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47 速还在我手里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47 速还在我手里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您这是在逼我?”

    没有回答,对裴伊月来说,已经是最习以为常的回答。

    裴伊月眼中的愕然渐渐消散,转而代替的是一抹失望。

    她抓住蒙小妖微微发抖的手,直视眼前的人。

    “如果我说,我要跟她一起离开这呢?”

    “你觉得你可以?”

    “您觉得我不可以吗?”

    一句反问,对方没了声音。

    这次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是黛,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女修罗。

    在她面前,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她是万古枯中爬出来的女尸,她是不死不灭的代表。

    这样的她,谁拦得住?

    此刻她的眼中,没有以往的恭敬服从,也没有追随的爱慕。

    只有一种他不想见到的感情,那就是恨……

    身后轻轻摩挲的手早已握成了拳,格子西装仍旧平整挺拔。

    许久,身后的拳松了松。

    “看来把你送回裴家,是我犯下最严重的错误。”

    裴伊月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抓着颤抖的蒙小妖。

    正确也好,错误也好,这一步她既然已经走出了,就不会后悔。

    “好,既然你这么想回去,我可以让你们走,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这次的任务必须你亲自执行,我耐心有限,不要再违抗我的话,别忘了,速还在我手里!”

    ——

    “继白家二少高调求婚之后,终于迎来了他的世纪婚礼,眼前大家看到的是一座浅滩海岛,两个月前,白家二少以巨资买下此海岛,并已重新命名为《月庭湾》,如今已经是得到国家注册,今天的婚礼就是在这海岛上举行,我们会全程直播,请大家拭目以待……”

    关掉电视,白洛庭闭上眼,疲惫一叹。

    突然,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叶彦杰跑进来,气喘吁吁。

    “老白,再有两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宾客都已经去了岛上了。”

    白洛庭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白色的衬衫领口微敞。

    他不喜欢做头发,可是今天他却抛下自己的喜好,利落的短发做出了形状,露出饱满的额头,整张脸显的更加英俊迷人。

    叶彦杰看着他稍稍愣了一下,之后才发现他脸上的颓然。

    他走进,拍了拍他的肩头。

    “走吧,新娘新郎总要有一个在场才行。”

    离开酒店,白洛庭的目光始终看向街头。

    仿佛是想要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某个他熟悉的身影。

    只可惜,最终却仍是一无所获……

    他们的婚礼最终还是要变成他一个人的,是吗?

    ——

    飞机上,裴伊月轻阖着眼,脸色越来越显苍白。

    蒙小妖坐在她身边,思绪游走,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妞,谢谢你。”

    裴伊月眼不睁,淡淡弯了弯嘴角。

    “谢我什么?”

    “当然是谢你在k面前保我。”

    蒙小妖低着头,心情说不出的失落。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选的是一条不归路。

    但是她却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裴伊月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看了她一眼。

    “你见过有人为了逃跑,舍弃两只手的?这些年跟我合得来的只有你,没有你我会不习惯的。”

    这话是安慰,蒙小妖听的出来。

    这几年她的确只跟她合得来,但以她的能力,就算没有她,也不至于有什么区别。

    蒙小妖抬起头,看着她。

    眼眶微微泛红。

    “可是你为我得罪了k,值得吗?”

    “当然值得。”

    裴伊月的话没有一丝犹豫,微张的眼带着一种不容知否的坚定。

    蒙小妖吸了吸鼻子,有点感动。

    “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最后白洛庭才是k要找的那个人,你该怎么办?”

    眼中的涟漪一闪而逝。

    裴伊月苍白的嘴角微弯。

    “不会的。”

    说完,她转回头,再次闭上了眼睛。

    蒙小妖看着她,心中百般思绪齐结。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么肯定白洛庭不会是k要杀的人。

    但是她却看出,她对白洛庭并非没有感情。

    从她答应订婚、结婚,直到这次不惜违抗k,也要赶回去完成这场看起来并没有意义的婚礼。

    如果说,她对白洛庭没有一点动心,那么又该怎么解释她所做的这一切?

    也许,她并不是想要故意瞒,而是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心。

    她不惜一切的保下她的一条命,那么,就让她来帮她守护这份感情。

    不论如何,如果她真的爱上了白洛庭,她一定会帮她到底……

    “噗!”

    蒙小妖眼眸一缩。

    “妞,你怎么了?”

    裴伊月一口血喷出,蒙小妖一惊,倏然坐起。

    裴伊月拧着眉,握紧的左手隐隐发抖。

    她挽起自己左边的袖口。

    就见她手肘内侧,露出一截生了锈的针头。

    蒙小妖不可思议的长大了嘴。

    喝道:“你,你疯了!”

    裴伊月喘着重气,整条手臂抖的厉害。

    “不这么做,我的腿到现在都动不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封穴。

    让血液倒转来刺激她的腿。

    蒙小妖死都想不到她的腿居然是这么好的。

    她恨的咬牙。

    “就为了一场狗屁婚礼,你连命都不要了?”

    短短的一瞬,裴伊月便是满头细汗。

    她咬着嘴角,无力的说:“帮我,帮我拔出来。”

    一个空姐正好走过来,发现裴伊月有些不对劲,问:“您好小姐,需要帮忙吗?”

    蒙小妖用外套把裴伊月的手臂一遮。

    朝着空姐呲牙笑道:“不用不用,她是演员,正在练习被人打死的戏,血是假的,你别打扰她。”

    被人打死的戏还要练习?

    空姐尴尬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看着空姐离开,蒙小妖松了口气。

    掀开遮住裴伊月手臂的衣服,捏住针头,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

    整根针大概有拇指那么长,除了血迹,很明显的还能看到上面的一层铁锈。

    “你简直是疯了,这针你到底是从哪拿的,你也不怕感染?”

    裴伊月紧抿的唇瓣扯出一抹淡淡的笑。

    但是因为太过难受,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

    “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这根针居然还在,看来我藏东西的手法,还挺厉害的。”

    “厉害个屁,你个疯子,我拜托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在做这样的事,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糟蹋,就算你今天没有赶上婚礼又怎样,晚一天白洛庭就会不要你了吗?”

    他会不要她吗?

    她不知道,也从没想过。

    半晌,她弱弱的说:“我只是想做到自己的承诺。”

    ……

    冬天的海岛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在白洛庭精心布置之下。

    这个海岛原本是在他们决定订婚之后白洛庭就已经入手了,可是后来他才知道裴伊月对海风过敏。

    他想给她一个不一样的婚礼,可是她却接受不了海风。

    那么,他只好把海风隔离。

    一座水晶会场,是这两个月他找人日夜赶制建成的。

    水晶玻璃建起的会场最多可容纳千人。

    屋顶是双层的,夹层之间铺了一层金沙,灯光一闪,褶褶生辉。

    从水晶屋朝外望去,碧蓝的大海波涛汹涌。

    白色的游艇,带着相继而来的客人蜂拥而至。

    见到水晶宫殿,每个人的口中都免不了赞叹。

    裴伊月喜欢海,他就把婚礼办在海边。

    裴伊月怕风,他就把海风隔离。

    裴伊月怕冷,他就让这座水晶宫温暖如春,遍地都是自生自长的珍异花草。

    任由外面海浪如何大、海风如何狂、天气如何恶劣,这座水晶宫,就是她遮风挡雨看风景的最佳场所。

    他做了这么多,唯一没想做的就是看好他的新娘。

    少了新娘的婚礼,就算他准备的再好,又有什么用?

    ------题外话------

    三更,接下来继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