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48 肚子里的孩子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48 肚子里的孩子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离水晶会场不远的地方有一栋别墅,这是白家原有的产业。

    以前的时候白家一家人偶尔会来散散心,小住几天。

    傅里和叶彦杰都是今天的伴郎人选。

    可是新娘不在,伴娘也丢了。

    三个大男人愁眉不展,只能在别墅里来回踱步。

    “怎么办,还有一个小时婚礼就该开始了。”

    白洛庭坐在沙发上抽烟,一支接着一支。

    傅里手机突然响了。

    不过一声,他连忙接起。

    沉默的那段时间,白洛庭的视线一直落向他。

    看着他渐变的神色,白洛庭倏然起身。

    “怎么样?”

    傅里挂断电话。

    看着白洛庭宽心一笑,“找到了。”

    刚刚挂断的电话再次响起。

    然而这次,傅里的表情更夸张了。

    他蓦地接起电话,吼道:“蒙小妖,你人在哪?”……

    会场,两家人正在招呼客人。

    叶彦杰突然从外面冲进来,拿起台前的话筒。

    “抱歉,出了点意外,婚礼延迟,两个小时后开始。”

    ……

    裴氏大楼楼顶。

    呼啸的冷风吹的裴伊月瑟瑟发抖。

    她靠在楼梯间的墙上,垂着头,气息微弱。

    蒙小妖在外面走了一圈,回来看着她不放心的问:“你能行吗,要不婚礼还是改期吧!”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说话。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来说这些多余的话了。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拒绝这个话题了,蒙小妖也挺无奈的。

    “这个白二少也真是的,让你在哪等不好,非要来这,这这么冷,他想把你冻死吗?”

    唠叨的话刚落地,外面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由远至近。

    蒙小妖奇怪的探头,看不见声音的来源,忍不住走了出去。

    半晌……

    “卧槽!”

    狂傲的风伴着直升机的降落轩然卷起。

    裴伊月就算站在楼梯口,也能感受到那股大风的侵袭。

    她抬手挡了一下脸,又忍不住的向外看。

    白洛庭让她来天台等,原本她还有些奇怪,可是听到这么大动静,她也大概猜到原因了。

    直升机不能降落在马路上,最好的地方,也只能是这。

    蒙小妖站在外面,看着直升机的降落,席卷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就连身上的衣角也被吹的翻飞。

    直升机的舱门是早就打开的,还没有完全落地,白洛庭一个纵跃就从上面跳了下来。

    西装的衣摆被风吹的翻厥,高贵的发型却仍是临危不乱。

    他面色微沉,走到蒙小妖面前。

    “人呢?”

    蒙小妖转身伸手一指,还没等开口,人就已经从她面前离开了。

    她转头看着,下一秒,手被身后的人一扯……险些拽翻。

    傅里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腕,眉心几乎皱到了一起。

    他怒道:“蒙小妖,你下次做事之前可不可以先说清楚再走?”

    蒙小妖被傅里吼的愣了一下。

    在她印象里,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她这么大声说话。

    滚圆的眼睛一弯。

    她一头撞进傅里的怀里,撒娇的蹭了蹭。

    “矮油,不要这么凶吗,你这样会吓坏我肚子里的孩子的。”

    叶彦杰刚从直升机上下来,正准备去看看裴伊月,走到傅里身边,却听到这么一句话。

    他一脸惊恐的停下脚步,伸手指着他们俩。

    “你们,你们,你们有孩子了?”

    蒙小妖转头看了他一眼。

    直起身子,勾了一下根本不需要勾的短发,做作道:“胚胎,将来会有的。”

    叶彦杰:“……”

    另一头,白洛庭大步走进楼梯间。

    裴伊月就站在门前。

    四目相对,裴伊月淡淡动了动嘴角。

    正准备说什么。

    白洛庭一个健步上前,大手勾住她的头,直接把她搂进了怀里。

    温热的手有些颤抖。

    这些天提着的心终于尘埃落定……

    裴伊月感觉得到他紧绷的身子在用力,但是落在她身上时,却是那般的轻巧又小心。

    心头有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在燃烧。

    她抬起手,抓住他腰间的西装,把整个身子尽量的依偎在他怀里。

    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有的时候依靠并不是一件坏事。

    在她站不稳的时候,能有一个人有像现在这样支撑着她不让她倒下,对她来说不正是奢求吗?

    一个轻柔的吻在她耳边落下,久久没有移开……

    “臭丫头。”

    裴伊月抓着他衣摆的手再度收紧,心头微微一窒。

    “白洛庭,你想好了吗?”

    虚渺无力的话音一出,白洛庭倏然紧了一下眉心。

    他以为刚刚她脸上的苍白是他的错觉,可是听到她开口他才知道,那并不是。

    横在她腰上的手用力,让她贴近自己。

    放在她头上的手,轻柔的抚着她的发丝。

    “想好了,十六年前就想好了,娶你,是我这辈子唯一想的事。”

    裴伊月闭上眼,不由的弯起嘴角。

    “我们去结婚吧。”

    裴伊月脚下一软,身子蓦地向下瘫去。

    白洛庭勾着她的手一紧,惊道:“你怎么了?”

    抓在他衣摆上的手没松,裴伊月尽力稳住自己。

    她看着他,摇了摇头。

    “饿了,脚软。”

    毫无遮挡的额头,皱眉的动作是那么明显。

    以前他的头发总是垂着,裴伊月并没有注意过他的这个动作。

    她总以为他除了坏笑,都是神色不惊。

    现在看来,他也没她想象的那么淡定。

    白洛庭有些不安。

    她现在连站都站不住,怎么举行婚礼?

    “要不,婚礼……”

    裴伊月猜到他想说什么,打断道:“你要是不娶,就没有下次了。”

    不娶?

    他怎么可能不娶?

    他做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一天。

    看着她的脸,虚弱、苍白,但同时又是那么的坚定。

    一声长叹,他低头封住那张总是不留余地的嘴。

    辗转缠绵间又是那般的温柔。

    离开她的唇时,裴伊月的脸颊泛上一层淡淡的红晕。

    白洛庭轻抚她的脸,深邃的眼中意味深长。

    “谢谢你给我把你拴在身边的机会,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无力的身子被他横抱在怀里。

    裴伊月没有拒绝,而是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

    蒙小妖还在外面对着直升飞机做研究。

    心想,如果这架飞机给她,想必一定会被她改良的更加完美。

    看到白洛庭抱着裴伊月出来,她心思一敛,赶紧上前。

    “是不是要去结婚啦?”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几天来的戾气,似乎全都在这一刻化解。

    “嗯,伴娘跟着新娘子一起跑了,还真是会折腾人。”

    几个人上了直升机。

    飞机再次起飞,轰隆声震耳。

    裴伊月靠在白洛庭怀里,闭目养息。

    白洛庭知道她怕冷,早就准备好一条毯子给她盖着。

    可是这里没有取暖设施,她还是有些发抖。

    “我让你拿的破伤风针带了吗?”蒙小妖看着傅里问。

    “带了。”

    傅里点了下头,却有些奇怪。

    “你让我带这个干什么?”

    蒙小妖欠起身子拉过裴伊月的手。

    “给她打,快点。”

    几个人一愣。

    好端端的打破伤风?

    裴伊月抽回手。

    正准备说不用,却被白洛庭一把拉住。

    他没问原因,看向傅里。

    “给她打。”

    傅里不明所以,但看白洛庭这么坚定,他也没有多问。

    “诶,你们这几天去哪了,你是在哪把她找到的?”

    这个问题白洛庭和傅里都想知道,可最后问的人却是叶彦杰。

    他们之所以一直不问,是因为他们知道,就算问了她们也不会回答。

    这两个女人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秘密。

    而这个秘密,是不论怎样她们都不会说出来的。

    傅里给裴伊月打了破伤风针,之后收回针筒。

    白洛庭帮裴伊月挽下袖口,同样没有表露出一丝好奇。

    见他们都不关心这个问题,叶彦杰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两个。

    明明之前都那么着急,现在找到人了,居然连问都不问?

    “诶我说你们两个,你们就不想知道她们这几天去哪了吗?”

    “不想。”

    “不想。”

    两人异口同声的话不仅是愣了叶彦杰,就连蒙小妖又有些意外。

    她看向裴伊月。

    却见她闭着眼,靠在白洛庭怀里,像是睡着了。

    但是她知道,她并没有睡。

    想了想,拖着也不是个事。

    索性,蒙小妖就胡诌道:“她就是婚前恐惧症,去散心了,我也就是随便猜了一下,谁知道真找着了,呵呵!”

    散心?

    白洛庭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

    伸手轻轻勾了一下她鬓间的发丝。

    看上去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脸,但心里却没有相信蒙小妖的话。

    如果真的只是散心,她怎么会把自己弄的这么虚弱?

    如果真的只是散心,蒙小妖又怎么特意让傅里准备破伤风针?

    如果真的只是散心,她又怎么会这么晚才回来?

    直升机盘旋在海岛上空,蒙小妖趴在窗边发出了第n声赞叹。

    “卧槽,白二少你行啊,你是什么时候弄的这些,也太酷了吧!”

    从上往下开,水晶会场内金碧辉煌。

    尤其上屋顶的金沙,迎着阳光无比耀眼。

    透过水晶玻璃,除了能看清里面的人,还能看到那满地的花草。

    在这个季节,居然能弄满花草,简直是个奇迹。

    蒙小妖的声音实在是夸张,惹的裴伊月都忍不住睁开眼去看看。

    叶彦杰笑眯眯的坐在一旁,说:“这算什么呀,老白为了这次婚礼,把整个海岛都买下来了,还注册了名字,叫月庭湾,啧啧,真是肉麻。”

    闻言,蒙小妖端着肩偷偷一笑,朝着裴伊月使了使眼色。

    裴伊月无奈的动了动泛白的嘴角,抬头看向白洛庭。

    “为什么要买下来?”

    白洛庭嘴角轻扬,好看的眉眼少了发丝的遮挡更加显眼俊逸。

    他看着她,柔声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再卖了。”

    “……”

    海岛水晶会场。

    婚礼突然延后两个小时,虽然没人敢说什么,但还是引起了一些不满。

    古家作为北城新起,又是裴家不久以后的亲家,算起来古家跟白家也算是有了纽带关系。

    虽然两家关系僵硬,但这场婚礼他们也是在受邀的行列当中。

    看着迟迟没有出现的一对新人,古宸不免有些疑惑。

    更奇怪的是,就连裴心语都没有在会场出现。

    “这婚礼都该开始了,居然还不见新郎新娘出来,该不会是逃婚了吧!”

    林谷云冷言冷语的喃哝着。

    古博远坐在一旁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也是冷眼旁观,毫不关心这场婚礼成败与否。

    原本还在这招呼的白晋鹏这会儿人已经不知道去哪了,还有裴家一家也不见了。

    古宸疑惑的皱眉,看了一眼身旁东张西望的古亦。

    “见到裴家人了吗?”

    古亦也是一脸奇怪,他摇头。

    “没啊,也不知道裴心语跑哪去了,她姐结婚,这会儿不应该在这张罗吗?”

    会场就留下白立成和陈珏琴夫妻俩,其余的人居然全都不见了。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水晶会场的后门。

    白洛庭刻意叫人隔出一个化妆间,大概是普通酒店休息室的一倍大。

    白洛庭抱着裴伊月走进。

    裴伊月眉心倏然一抖。

    蒙小妖随后走进,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一幕,她嘴一张,忍不住又是一声惊叹。

    “我的老天啊,这些,这些都是什么?”

    ------题外话------

    四更~继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