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裴雨霏和叶彦杰翻天覆地的找着。

    虽然他们已经让司仪帮忙拖延时间了,但裴雨霏还是急的不行。

    “怎么办怎么办,我闯大祸了,要是因为我搅和了我姐的婚礼,我爸会打死我的。”

    听着她自己在那喃哝,叶彦杰忍不住笑了。

    “你要是真搅和了婚礼,那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老白自己,谁让他没事弄个小孩来当伴娘。”

    裴雨霏跪在地上,整个人都快钻到化妆台低下了。

    一听这话,她蹭的一下爬了出来。

    她瞪着叶彦杰吼道:“你说谁是小孩呢,我马上就十七了,我不是小孩!”

    叶彦杰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没理她。

    然而这一笑却把裴雨霏给笑火了。

    也顾不得找戒指的事,她大步走道叶彦杰面前,扯着他的胳膊一把拉起他。

    矮小的人就那么趾高气昂的扬着头。

    她再次重申,“我不是小孩!”

    叶彦杰低头看着刚到他胸口高的人,噗嗤一笑。

    他伸手在她小脑袋瓜上揉了揉。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你是大人,你比我还大,行了吧?别闹了,快点找戒指,不然你被你爸打死我可不管。”

    看着叶彦杰再次弯下身去找,裴雨霏气的噘嘴,脚下一跺,“哼!”

    “找到了。”

    裴雨霏正要转身,听到叶彦杰的话,动作一顿,赶忙走到他面前拿过他手里的戒指盒。

    打开看了一眼,果然是她弄丢的那个。

    前一秒还是气愤的小脸,下一瞬却满含笑意。

    她松了口气,搂着戒指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吓死宝宝了。”

    “刚刚还说自己不是小孩,这会儿又说自己是宝宝,怎么着,你还会变身?”

    戒指找到了,裴雨霏心情大好。

    她看了叶彦杰一眼,嘴角挂着笑。

    “我就是会变身怎么样?反正你不许说我是小孩,我都能当伴娘了,一会我还要去抢我姐的捧花呢!”

    蓦地,叶彦杰低下身子,与她平视。

    裴雨霏吓了一跳,不由的朝后退了一步。

    叶彦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不由她往后躲。

    他挑眉笑道:“你要去抢捧花?”

    “唔,嗯!”

    裴雨霏犹豫了一下,又使劲的点了下头。

    “听说没有男朋友的伴娘在婚礼上抢新娘捧花,是会嫁给伴郎的,你,看上我了?”

    “……”

    裴雨霏惊恐的看着他,可是越看她就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

    叶彦杰长得很干净,跟他的性格和作风完全是另一种风格。

    如果让他换上一身校服跟她去学校,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他其实比她大十岁。

    裴雨霏心跳的厉害。

    看着叶彦杰越凑越近……滚圆的杏眸倏然闭紧。

    她伸手抵着他的肩,两腿一前一后的在借力,使劲的推他。

    “我没有,你别再过来了。”

    一声轻笑,脑袋上再次被一只大手轻拍了一下。

    “小东西,还敢在我面前装大人,露馅了吧!”

    裴雨霏愣了半天,知道自己被耍了,但仍是心跳个不停。

    她睁开眼,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叶彦杰,脚步却没有跟上。

    叶彦杰一回头,她脸颊再次一红。

    “还不走?”

    裴雨霏捏着手里的戒指盒,心脏砰砰砰直跳。

    叶彦杰无奈,走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

    “走啦,再愣下去婚礼就结束了。”

    ……

    “新娘新郎交换戒指。”

    裴雨霏和叶彦杰一人拿着一个戒指盒上台,裴雨霏站在裴伊月身旁,把戒指递了过去。

    “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声音不高,只有她们两人能听见。

    唰的,裴雨霏的连再次加深了一个色号。

    她看了裴伊月一眼,支支吾吾的说:“没,没事,热的。”

    这里的确暖和,裴伊月也没想太多。

    裴伊月跟白洛庭互换了戒指,俨然就没裴雨霏和叶彦杰什么事了。

    两人走下台,叶彦杰在她身边小声问:“马上就要丢捧花了,你这小个头估计也够呛,我帮你抢怎么样?”

    裴雨霏低着头,手里拿着空掉的戒指盒一开一合,咔哒咔哒一直在响。

    听不到回应,叶彦杰歪头看了她一眼。

    “问你话呢,你要是不要我就不管你了。”

    “要!”

    好一声坚定。

    叶彦杰忍不住失笑。

    伸手在她头上一拍。

    “好,等着。”

    接捧花这样的事,一向都是未嫁女的夙愿。

    就连已经订了婚的宋思瑶都来凑热闹,全场也就只有蒙小妖事不关己的站在一边,低头摆弄着手指头。

    “你不去?”傅里问。

    “我又不想嫁人。”

    闻言,傅里的脸有一瞬是僵持的。

    “别这么盯着我看,你就不怕被人看出来?”

    蒙小妖语气缓缓,虽然没看他,但也知道他此刻在盯着自己。

    眼下宋家人都在,她可不想这时候闹出什么事来破坏今天的婚礼。

    这场婚礼,可是裴伊月用半条命换回来的。

    蓦地,傅里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蒙小妖吓了一跳。

    “趁着宋家人都在,去把事情说清楚。”

    看了一眼他的手,蒙小妖扭动着手腕推开他。

    她皱眉,有些不耐烦。

    “你跟宋思瑶的事跟我无关,别拉上我,我已经够烦了。”

    突然一阵吵闹,两人顺着声音看去……

    就见一群接捧花的女人中间窜出一个男人,手里拿着捧花,笑的一脸贱样。

    蒙小妖眼皮一抖。

    “这个叶彦杰有病吧,一个大男人居然去接捧花,他该不是弯的吧?”

    傅里:“……”

    看到捧花落在了叶彦杰手里,全场除了裴雨霏之外,所有人都陷入了议论之中。

    白洛庭皱着眉,郁闷道:“叶彦杰你搞什么鬼?”

    “为什么男人也来抢花?”

    “就是啊,莫名其妙。”

    “真是的,我还想粘粘喜气呢!”

    听着周围的女人们声声抱怨,叶彦杰晃了晃手里的捧花,笑道:“抱歉啊各位美女,这花已经有主了,你们等下次吧!”

    白洛庭嘴角一抽,要不是这里人太多,他肯定一只鞋飞过去。

    等下次?

    他会不会说人话?

    叶彦杰推开人群,走到裴雨霏面前,扬着半边嘴角把手里的捧花递给她。

    “拿着。”

    这一幕惊诧的在场的所有人。

    就连裴伊月都颇为不淡定的晃了一下身子。

    “谢谢。”

    裴雨霏不客气的拿过捧花,小脸笑的一片灿烂。

    叶家大少爷抢了捧花送给裴家小小姐……这是演的哪一出?

    在场的人一时乱了套,记者像是抓到一个新话题,快门声咔擦个不停。

    婚礼还在继续,裴俊海就是再惊恐也不能说什么。

    裴伊月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然而后者却只是淡淡一笑

    “阿杰对小女孩没兴趣的。”

    这话虽然不怎么中听,但好歹让裴伊月松了口气。

    最好是没兴趣,不然她非阉了叶彦杰不可。

    婚礼进行中途,裴伊月去换衣服。

    蒙小妖跟她打了声招呼,说要去跟宋家人碰个面。

    这一面迟早要见,裴伊月并没有拦她。

    化妆间。

    白洛庭扶着她坐下。

    “累吗,如果坚持不住就算了。”

    裴伊月摇了下头,“我没事,你出去吧,我换衣服了。”

    白洛庭离开了,裴伊月看了一眼对着捧花傻笑的裴雨霏。

    “这花长的就那么好笑?”

    滚圆的眼微弯,裴雨霏抬头看向裴伊月。

    “不好笑,好看。”

    ……

    会场,蒙小妖拖着长裙走来。

    李秋迎上前,激动的发抖。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想要拉住她的手。

    蒙小妖两手一垂,躲开了她的触碰。

    “小蒙……你终于回来了。”

    蒙小妖淡漠的视线从李秋身上移开,看向宋长贺。

    他虽然没有李秋那么激动,但是眼中也明显的泛着泪光。

    “小蒙,”宋思瑶为了缓解尴尬上前,拉着她的手笑了笑,“小蒙,婚礼结束之后跟我们回家吧,上次你答应过我的。”

    “小蒙,你爸的事我们已经听思瑶说了,很遗憾。”

    说话的人是宋思瑶的父亲宋冬鹏,也就是蒙小妖的大伯。

    看着他脸上遗憾的表情,蒙小妖突然笑了。

    轻盈的笑意让人刺目,而那轻飘飘的话,更是让人锥心。

    “没什么遗憾的,我爸活着的时候也是生不如死,倒不如死了干净。”

    宋冬鹏眉心微颤。

    “小蒙,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

    蒙小妖眉眼弯弯,一张笑脸看起来十分乖巧。

    可是在这种时候笑成这样,难免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

    “大伯,就算我说话再难听,也总比宋老爷子做的事好看吧?我能活着回来是我命硬,不然的话,说不定我就跟我爸一起死了,哪里还能轮的到你们听我说这些难听的话?”

    说话的同时,蒙小妖手一甩,把宋思瑶甩了个趔趄。

    “今儿是我姐妹儿结婚,我不想闹得太难看,上次思瑶姐说想让我回去,我想了想,我的确该回去,改天等我有空,我就回去拜访你们。”

    宋冬鹏低下头,苍老的眼在听到这些话之后更是懊悔。

    他开口,声音微微发颤,“当年是我太冲动了,就算你爸做错了什么,我也不应该牵连到那么小的你,如今你恨我是应该的,但是孩子,爷爷是真的想要弥补你,如果可以,你回来吧!”

    闻言,蒙小妖发出一声冷笑,“弥补?你以为任何事都是一句弥补就可以的吗?你知道我从小是怎么活过来的吗?”

    看着每个人异样的眼光,蒙小妖有些忍不住了。

    她淡淡缓了口气,仿佛在压制心底想要暴怒的情绪。

    “自从被赶出宋家,我爸就开始酗酒,我妈走了,因为她受不了了,我一个人跟着我爸,坑蒙拐骗什么都做,曾经我差一点被流氓打断手,是我爸用他的一只手换了我的。”

    说到这,蒙小妖脸上的笑意早已不复存在,继而替换的是一脸的阴沉和恨意。

    “我爸想让我学医,把我送去了一个低端的医护学院,后来我知道我爸得了癌症,可是因为没钱,他一直拒绝治疗,我就想,如果我好好学也许可以救我爸,可是没办法,我压根就不是那块料。”

    “我爸死后没多久,我毕业了,被分到一家医院做护士,其实做护士那段时间我挺开心的,毕竟那时候我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直到后来,医院来了一个特别讨人厌的病人,我实在是太烦他了,所以就在他的吊瓶中加了大量的镇定剂,”蒙小妖勾起嘴角,诡异的笑了一下,“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宋家人各个懂医理,大量镇定剂混在吊瓶中,他们自然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然而也正因为知道,每个人的脸色都呈现出了一种惊恐。

    蒙小妖撩唇一笑,不在意的说:“放心,那个人没死,但是我被医院开除了,而且还是悄悄开除的,那个病人的家属知道是我做的,找人绑架了我,用同样的方法来报复。整整一瓶的镇定剂打在我身上,而我却没死,你们说,我的命,是不是够硬?”

    轻盈的笑脸像是讲述着一个笑话。

    而听她这个“笑话”的人,却一个都没有笑。

    蒙小妖从来都不怨恨自己的人生。

    即便是k说要她的命时,她也不曾有一丝怨恨。

    因为她的命是他救的,即便是他想要回去,她也无话好说。

    但是对于宋家,并不只是一个“恨”字就能解释一切的。

    说了这么多,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蒙小妖撩着嘴角转身,脚步却倏然顿住。

    不知道傅里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看他的表情,显然是听到了她刚刚的那些话。

    他一瞬不瞬的看着蒙小妖,眼中的心疼难以言表……

    他一直以为她是自己选择离开的。

    却没有想过,她离开的背后除了不得已,还险些失去了性命。

    难怪她说死很容易。

    原来她曾跟死神擦肩而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