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45 裴伊月的踪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45 裴伊月的踪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破旧泛黄的屋顶,老旧的吊灯。

    铁铸的窗户上,浮着一层常年累计的铁锈。

    床是崭新的,与这带着霉味的屋子相比,很是不协调。

    裴伊月无力的睁开眼,微微皱了下眉。

    手脚处于麻痹状态,这样的感觉她知道,是麻醉药。

    只是她没想到,她会被那个人亲手注射这剂麻药。

    模糊的视线逐一打量。

    这个屋子她很熟悉。

    因为,她在这整整生活了十年。

    她曾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踏进这里。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又回来了……

    一阵脚步声。

    随后是咔哒咔哒的开门声。

    裴伊月蓦地闭上眼。

    齐安推门走进,看着还在睡着的人,有些担心。

    “k,要不要找人来看看?”

    “不用。”

    一个淡淡的声调。

    对这个声音,裴伊月再熟悉不过。

    “可是她这样睡下去也不是办法。”

    齐安的担忧太过明显,然而却得到一道冷视。

    “如果你有把握在她醒来之后留住她,我不阻止你把她叫醒。”

    闻言,齐安顿了顿。

    “k,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不能。”

    看着那转身离去的人,齐安隐隐一叹。

    他怎么会回答他的问题,他这话问的还真是蠢。

    他每天都会来看她,但却仅仅只是一眼。

    一个小时的路程却只为了看她一眼,齐安并不觉得他只是在观察或者看守。

    门关了,再次锁了起来。

    裴伊月闭着眼,费力的动了一下自己的指尖。

    有反应,但却不灵敏。

    想要恢复恐怕还需要一天的时间。

    手背上营养针打着。

    他们并不想她死。

    但是他们却把她弄晕带回了京都,送进了这里……

    这里,魔鬼校场。

    她被训练了十年的地方。

    十年来,多少阴魂,多少伤痛,多少个血肉模糊的同伴都死在这。

    甚至,又有多少人是死在她的手里……

    她不愿再去想。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这里不再有撕心裂肺的叫喊,也不再有歇斯底里的哭声。

    这里是这么的安静,安静到甚至不会有人知道她在这。

    ——

    距离婚期只差两天了,白洛庭仍是没有裴伊月的任何消息。

    叶彦杰的手下找人一向都是好手,可是这次,却完全找不到一点关于裴伊月的踪迹。

    蒙小妖回到公寓,定位了裴伊月的手机。

    从地图上的搜索来看,她的手里正在一片大海里遨游……

    砰的一声。

    蒙小妖狠狠地砸了一下键盘。

    “齐安这个王八蛋。”

    整个北城,能带走裴伊月,又知道她会追踪的人,除了齐安她再也想不到别人。

    她没想到这家伙胆子居然这么大,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把裴伊月带走的?

    手指再次搭在键盘上,一阵噼里啪啦的敲击之后,整栋房子的防盗系统全部打开,每个角落都闪烁着蓝光。

    蒙小妖回到房间拿了身份证护照银行卡。

    临走前给傅里发了一条信息。

    没说具体去向,只说帮忙去找人。

    傅里收到信息的时候,白洛庭刚好在他身边。

    “她要去哪找?”白洛庭问。

    傅里茫然的表情像是再说不知道。

    他拨通蒙小妖的电话,而那头却已经关了机。

    看着傅里微抽的嘴角,白洛庭忍不住喃哝骂道:“现在的女人,真他妈难管!”

    叶彦杰的人找不到裴伊月,现在连蒙小妖也失去了联系。

    几个小时后,蒙小妖的住址被查到。

    三个人来到临水公寓,看着堪比豪宅还要豪宅的房子,傅里和白洛庭一同看向叶彦杰……

    “你确定没搞错?”

    叶彦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公寓。

    他也在怀疑这个问题……

    “我,我也不知道。”

    偌大的院子,纯白色的建筑,露天的泳池里结上了一层薄冰。

    他们一直以为蒙小妖只是个游手好闲的女人。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看了一眼车库外停着的红色玛莎拉蒂,白洛庭仅剩的一点疑惑都没有了。

    “看来她真住在这。”

    傅里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丫头,是去抢银行了吗?”

    “银行哪有这么多现金给她抢?”

    白洛庭瞥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怨气。

    他们两个大男人居然搞不定两个小女人。

    控制不住也就算了,居然连她们身家都不知道。

    一旁,愣怔的叶彦杰附和的点了点头。

    “嗯,估计抢十个银行差不多。”

    傅里:“……”

    ——

    飞机上,蒙小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窝暴露了。

    两个小时的行程,飞机终于落地。

    京都,她已经两年没有回来过了。

    手机开机,她拨通一个号码。

    几声过后,电话被接了起来。

    “依兰姐?”

    “速,有没有见过你师父?”……

    ——

    丁芳华听说了裴伊月不见的消息,找到了白洛庭。

    然而让白洛庭意外的是,她居然口口声声的说裴伊月的离开是因为他们吵架的缘故。

    他们什么时候吵架了?

    他只是想让自己冷静一下,他甚至都没说几句话。

    送走了丁芳华,白洛庭满心郁闷。

    “二少,你也别太担心了,裴小姐不会有事的。”

    傅里的话是安慰,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对她身份的怀疑而产生的安心。

    白洛庭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他不担心的理由。

    冷眸轻提,他看向傅里,眼中带着浓重的警告。

    “不管你在想什么,给我收起你的心思,我不会拿她冒险,阿杰的人找不到,就动用那边的人去找,总之,不论用什么办法,必须把人给我找出来。”

    闻言,傅里一怔。

    他摇头,脸色变得严谨。

    “不行,只要他们露面,那你……”

    “管不了那么多。”

    白洛庭硬声打断。

    傅里知道自己拗不过他,但他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

    “二少,您别为难我,您知道我来北城的任务是什么,如果您的身份暴露了,我没有办法跟我父亲交代。”

    傅里平时从不用尊称,然而此刻,他却改变了称呼。

    他不是想逼他,只是想提醒。

    白洛庭的话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

    但是他也不想为难傅里。

    一声深叹,他妥协道:“暗中调查。”

    只要是调查,就不免会有风险。

    但是傅里也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

    “二少,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怀疑吗?”

    轻垂的眼睫遮住平缓的眸。

    白洛庭知道他口中的人指的是谁。

    “怀疑,但是那又怎样,蒙小妖的身份也值得怀疑,难道就因为这样,你就会放弃爱她?”

    是的,他不会。

    同样的,他也不会。

    虽然白洛庭从来都没有在嘴上表达过对裴伊月的感情。

    但是傅里知道,他的爱,绝对不会比他少,甚至还会远远超过于他。

    白洛庭动了动唇,嘴角似乎溢出一抹嘲讽。

    “连我都做不到对她坦诚相见,又有什么理由去逼问她的身份,老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你该懂了。”……

    京都,魔鬼训练场。

    这里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荒废了。

    蒙小妖不是从这出身,但是也听说过这个“死亡”之地。

    速说没有见过裴伊月,但是却在总部见过齐安。

    齐安每天都会跟k一起出门,两人神神秘秘的,没人敢问他们去哪。

    蒙小妖在总部外等了一夜。

    临近中午,终于看到k的黑色林肯出现。

    她一路跟来,却没想到他们来的地方会是这……

    荒废的院子杂草丛生。

    经过格斗场,灰色的地砖带着破碎的裂痕。

    放眼望去,有的地砖的颜色呈现出不寻常的褐色。

    蒙小妖知道那并不是地砖本来的颜色,而是常年被血浸泡后的残留。

    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心里有点毛毛的。

    虽然现在这已经荒废了,但她却还是觉得阴森森的。

    这里很大,分好几个区域。

    前面有一栋楼,半面墙都被爬藤布满。

    三楼的窗户是开着的,整栋楼也就只有那一扇窗户是完好无损的。

    看着齐安和k走进,蒙小妖没敢过去。

    毕竟,她不熟悉里面的情况,而且她也不能确定被关在这的人就是裴伊月。

    突然,手机响了。

    嗡嗡两声,差点把她吓的跳起来。

    她拍了拍胸口。

    看到是傅里的电话,挂断,直接关机……

    北城,酒店。

    傅里听着被掐断的电话,愕然抬头。

    “她挂了。”

    白洛庭坐在沙发上。

    闭着眼,手支着头,看起来很疲惫。

    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可是新娘子却还是毫无踪迹。

    这五天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五个世纪。

    然而明天要是再找不到人,就等同于世界末日。

    “二少,我们的人已经查过了,虽然还没有找到人,但是可以确定人已经不在北城。我们调查了国航和铁路,都没有她离开的踪迹,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用私运的方法把她带离了北城。”

    白洛庭周身的气压很低。

    这一点,他早就应该想到了。

    “至于小妖……”

    话说一半,傅里顿了一下。

    说到蒙小妖,他真的是郁闷了。

    “小妖应该是用了假的身份离开,没有她的踪迹。”

    白洛庭深吸一口气。

    嘴角微微抽。

    这两个女人,真是……

    “继续找。”

    “周边的小城市我已经调了人,可是京都那边……”

    听他话说一半,白洛庭眼眸轻启,看向傅里。

    “京都又如何?”

    白洛庭知道他的担心,但是这种时候,任何担心都比不上找到裴伊月。

    那封杀人邮件来历不明。

    现在又确定了她是被人暗中带走的。

    他多年前丢了她一次,那是因为他无能。

    现在,他就算翻了整个华夏国,也不会再让自己犯同样的错误。

    “二少,在这样下去,我怕会给你招来危险,要不,还是让你大哥去吧。”

    这个时候提到白洛言,无非是在戳他的痛处。

    平静的脸上泛着一抹不可探究的深沉与淡漠。

    他敛回视线,一股凌驾于人前的傲然之气顿时将原有的和谐掩盖。

    “你是想让我亲自带队是吗?”

    傅里闻言一惊。

    刚要说什么,突然,叶彦杰从外面冲了进来。

    两人之间的气氛来不及收敛。

    叶彦杰察觉到不对劲,脚步一顿,来来回回的看着他们两个。

    “你们在干嘛呢?该不是背着我说我坏话吧?”

    白洛庭淡淡瞥了他一眼,而后看向傅里,“看来老傅是在北城呆够了,找不到她,你不用再来见我。”

    叶彦杰一脸懵逼。

    这气场……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老白,你说什么呢?你让老傅去哪啊?”

    很多事叶彦杰并不知情。

    而且,他们也没打算让他参与进来。

    傅里低着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傅里就这么走了,叶彦杰愣怔的看向白洛庭。

    “到底怎么回事?你跟老傅吵架了?”

    “没有。”

    没有?

    说话都冷淡成这样了还说没有?

    “老白,你知道我有多少年没见过你这么说话了吗?”

    现在的他,给叶彦杰的感觉就好像是回到了十年前。

    白洛庭垂了垂眸子,没说话。

    “我知道你担心你媳妇,现在几乎已经动用了所有能用的人,警察,军区,还有我的人,全都再找,正所谓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你冷静点吧。”

    ------题外话------

    一更~还有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