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伊月从出租车里走出,看到她的车停在路边。

    车里的人不在,但马路对面,却是古家的酒店。

    白洛庭那家伙,急三火四的要出来,居然是为了来这?

    莫名其妙!

    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裴伊月心里莫名的好奇。

    难得她对白洛庭的事感兴趣,怎么能不去看看?

    穿过马路,她朝着酒店大门走了过去。

    突然,轰的一声……

    ——砰!

    巨大的火焰从三楼的窗户炸出。

    火光苒苒,玻璃被炸碎,漫天飞溅。

    裴伊月脚步一顿。

    眉心倏然拧紧。

    爆炸?

    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的抱住头,反射性的蹲下身子。

    紧接着……

    ——轰!

    ——砰!

    十楼炸了!

    ——砰!

    十六楼而已跟着炸了!

    酒店里的人在一瞬间一同涌出。

    拥挤的人潮就像涨潮的海水,沸沸扬扬,喧闹不止。

    爆炸声停了,可是爆炸的楼层火势却越来越大。

    被炸碎的玻璃散落一地。

    裴伊月抬起头,看着火光蔓延的楼层。

    脚步轻移,细碎的玻璃在她脚下发出咔擦咔擦的的清脆声。

    仅仅一瞬间,酒店里的人为了逃命全都跑了出来。

    放眼望去,空挡的大堂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可是她没有从人群中看到白洛庭的影子。

    看了一眼楼上。

    火势更大了。

    裴伊月暗自皱眉,脚下却不由的提起,几乎是用跑的。

    楼上被炸,电梯已经停止运作。

    裴伊月走到楼梯前,正准备走上去。

    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不急不缓……

    她一脚已经踩在台阶上,抬着头,稍带急切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

    白洛庭看到她,微微愣了一下。

    他走下楼,嘴角勾起一抹笑。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酒店都爆炸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裴伊月嘴角直抽。

    却又忍不住埋怨。

    “那你呢,过河拆桥的伎俩玩的也太好了吧!”

    说话间,似乎又有一道身影从楼上走来。

    裴伊月侧眸看了一眼,当即郁闷了……

    白洛庭要是为了哪个女人,故意甩了她也就算了。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居然是来找古宸?

    这俩大男人……还特么真是基情满满!

    “小月……”

    古宸的话还没出口。

    白洛庭伸手在裴伊月肩头上一揽,扳过她的身子,拥着她就往外走。

    “回家。”

    “白洛庭!”

    古宸跟出酒店,高声一喝。

    “你是怕了吗?”

    白洛庭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

    勾勒的唇,邪肆无比。

    “比起怕,我倒觉得害怕的人应该是你,别忘了我的话,这次不过是个教训而已!”

    ……

    车里,裴伊月盯着白洛庭看了好久。

    “为什么这么做?”

    “看他不顺眼。”

    白洛庭随意答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

    见她好像真的生气了,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他不带她来,是因为不想让她知道这些事。

    谁知道,她居然自己追来了。

    事到如今,该看到的她都看到了,想瞒她怕是不可能了。

    “是因为那个死掉的记者。”

    闻言,裴伊月稍稍顿了一下。

    那个记者,她之前也怀疑过他的死因。

    跟他有牵扯的人,只有他们三个。

    她既然能给白洛庭证明,就说明她也没有杀人时间。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你怀疑古宸?”

    裴伊月平静的目光没有半点涟漪。

    她并不在意杀人凶手是谁。

    甚至没有一丁点意外。

    “不是怀疑,是肯定。”

    “所以你就炸了酒店?”

    白洛庭眉梢一挑,有些意外。

    他以为她会继续问为什么会怀疑古宸,可是她却偏离了问题的轨道,说到了炸酒店的事。

    裴伊月问这句话并没有别的意思。

    只因为刚刚爆炸确实吓了她一跳。

    她话锋一转,“算了,又不是我家酒店。”

    见她这么看得开,白洛庭有些想笑。

    没等他笑出声,她又问:“你打算怎么办,要去警察局告发他吗?”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做到听了这些事还这么冷静的?

    白洛庭看着她,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情绪。

    是赞赏?

    或者是惊恐?

    “如果告发有用的话,我就不会去炸酒店了,你觉得我像是双层报复的人吗?”

    难道他不是吗?

    裴伊月忍下心里的话,没作声。

    “他既然能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我身上,就意味着他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破绽,这件事到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甚至还会被说成‘因白家势力庞大,白家二少免于杀人罪行’。”

    听着最后那句自嘲的话,裴伊月不由的动了下眉心。

    她突然觉得,他说这话并不像是开玩笑,反而有种饱受摧残过的感觉。

    白二爷恶名昭彰的威名传之千里。

    大部分人提到他的时候,的确都离不开“白家势力”这几个字。

    一直以来,她也觉得他是仰仗白家,才能在外面胡作非为,以至于从来都没有去怀疑这里面的真实性。

    同样是经受记者编排的她,却轻易相信了记者编排他的话。

    想想,她还真是有点蠢。

    ——

    古德酒店爆炸,引来了市里多个机关的调查。

    酒店是暂时没法开了,但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件事造成了市民的安全问题。

    古宸和古博远都在新政厅担任重要职位,出了这样的事,他们的责任可想而知。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去招惹白洛庭,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听懂我说的话?”

    古博远难得发这么大火。

    暴怒之下,整个古家客厅没有一丁点声音。

    林谷云看了一眼不说话的古宸,叹了口气。

    “这事要怪也只能怪白家人太过分,怎么能……”

    “你闭嘴!”

    一声怒喝,林谷云到了嘴边的话一顿。

    “事情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出的主意,当初非要让古宸跟心语订婚,说什么裴家大权会落在她手里,现在傻眼了吧,裴伊月坐了裴氏总裁的位子,现在整个裴氏都是她说了算,眼看着她就要跟白洛庭结婚了,这么多年的筹谋全都毁你手里了!”

    这么大的事说怪她就怪她,林谷云也不干了。

    “这事怎么能怪我呢,当初我让古宸跟心语订婚的时候,你也没说过反对,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却来怪我?”

    古博远也是在气头上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被林谷云顶了一下,他也无话好说。

    “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跟裴家联姻的事也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去退婚吧!”

    闻言,古亦一怔。

    正想说什么,古宸却先他一步冷漠开口……

    “婚不能退。”

    古亦一直以为,这场婚约里最想退婚的人会是他哥,可是没想到,这时候他居然会开口否决。

    “哥,你说什么?”

    古亦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婚不能退,按照约定好的日子照常举行。”

    林谷云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从决定订婚到现在,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反对这门婚事,现在他却说不能退?

    “古宸,你没事吧?”

    古宸看向古博远。

    “爸,现在退婚只会让我们古家的名声更坏,当初您跟裴家定下这门婚事,也是为了加强我们的势力,现在白家也掺和进来了,如果我们退出,裴家就将会完全属于白家,但如果我坚持,最起码我们跟白家还是保持平手,下次新政选票,即便裴家不投给我们,也同样不会投给白家。”

    古宸的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他能在这个时候想的这么开,对古博远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古宸说得对,这种时候,我们就算不能赢得裴家的一票,也要当一回白家的绊脚石,这婚,不能退。”

    古亦一直觉得,整个古家就只剩下他和他哥不会为了政治利益去利用别人。

    可是这一刻,他却感到失望透顶。

    他站起,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古宸。

    “你太让我失望了。”

    古宸垂着眼睫没有看他。

    他知道他口中的失望是什么意思,可是人生就是如此,永远都有失望跟随。

    他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又凭什么去顾及别人?

    ------题外话------

    推即将上架文《妖皇盛宠:天命皇妃》作者:凡云玲

    这一个,抽风的小受求女主宠爱,大小姐女上男下霸气攻的欢乐故事。

    本文今日5月29号上架,走过路过的亲来看看,活动进行中,抢楼时间十二点半开始,欢迎订阅赢大奖,么么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