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49 裴森明的怪异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49 裴森明的怪异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这二世祖也太会花钱了吧,这些衣服,加上这些首饰,再加上这会场……你可真败家!”

    蒙小妖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洛庭。

    虽然她也很会花钱,但是跟他一比……

    她简直弱爆了!

    化妆间里整齐的摆放了六套礼服。

    白色长纱、鱼尾、短款到红色斜肩、齐肩敬酒服、居然还有秀禾装?

    这是要拍古装戏吗?

    白色的梳妆台延伸到一整个桌面。

    上面同样是六套首饰,每一套都是搭配一套礼服而来。

    真的很难想象,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会细心到每一个细节。

    手表领带同样是整齐的一排。

    地上的高跟鞋更是夸张到有十几双那么多。

    裴伊月坐在梳妆台前,看到这些,有点蒙了。

    她看向白洛庭。

    “结婚用得着这样吗?”

    白洛庭摸了下她的头,动作极其温柔。

    他笑了笑说:“别人结婚怎样我不知道,现在是我们的婚礼,我觉得要。”

    前段时间他总是突然说自己忙,一忙就是几天不见人影。

    当时裴伊月还觉得,他一个大闲人有什么好忙的。

    现在她知道了,原来他都在弄这些东西。

    简直是太夸张了。……

    听说白洛庭把裴伊月给找回来了,白晋鹏和白洛言赶忙过来看看。

    裴家一家也全都来了。

    宽敞的化妆间瞬间显得有些拥挤。

    看着裴伊月苍白的脸,白老爷子忍不住心疼。

    “你这孩子,到底跑哪去了,大家都快急死了,瞧瞧这小脸憔悴的,哪像是要当新娘子的人?”

    裴伊月微微笑着,没说话。

    裴森明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只能坐着轮椅。

    他的脸色依旧是那么沉,看不出一点开心。

    加上他腿脚不方便,索性也就没有上前。

    今天的伴娘除了蒙小妖还裴雨霏。

    裴伊月本来说想让她做个花童来着,可是她却偷偷找了白洛庭,把幼稚的花童位子给推了,说什么都要当伴娘。

    白洛庭推不掉这个处处帮他的小媒人,只能答应。

    然而此刻,她却是哭花了脸,站在裴伊月身边,整个人抽搭个不停。

    裴伊月无奈的笑了一下,伸手在她脸上擦了擦眼泪。

    “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裴心语哭的就更大声了……

    “呜哇哇,伊月姐你是被绑架了吗?我好害怕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闻言,裴俊海伸手扯了她一下。

    “你这孩子,大喜的日子说什么胡话?”

    裴雨菲手背在脸上胡乱一抹,哭声不停。

    “谁胡说了,大家不都是这么想的吗,干嘛不让我说。”

    这小丫头对裴伊月是真心的好,白洛庭看的出来。

    他浅淡一笑,不经意的转头。

    眼眸一缩,看着裴森明。

    裴森明眼睛盯着裴伊月,毫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带着一种不屑。

    他看裴伊月的眼神很奇怪。

    白洛庭从来没见过一个父亲,会用一种类似憎恨的目光去看自己的女儿。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白洛庭的注视,裴森明看了他一眼,继而低下眸。

    白洛庭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安。

    他走到裴伊月身边,将她揽在怀里。

    “婚礼已经晚了很久了,小月还要换衣服,有什么话还是晚点再说吧。”

    闻言,大家也没再说什么。

    裴雨菲鼻子一吸,“我不走,说好了要当伴娘的,我要在这陪你。”

    裴伊月淡淡一笑,“好,你陪我,不许哭了。”

    ……

    裴伊月换了一款抹胸拖地长纱。

    她本来就瘦,这几天下来整个人似乎又小了一号。

    羸弱的肩头骨骼突出的明显。

    虽然有人说这是一种骨感美,可是不管是在蒙小妖还是裴雨菲看来,都不免有些心疼。

    “伊月姐,你的胳膊怎么了?”

    见裴雨菲盯着她的胳膊,裴伊月另一只手轻轻覆上手腕处,遮住了针扎过后留下的淤青痕迹。

    蒙小妖看了一眼她的手臂,走过去扶住裴雨菲的肩头笑了笑。

    “你姐没事,这是抽血弄的,你姐身子矜贵,碰一下都会淤青,你去给你姐找一副手套遮一遮。”

    蒙小妖说起谎话那是脸不红心不跳。

    有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快要相信自己扯的谎了,更别说裴雨菲一个单纯的小丫头了。

    看她听话的跑到一旁去找手套,裴伊月看了蒙小妖一眼。

    两人心领神会,没有多说什么。

    所谓天生丽质说的就是裴伊月,即便是一脸憔悴也不用画太浓的妆。

    妆画好,没一会裴俊海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叔?”

    裴伊月从镜子里看到裴俊海,转过身。

    看着她挽起的发,精致的脸,裴俊海心中宽慰,却发出淡淡一叹。

    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递给她。

    “伊月,你结婚二叔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这里是公司的一点股份,二叔就送给你当结婚礼物。”

    股份?

    裴伊月打开看了看。

    百分之二十?

    如果她没记错,他手里一共只有裴氏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现在拿出百分之二十给她,那他岂不是不剩下什么了?

    裴伊月伸手把文件袋还给裴俊海。

    “二叔,您的心意我心领了,可是这股份我不能要,您还是留给雨霏吧!”

    “雨霏年纪还小,她的那份我给她留着呢,这个是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裴伊月摇了下头,就听裴雨霏走过来说:“伊月姐你就收下吧,最好都拿走,公司股份什么的可别留给我,我将来是要当大明星的,你可别用这股份来折磨我。”

    裴俊海皱眉瞪了她一眼,“别在这添乱,你当什么明星,一天天的不好好上学,净瞎琢磨这些没用的。”

    裴雨霏噘了噘嘴,一把夺过裴俊海手里的文件袋仍在了裴伊月的腿上。

    “反正伊月姐得收下,我可不要。”

    裴伊月有些为难。

    裴俊海拍了拍她消瘦的肩膀,“好了,你就别推辞了,就当是二叔的一点心意,你难道连这也要拒绝吗?”

    白洛庭从外走进。

    看到裴俊海,又看了看裴伊月为难的脸色。

    “裴二叔……您有事?”

    裴俊海摇头笑了笑,“没事,婚礼快开始了,小月就交给白二少了。”

    “您还是叫我阿庭吧,我跟小月已经领过证了,名义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裴俊海点了点头,“好,阿庭,小月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虽然是白家二爷,但小月也是我们裴家的心头肉,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通常这样的话都应该是身为父亲的人来提醒。

    现在换做裴俊海,白洛庭虽然没说什么,但却免不了觉得奇怪。

    “二叔放心,从今天开始没人能欺负她,包括我。”

    ……

    典礼开始,裴伊月是由裴俊海挽着手送到白洛庭手里的。

    裴森明身体不方便,原本说好是裴宗这个一家之长来代替,也后来不知怎么的却换成了裴俊海。

    会场内除了来往的宾客,还有无数的记者。

    闪光灯不停的发出阵阵白光,还有些更是直播了这场婚礼。

    裴伊月身上这套婚纱,是半个月前上了国际杂志封面的。

    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国际首席缝纫师米契尔亲手缝制。

    米契尔今年已经五十二岁,原本已经收山了,却不知为什么突然又重出江湖做了这件婚纱,听说这套婚纱足足做了一年半,直到半个月前才完成。

    米契尔在制作过程中,曾上过电视采访,她说,这件婚纱的名字叫《永》,有一生一世永永远远的含义。

    为这件婚纱取名的,是她的一个朋友,也是她活到这个年纪最尊敬的一个人。

    再看裴伊月带的那套钻石首饰。

    与这套婚纱齐名。

    曾被誉为《星空之眼》。

    这套首饰不在任何售卖范围之内,因为这是z国国后御用珠宝设计师亲手操刀制作,他的制品只贡献给z国国后,可是现在,它却带在了裴伊月的身上。

    这些东西看在裴伊月这种不识货的人眼里也许没什么。

    但是今天到场的全都非富即贵,就连那些媒体记者也都是有所见识的。

    阵阵夸张的抽气声,伴着令人酸倒牙的羡慕与嫉妒的轻喃。

    裴伊月有些奇怪。

    然而,她现在却只能专注着不让自己摔倒,无心去管其他的事。

    婚礼进行曲以往她都是在电视或者别人的婚礼上听到。

    现在轮到她自己,她突然觉得这个音乐有些沉重。

    看似简短的一路却走的很慢长……

    会场内很安静,除了音乐声和惊叹声,几乎没人说话。

    她挽着裴俊海的胳膊,看着不远处正在等着她的人。

    不知怎么,她竟然有些心慌。

    裴俊海似乎感觉到她的紧张。

    另一只手轻轻的在她手上拍了拍。

    来到白洛庭面前,裴俊海把拉起她的手,把她交到白洛庭手里。

    “别忘了我说的话,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白洛庭抓着裴伊月的手很紧,他知道她此刻的状态。

    他朝着裴俊海点了点头。

    “二叔放心,从今往后,她的健康,她的心情,她的喜怒哀乐,都将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

    他的话轻轻的,缓缓的。

    可是听在裴伊月的耳朵里,却让她心跳加速。

    仿佛比她第一次执行任务时还要紧张……

    身后,两对伴娘伴郎跟着走来。

    裴雨霏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整个人紧张连路都走不好。

    脚下一崴,身旁的叶彦杰蓦地托住她的胳膊。

    “小不点,在这摔倒可要丢人了。”

    裴雨霏扶着他的胳膊把自己稳住。

    小嘴抿的倏紧,信誓旦旦的说:“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见她一脸紧张还把话说的这么严肃,叶彦杰忍不住噗嗤一笑。

    裴雨霏不满的看着他,“不许笑。”

    叶彦杰嘴角笑意不减,嘴上却应付的说:“好,我不笑。”

    在场的宾客当中,宋家人一眼就认出了蒙小妖。

    虽然她头发的颜色很夸张,但也正因为她的夸张,所以才更加引人注目。

    宋长贺眼中泛着涟漪,但相比宋长贺,李秋更是显的有些激动。

    她抓着宋思瑶的手,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蒙小妖,喃喃的说:“小蒙,真的是小蒙,我的孙女,都长这么大了。”

    见老太太有些失控,宋思瑶扶着她的肩安慰道:“奶奶您冷静点,一会典礼结束我们就去找她。”

    李秋眼眶里泛着泪,点了点头。

    “我可怜的孩子,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把她给接回家。”

    台上,两对伴娘伴郎分别站在两头。

    裴雨霏在身上左摸摸右摸摸,不安分的来回在动。

    叶彦杰皱眉看了她一眼。

    “你这个小东西,身上长毛了?来回蹿腾什么?”

    裴雨霏头一抬,滚圆的眼睛露出一丝慌乱。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叶彦杰,问:“我姐的戒指在你那吗?”

    闻言,叶彦杰愣了一下。

    “你姐的戒指不是在你那吗?我拿的是老白的。”

    裴雨霏愣怔半晌,突然小脸一皱。

    “完了,我把我姐的戒指弄没了。”

    “……”

    叶彦杰嘴角抽了又抽。

    “你怎么不把你自己弄没?”

    ------题外话------

    坑姐神器上线…。不过放心,婚礼会继续的!

    几更了?呃,忘了!继续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