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气氛沉重。

    虽然刚刚老板娘的演技超群,但白洛庭他们几个毕竟不是傻子。

    裴伊月没想过单凭几句话就打消他们的疑虑,但最起码可以不那么快露底。

    吃饭时,裴伊月时不时扭动手腕的动作,得到了白洛庭的注意。

    “你的手怎么了?”

    白洛庭盯着她的手问。

    裴伊月摇了下头,扯了一下袖口。

    “没什么。”

    掩饰的动作这么明显,别说是白洛庭,就连叶彦杰都看出不对劲了。

    白洛庭放下手里的筷子,不给她任何闪躲的机会,直接去抓她的手。

    他的手捏在她的手腕上,裴伊月忍不住皱了下眉。

    挽起她的袖口。

    就见那细弱的手腕又红又肿。

    白洛庭眼眸一缩,仿佛一阵海啸略过。

    清冷的脸,瞬时乌云密布。

    “这是怎么回事?”

    她皱眉,是因为他刚才捏疼了她。

    白洛庭欲恼,但手上却不由的放松了力道。

    “没什么,不小心磕的。”

    裴伊月抽回自己的手,轻轻放下自己的袖口。

    磕的?

    白洛庭深眸之下晦暗不明。

    “是刚刚那些人?”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没做声,只是轻轻动了动嘴角。

    蒙小妖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看着裴伊月。

    就刚才那些半吊子的小喽啰,居然也能伤了她?

    开什么国际玩笑?

    然而转念一想,她马上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黛。

    她是国际上人人畏惧的修罗。

    她对别人狠的前提,是对自己更狠……

    裴伊月按着自己的手腕。

    低垂的眼中一片平静。

    蒙小妖猜的没错,这伤的确是她刚刚趁他们不注意自己弄的。

    她看得出来,刚刚老板娘配合她演的那出戏,根本没有打消白洛庭心中的疑惑。

    她不知道他刚刚都看到了什么,但是这样的怀疑对她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从他们认识的那天开始,他就在注意着她的一切。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实际却狡诈的像一只狐狸。

    再过几天他们就要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怎么样她还不知道。

    但是,她绝对不能在任务完成之前就暴露自己,尤其是在他面前。

    “裴小姐,我能看看你的手吗?”

    对于裴伊月,白洛庭只不过是怀疑。

    而傅里,却是防范。

    那种令他忧心的防范。

    他看着裴伊月,镜片之下的那双眼,毫不掩饰的透露着质疑。

    裴伊月假装看不懂。

    伸出手。

    她给他怀疑的权利。

    但她的伤是真的,她就不信,他这个医生还能看出什么花来。

    挽起她的袖口,傅里在她手腕红肿的地方捏了捏。

    “轻点。”

    裴伊月疼的皱眉。

    但开口的人确是白洛庭。

    傅里抬眸看了白洛庭一眼。

    松开手,点了下头。

    “的确是撞伤的,有点伤到筋骨,要好好养养,吃完饭跟我去趟医院,我帮你包扎一下。”

    听到傅里的话,叶彦杰总算松了口气。

    “丧狗那个王八蛋,他向天借了胆子是吧,谁都敢动,真是活腻歪了。”

    发泄完,他后怕的看向裴伊月,“小嫂子,刚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不知名的黑道大姐头呢,居然连丧狗也对你毕恭毕敬的。”

    他们果然看见了。

    裴伊月没说话。

    蒙小妖噗呲一声笑出声。

    “哈哈哈,黑道大姐头?亏你想的出来,那我是什么呀,黑道大姐手下的喽啰?”

    蒙小妖打趣着把话题引向了一边。

    叶彦杰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

    白洛庭的目光始终流连在裴伊月的身上。

    她感觉得到,但是她却没有回应。

    心里空落落的……

    如果她知道会遇上他们,那么她一定会忍。

    即便是吃亏,她也不想见到白洛庭现在看她的目光。

    那种包含了猜忌,疑惑,和窥探的目光……

    从医院离开,白洛庭送她回家。

    车已经熄火很久了,白洛庭却一句话都不说。

    车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也让裴伊月觉得心里闷得慌。

    他的态度已经达到了让她心烦的程度。

    这种闷不吭声的虐待,裴伊月实在是受不了。

    她有点生气。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我先走了。”

    裴伊月转身去开车门。

    手搭上车门的一瞬,手臂突然被身后的人一扯。

    下巴撞上健硕的肩头。

    闷闷的,有些疼……

    “答应我,不要再让自己受伤。”

    拥在她肩上的手很轻。

    耳边的话也很是温柔。

    裴伊月心头一窒,仿佛有种酸涩在心中最沉寂的地方打翻。

    手,悄悄抬起……

    然而,她想回应的心思,却在白洛庭下一句话说出的同时而凝结……

    “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就要结婚了,你有没有什么话,是在我们结婚前想跟我说的?”

    抬起的手僵在半空。

    裴伊月缱绻的深眸瞬间变得冷凝。

    指尖蜷起,握成拳……

    “你想让我说什么?”

    他想听什么?

    是解释?

    还是她的一切?

    白洛庭失望的闭上眼。

    是啊。

    他想听什么?

    明知道她什么都不会说。

    “算了。”

    松开搂着她的手,白洛庭转身坐回驾驶室。

    他没有再看她,甚至在躲避她追视的目光。

    “回去吧,早点休息。”

    他那一瞬间的冷漠,给了裴伊月不再留恋的理由。

    她转身推开车门,停了一瞬。

    没有回头,背对着他。

    低柔的语调,随着从外吹进来的风而变的零零散散……

    车门关了,原本坐在那的人已经不在了。

    白洛庭知道她就站在车外没有走,但是他却没有看她。

    脚下的油门一踩。

    轰的一声。

    直接离开……

    “如果有一天我会让你失望,你还会想要跟我结婚吗?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这几天我们不要见面了。”

    裴伊月低下眼眸,毫无感情的笑了一下。

    她是心软了吗,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冷风中,车尾灯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

    裴伊月突然有些烦。

    电话响了。

    裴伊月接起,“说。”

    开口简单明了,声音低沉带冷。

    蒙小妖愣了一下。

    “你怎么了?没事吧?”

    “说事。”

    裴伊月没有回答,仍旧扔下一句冷声。

    “那个出两百万要杀你的人又来消息了,我要怎么回他?”

    裴家大门前,微暗的灯光晃晃。

    裴伊月逆光而站。

    看不清她的表情,周身却被那昏暗的灯光氲上一层阴影,隐隐泛着阴寒。

    “以我的名义把这封邮件发去警察局。”

    闻言,蒙小妖一怔。

    “什,什么?”

    “隐藏好你的ip地址,匿名发给我,再以我的名义发去警察局,剩下的事交给我。”

    “妞,你没事吧,我们的事怎么能让警察插手,万一……”

    “没有万一。”

    裴伊月冷声打断。

    “照我说的做。”

    “伊月?”

    身后传来的叫声让裴伊月眉心一紧,

    她倏然回头,一双冷出冰渣的眸子,吓的丁芳华一抖。

    “妈?”

    天很黑,即便丁芳华站的方向是迎着灯光,她也不敢确定刚刚是不是自己眼花。

    “伊月啊,你站在这干什么呢?”

    丁芳华走上前,仔细的盯着她的脸。

    似乎想要从裴伊月的脸上找出一丝跟刚才一样的神态。

    裴伊月周身的盛气早在看到丁芳华的那一瞬就敛起。

    “没事,就是刚刚跟白洛庭吵了一架,心情不太好。”

    “吵架?”

    丁芳华松了口气。

    “难怪刚才看你脸色都变了。”

    她今天还真是诸事不顺。

    不过还好丁芳华比白洛庭好糊弄。

    “再过几天你们就结婚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吵架?”

    裴伊月低头,没做声。

    丁芳华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了,妈不烦你了,这大冷天的,你赶紧进去吧,别再冻坏了。”

    丁芳华急着去医院,也没多说。

    裴伊月上了楼,站在窗前。

    心里莫名的会想起白洛庭刚刚的反应。

    烦躁不断。

    她从没试过一个人可以让她这么心烦。

    脚步一提,突然,楼下一道车灯闪过。

    手机响了,而来电话的人确是……

    ------题外话------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白二爷…

    小月月好不容易动容,你却耍小脾气,看来是欠教育了。

    突然想到一句话很适合白二爷。猥琐发育,别浪!(~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