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46 蒙小妖来救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46 蒙小妖来救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叶彦杰的话说的对。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白洛庭叹了口气。

    “我知道。”

    叶彦杰不太会劝人,况且白洛庭从来都比他理智,也轮不到他劝。

    “对了,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你真的不打算暂时取消?”

    “不。”

    听着他的坚决,叶彦杰有点郁闷。

    “那明天万一还是找不到人,你跟谁结婚?”

    “跟空气也好,总之我不会取消婚礼。”

    ——

    京都,魔鬼校场。

    咔擦咔擦的门锁声每天都会响起。

    然而这次,齐安推开门,看到的却不在是躺在床上昏睡的裴伊月。

    黑色的毛衣裹着那清瘦的身子。

    她坐在床边,看着窗外。

    虽然只是个背影,但却那般的挺拔傲立。

    “醒了?”

    开口的人是谁,裴伊月心里清楚。

    可这却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不想回头看他。

    “为什么?”

    淡淡的声音透着虚弱,却又隐藏不了其中的冷冽。

    她身子一动不动。

    没了以往的恭敬,更没了对他的注视。

    高档的格子西装衬着那抹身影挺拔伟岸。

    k站门前,没有继续往里走,负在身后的手,食指和拇指轻轻摩挲。

    听不到他的回答,裴伊月并不觉得意外。

    高傲的头颅微微低垂。

    如墨的发丝从肩膀滑落。

    一声轻笑,笑声肆意清冷。

    “您还是跟以前一样,做事从不给人任何理由。”

    “你只要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他开口,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

    “我不需要你对我好!”

    裴伊月的这句话虽然不是用吼的,但却异常刺耳。

    齐安心下一惊,赶忙道:“黛,少说两句,过了明天k会让你回去的。”

    裴伊月原本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听了齐安的话她才知道,原来,一个星期已经到了。

    她跟白洛庭的承诺,是由他选择要不要结婚,而不是她。

    所以,这场婚礼,她没理由退缩。

    放在腿上的手十指交合,裴伊月淡淡的垂着眼睫。

    “好,如果你们觉得只要过了明天,我跟白洛庭就不会再有关系的话,那我就等过了明天再走。”

    门前的人,两只摩挲的手指倏然一顿,转而握成了拳。

    “你就那么想嫁给他?难不成真的像齐心说的,你爱上他了?”

    “那您呢,派齐心去"mi jian"白洛庭,难道就是怕我爱上他?”

    裴伊月的忍耐早就在她被绑走的那一刻到了极限。

    她不在有任何恭敬。

    他说的话,她句句反驳。

    听了她的话,k负在身后的手一紧。

    手背上青筋俱显。

    他怒目,看向齐安。

    “齐安?!”

    低沉的一声,齐安整个人一僵。

    他微微转过身,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对不起k,是我没有看好齐心。”

    k没有说话,周身冷凝的气息丝毫没有减少。

    “二十鞭罚,你亲自执行!”

    说完,他没再多留,转身就走。

    裴伊月闭着眼,感受着窗外吹来的冷风。

    仿佛想让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身体尽快苏醒。

    看着k离开,齐安转头看了她一眼。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滚。”

    齐安拧着眉,不舍的看着她傲立的背影。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做会让你更恨我,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么嫁给别人。”

    赏他一个“滚”已经是裴伊月对他的仁慈。

    她不想再跟他说话,一个字都不想。

    门再次上了锁,裴伊月挺直的身子一瘫,无力的喘着重气。

    一个星期,到底是什么样的麻醉剂能让她一个星期都缓不过来?

    十分钟后……

    蒙小妖看着k和齐安走了,她蹑手蹑脚的上楼。

    如果没猜错,刚刚开着窗户的房间一定有人。

    可是这房子的结构扭扭曲曲的,她实在不知道哪个房间才是刚刚她看到的屋子。

    三楼,走廊里阴暗一片……

    推开一扇门。

    嘎吱一声。

    就跟电视里的鬼片似的。

    蒙小妖吞了吞口水。

    “妞你在吗?妞?”

    房里,裴伊月隐约听到一种类似猫叫的声音。

    她皱了下眉,仔细听了听……

    “妞……妞……”

    蓦地,裴伊月站起。

    又因脚下无力而再次跌坐在床上。

    “小妖,是你吗?”

    听到回应,一阵扑腾声。

    蒙小妖跑到门前推了下门。

    “我靠,这么大一把锁,当你是变异兽呢?”

    这时候她还能胡说八道,裴伊月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我不知道啊,我猜的,我来京都之后联系速,本想问他见没见过你,他却跟我说他见过齐安,然后我就偷偷跟着他们来了。”

    裴伊月不安的侧过身子,单手撑着床沿。

    “你没被发现吧?”

    “放心啦,我是看到他们走了才上来的。不过你在里面搞什么鬼啊,这才不过三楼而已,应该难不住你吧,怎么会被关这么多天?”

    “他们给我用了麻醉剂。”

    门外的人突然没了声。

    裴伊月奇怪的皱了下眉。

    “你在干嘛?”

    “我在百度麻醉剂的解法。”

    门外,蒙小妖拿着手机点开了度娘……

    裴伊月嘴角微抽。

    “你学了两年医,连这个不知道?”

    蒙小妖手上动作不停,嘴里嘀咕着说:“我上学做的都是人性化的事,吃饭睡觉谈恋爱,就是没有听讲。”

    裴伊月:“……”

    “妞,我找到了,我现在去趟医院,很快就……”

    “没想到你居然能找到这来。”

    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人,蒙小妖脸色倏然一变。

    砰的一声撞上了身后的门。

    “……k。”

    房间里,裴伊月一惊。

    就听撞在门上的加大,紧接着就是蒙小妖发出呃呃的声音。

    “k!”

    裴伊月惊叫。

    闻声,捏在蒙小妖脖子上的手一松,蒙小妖捂着脖子使劲的咳。

    “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一声冷喝,蒙小妖咳嗽的声音顿住,整个人不禁一抖。

    她低着头,不敢看他。

    “我,我猜到的。”

    蒙小妖的满口鬼话,他听都不要听。

    他微微侧首,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齐安。

    齐安上前打开门,却不敢直视蒙小妖的眼睛。

    “依兰,对不起。”

    说完,一把抽出她的手机,并把她推进了屋里。

    他走进去放下些吃的在床边,看了裴伊月一眼。

    “吃点吧。”

    裴伊月视线一瞥,根本不想看到这个人。

    蒙小妖瑟缩的站在一旁。

    要不是她害怕k,这会儿她早就把齐安从窗户上扔出去了。

    房间的门再次锁了,不过这回好在是她们两个在一起。

    蒙小妖拍了拍胸口,后怕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k会掐死我呢!”

    裴伊月没说话。

    一双暗沉的眸,死死的盯着那扇再次上了锁的门。

    ……

    天渐渐的黑了,老旧的房子只有一盏昏黄的灯。

    裴伊月和蒙小妖两个人躺在狭小的床上,看着泛黄起皮的屋顶。

    平缓的喘息声,显得这里格外的安静。

    “妞,怎么办?”

    裴伊月没说话。

    “妞,你还想跟白洛庭结婚吗?”

    “我们已经领过证了。”

    轻轻浅浅的一声。

    在这寂静中颠覆不起任何波澜。

    就连躺在她身边的蒙小妖,都是恍恍惚惚的听见她的话。

    蒙小妖转头看了她一眼。

    “他在等你,他没有改结婚日期,他说你会回去,可是如果明天的婚礼上没有新娘,那他将会成为北城最大的笑话。”

    裴伊月轻轻闭上眼,平静的侧脸看不出任何情绪。

    “睡吧。”

    这个时候,蒙小妖也知道说太多毫无益处。

    想到白洛庭那几天为了找她不眠不休,蒙小妖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

    “也许,你可以试着爱他。”

    ……

    第二天一早。

    咔哒一声。

    声音不大,但却清脆。

    蒙小妖睡梦中皱了下眉。

    伸手摸了摸,却没有摸到身边的人。

    她睁开眼……人不见了?

    她蹭的坐起。

    就见裴伊月站在门前,双手环胸,嘴角勾着一抹不善的弧度。

    这个房间的门是对门开的。

    齐安用一把大锁锁住了中间,但眼下这门却从一边打开了,摇摇晃晃的挂在那。

    “卧槽,你是怎么做到的?”

    蒙小妖翻身下地。

    围着那扇门里里外外的看了看。

    “你居然把它拆了?”

    裴伊月抱着胳膊,一只手把玩着一块生锈了的贴片。

    “这扇门我拆过不下十次,不算什么。”

    凉凉的话听起来,好像拆门对她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事。

    蒙小妖转身看向她,大拇指一伸。

    “牛x!”

    裴伊月泛白的嘴角轻扬,淡淡一笑。

    “走吧。”

    “走?”

    蒙小妖惊讶的看着她。

    “不然呢,我还要回去结婚呢!”

    说话时,裴伊月已经走了出去。

    蒙小妖有些不可思议。

    就为了跟白洛庭结婚,她一早醒了就来拆门?

    她该不会真的爱上白洛庭了吧?

    裴伊月对这里真的很熟悉,没用绕弯子,直接走出了荒废的房子。

    又是经过那片格斗场,裴伊月忍不住停了一下脚步。

    蒙小妖站在她身边。

    看着她微微蹙眉的神情,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

    “走吧,再不走怕是赶不上婚礼了。”

    两人正准备走,突然,一道身影拦住她们的去路。

    齐安跟在k身后,蹙着眉。

    看着裴伊月和蒙小妖,齐安脸上无尽诧异。

    “不愧是我最为得意的黛,居然这么轻易就出来了。”

    蒙小妖下意识的往裴伊月身后躲了一下。

    她真的很害怕k。

    裴伊月身耸如松,纤细的身子却带着一股子韧劲。

    她直视眼前的人,淡淡的说:“您把我关在这,就应该想到我早晚会出来,毕竟是生活了十年的地方,这个世上没人比我更加熟悉这里。”

    一声轻微的叹息,没有任何恼意,但也不带任何表情。

    “没错,的确没有人比你熟悉这里,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把你关在这的理由。”

    理由?

    裴伊月没说话。

    他把她关在这,给她用了大量的麻醉剂。

    除了怕她跑之外,更是想让她在这里想清楚,她是谁。

    “你想走,我不拦你,但是你要记得你是谁的人。没有人敢违背我的命令,就算是你也不行。”

    裴伊月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起,她低下头。

    “我没有想过违背您的命令。”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裴伊月蹙起眉,“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

    “该做不该做由不得你说了算,你要走,可以……”

    话说一半他突然停了。

    裴伊月不安的抬起头。

    就见他的视线移向了站在她身后的蒙小妖。

    “杀了依兰,我就放你走。”

    冷冰冰的一句话,像是一座山一样的压下。

    裴伊月呼吸一窒,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纤弱的手,倏然握紧。

    蒙小妖在听到k的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就连站在k身侧的齐安,也是一脸的错愕。

    裴伊月咬着牙,微白的嘴角微微发颤……

    “您这是在逼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