑,她一定不给她好脸色。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在知道她是谁之后,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说了句您好!

    白曼冬再次打量了她一下,不善的语气略微缓了缓。

    “有点脑子,难怪老爷子喜欢你,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小庭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的,我不管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来勾引他,嫁到白家我都会盯着你,如果你敢做出什么,你会死在我手里。”

    “妈!”

    一声惊叫,一个年轻的女孩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看她脸上的惊恐,显然是听到了白曼冬的话。

    她跑过来,尴尬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妈,你又吓唬人,要是让小庭哥知道你吓唬新嫂子,他会生气的。”

    白曼冬看了她一眼,语气算不上温柔,但也没了之前的戾气。

    “你懂什么,我只是在提醒她。”

    “妈就喜欢瞎操心。”

    女孩看起来跟裴伊月差不多的年纪。

    明亮的眼透着暖意,她的唇很薄,但是扬起来却很好看。

    她转身拉起裴伊月的手,不由的皱了下眉。

    “嫂子你冷吗?手怎么这么凉?”

    裴伊月低眸看了一眼被她握住的手,没说话,而是默默的把手抽了出来。

    叶朵文有些尴尬。

    “抱歉,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叶朵文,叶彦杰是我哥,小庭哥是我堂哥。那个,刚刚我妈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她这人就这样,总喜欢吓唬别人,可是她人很好,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白曼冬在身后偷偷怼了叶朵文一下。

    什么叫她人很好不会对她做什么?

    死丫头,就会拆她的台。

    叶朵文耸了下身子,没理她。

    母女俩的小动作看在裴伊月眼里,虽然算不上和谐,但总是温馨的。

    甚至,让她有点羡慕。

    至于白曼冬的警告,她没有回答。

    她不能肯定的给予任何回答,因为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对白洛庭做什么。

    但是她的那句配不上,还是让她郁闷了一下。

    她一个北城名扬千里的千金,居然配不上一个二世祖?

    开什么玩笑?

    “妞!”

    蒙小妖离老远叫了一声。

    她跑过来,“我找你半天,以为你又被人绑了呢!”

    口无遮拦的话一出,裴伊月皱了下眉,不由的看了白曼冬一眼。

    果然,她的眼神出现了异样。

    “今天的婚礼为什么延迟?”

    闻言,蒙小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那的母女俩。

    “你们是谁啊?”

    “她是阿庭的姑姑。”裴伊月介绍道。

    阿庭?

    第一次听她这么称呼白洛庭,蒙小妖有点不习惯。

    她再次看了白曼冬一眼。

    这打量的眼神明显就是有问题。

    搞什么毛线,婚礼还没完事呢,婆家就开始找茬了?

    蒙小妖心里有些不爽。

    “原来是白二少的姑姑啊,怎么,他没跟你们说吗,我家妞一个星期前就被人绑架了,还以为嫁给军阀有什么好处呢,到最后还不是连救人都救不出来,难为她带着伤也要来参加婚礼,就为了白二少那点破面子!”

    一听这话,白曼冬意味深长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叶朵文一惊,赶紧从另一边扶住她。

    “绑架?我们都没听说啊,对不起啊嫂子,我扶你回去吧。”

    叶彦杰的性格那么欠打,没想到居然有个这么可人儿的妹妹。

    这次,裴伊月没有推开她,微微动了下嘴角,像是在笑。

    “我没事,谢谢你。”

    这时,裴雨霏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姐,我这衣服太不舒服了,婚礼什么时候结束啊……”

    她第一次穿这么繁琐的长款礼服,上个厕所感觉哪哪都不对。

    她一手调整着肩带,一只手理着裙摆,低着头嘀嘀咕咕。

    一抬头,裴雨霏小愣了一下。

    她还以为门口只有裴伊月呢,怎么会这么多人?

    看着那一脸惊呆了的人,白曼冬眯了眯眸子。

    刚刚在会场她看见了。

    叶彦杰那小子,没头没脑的冲进一群女人堆里抢了捧花,就是送给了这个小姑娘。

    当时太多人挡着,白曼冬没有好好看看,现在仔细一看,这小丫头跟裴伊月长得倒是有几分相似。

    裴雨霏愣了半晌,一上一下的手倏然一收,顿时敛回了自己的形象。

    她看了一眼叶朵文扶着她姐的手,小嘴噘了一下。

    “姐~”

    裴伊月身旁一左一右的被人搀扶着,显然是没了她的位子。

    “你是刚刚我哥送捧花的女孩?”叶朵文有些好奇。

    ------题外话------

    看我的脸。大写的懵…

    不知道第几章了,我要去数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