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刚刚是谁推的老板娘?”

    裴伊月的声音很淡,听起来毫无威胁。

    清浅的语调似乎还带着一种令人想要怜惜的娇柔。

    她的保护色是完美的。

    她天生就是做大小姐的料。

    只可惜……她没那么好的命!

    一个男人身板一挺。

    上前,下巴一昂。

    “老子推的,你能把我……啊……”

    裴伊月突然出手。

    忽的,一群人同时退后了好几步。

    前一秒还在跟裴伊月叫板的男人,下一秒胳膊被擒,咔擦……

    所有人头皮一阵发麻。

    那人以一种常人难以做到的姿势被按在桌面上。

    裴伊月单手抓着他的手腕,压在他的后脖颈。

    整个人被扭曲的动都不能动。

    她另一只手轻轻提了一下毛衣领口。

    淡漠的声音从衣领下传出。

    “没人教过你做人需谨慎吗?”

    男人胳膊朝后被扭断,整个人疼的几乎说不出话。

    端子六惊恐的看着裴伊月,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你,你这女人,你哪条道上的?你,你知不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你,你死定了。”

    死定了?

    裴伊月不屑轻笑。

    漆黑的眼眸微微一侧。

    邪肆的眼射像端子六。

    “你老大是谁?”

    “我,我老大是……”

    他刚要说,话蓦地一顿。

    惊恐的语气换做一声轻笑。

    一处冰凉,抵在了裴伊月脑后。

    虽然没被枪口抵过头,但裴伊月还是知道这触感。

    她只想说,她玩枪的时候,这些人还玩泥巴呢!

    一个男人拿着枪站在裴伊月身后,肆意一笑。

    “臭娘们,想知道我老大是谁,下辈子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手快,还是老子的枪快。”

    再这样的地方杀人,裴伊月赌他不敢。

    她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上膛了吗?”

    那人一愣。

    裴伊月手一抬,在那人拿着枪的手腕上一撞。

    没人看清她是怎么做到的。

    就见她一个转身,闪身出现在威胁她的男人身后。

    而刚刚还在男人手里的枪,这会儿也已经攥在了她的手里。

    咔哒一声清脆。

    所有人都懵了。

    她居然……给枪上了膛?

    她想干什么?

    ——砰!

    一声枪响。

    邻桌的人原本还在看热闹。

    然而在听到枪响之后,再也没了闲情逸致。

    这不是看热闹,这是在玩命啊!

    刚才还是人满为患,这会儿就已经清场了。

    那一枪裴伊月没有打中任何人。

    子弹从那个男人的耳朵旁边穿过。

    打碎了他耳朵上的一个耳圈,顺便很“不小心”的擦破了他点皮。

    一群人全都被这一枪吓的禁了声。

    在这北城,军阀、黑道、新政,处处都贴着命门。

    他们虽然带着枪,但也不过是装装样子,顺便吓唬吓唬人。

    从来没想过真的敢开枪。

    没想到她一个女人,居然……。

    “怎么回事,都在这干什么呢?”

    突来的一道喝声,让一帮人回了神。

    转头看去,他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没忘了告状。

    尤其是被裴伊月开枪扫了耳朵的男人。

    子弹在耳朵旁边略过,那么大的声音,震的他的耳朵现在还嗡嗡直响。

    “老大,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

    话没说完,就听身后传来一道轻盈的笑声。

    所有人全都顺着笑声看了过去。

    “我还以为他们的老大是谁呢,原来是狗哥。”

    裴伊月毛衣的衣领掩着口鼻。

    丧狗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那天晚上,她就是以这种样子出现的。

    而且她的眼睛……

    那似笑非笑,诡异又狡诈的轻含,丧狗就是死都不会忘。

    “裴,裴,裴……”

    裴伊月眸光一凛。

    仿佛两把射寒的冰箭。

    直接遏制了丧狗想要出口的话。

    丧狗话一噎,马上改口。

    “姑奶奶。”

    裴伊月凌厉的眸子淡了淡,瞥了他一眼。

    转身,坐回原来的位子。

    手里的枪灵巧的一转,啪的一声拍在了桌面上。

    丧狗吞了吞口水。

    他躲她都来不及,这帮狗崽子居然还敢来招惹她!

    丧狗抖着眉心,回手给了捂着耳朵的那个人一巴掌。

    “混蛋,瞎了你们的狗眼,也不看清楚是谁就敢得罪,活够了是吗?”

    裴伊月白眼一翻,伸手提了下衣领。

    长腿一叠,淡淡道:“行了,别在我面前装,你要是真想教训他,现在就把他给我废了。”

    丧狗一噎,顿时没了声。

    被丧狗打倒在地的人,更是一脸惊恐。

    丧狗猫着腰上前,一点都没了老大的风范,更没了那天晚上的嚣张。

    他看着裴伊月笑了笑,小声说,“大小姐,您高抬贵手,别跟我手底下这帮人一般见识,他们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您别低了自个儿的身价。”

    裴伊月手肘支着桌面,提着领口。

    半眯的眼,带着几分慵懒。

    她侧眸睨向丧狗。

    “你现在是在给他们求情?”

    丧狗一怔,偷偷瞟了她一眼。

    见她好像没生气,他怯懦的说:“姑奶奶,我们也不是做什么大买卖的,小打小闹的混混而已,谁还没个下手不知轻重的时候您说是不是?”

    裴伊月垂了垂眸子,像是在考虑。

    半晌,她目光轻提,在人群中寻了寻。

    找到端子六,又看向被她掰断了胳膊的人。

    “他推了人家老板娘,我卸了他一条胳膊,你手底下的人找事,扰了人家的生意,这钱……”

    “我赔,我赔。”

    丧狗赶忙道。

    裴伊月轻轻眨着眼,没说话。

    丧狗见状,又道:“我双倍赔,并且保证以后在这不来这捣乱。”

    “嗯。”

    裴伊月淡淡的一声,这才满意。

    ——

    “我去,这什么破地方啊?”

    叶彦杰一下车,马上沉下了脸。

    看着周边破破烂烂的房子,他一脸嫌弃。

    白洛庭看着这幅场景,突然笑了。

    “就说老傅小气吧,请我们吃饭居然来这样的地方,还好我家丫头没来。”

    见他们两个嫌弃成这样,傅里无语的看了他们一眼。

    “你们别看这地方不怎么样,但是味道真的很好,要不是小妖前几天带我来过一次,我也找不到这样的地方。”

    叶彦杰撇了撇嘴,没做声。

    穿过弯弯曲曲的弄堂,三个男人脚步一顿。

    叶彦杰伸出手,一脸惊讶。

    “那,那不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