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桀骜的跑车霸道的停在古德酒店门前。

    黑色的马甲和领结,全都被丢在副驾驶座上。

    白洛庭身上的白衬衫是他自己的,刚刚为了快点出来,所以就没换。

    从车里走出,一阵冷风袭来。

    而那一身单薄的人,却不瑟不抖。

    眉眼间的冷冽,仿佛比这天气还要冷上几分。

    走进酒店大堂,他这凉爽的装扮引来了不少关注的视线。

    窃窃私语的声音是出于好奇,更是因为,他出现在这,实在是……

    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白洛庭无视种种怪异的目光。

    走进电梯,直接按了顶楼。

    没人敢跟他乘坐一步电梯。

    不是因为他是白洛庭,而是他们觉得,他周身的寒气太过阴冷。

    跟他处在同一空间,估计会被冻死……

    顶楼办公室。

    砰地一声,门被踹开。

    没错,是踹的。

    古宸清清楚楚的看到白洛庭抬起的脚落地那一瞬间。

    拿着报表的手不由得一紧。

    古宸面不改色的看着门前的人。

    “好久不见,古先生!”

    长腿落定。

    白洛庭两手插着裤子口袋。

    邪肆的笑眼乍放寒光。

    勾勒的嘴角噙着一抹不善和挑衅。

    古宸轻轻拧了下眉,没做声。

    白洛庭这时候出现,说实话,他挺意外的。

    只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就算再惊讶,也不能在他面前表现出来。

    白洛庭懒散走进。

    身后的门已经被他那一脚踹的倾斜。

    可想而知,他使了多大的劲。

    他这哪里是想进门?

    明明是想拆了这办公室。

    走到办公桌前,白洛庭却没有半点身为客人的觉悟。

    他四处瞟了瞟,而后拉过一个椅子往上一坐。

    他大咧咧的翘起脚。

    高贵的身子好个慵懒。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来?”

    来者不善。

    这句话就是给他准备的。

    古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为什么来?”

    他很淡定。

    淡定到让白洛庭觉得可笑。

    他提起眼皮,睨了他一眼。

    帅气逼人的脸上浮起一抹邪狞。

    “你还真是不耻下问。我还以为,你看到我会被吓一跳呢,可见,你的心理素质真的挺好!”

    “我为什么要被你吓到?”

    有的时候,一个人过于冷静反而会出卖自己的内心。

    就好比现在。

    若是换做正常人,有人踹门进了自己的地盘,先不说吓不吓到,生气总是要有的吧!

    可他呢?

    掩饰的越多,就只能说明白洛庭猜的越对。

    “难道不是吗?按照你的计划,我这会儿应该被关在警察局,可是我却出现在这,你难道就不好奇?”

    古宸目光微微一闪。

    他合上手中的报表,像是有意躲避他的视线。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洛庭,这里是我的办公室,麻烦你出去。”

    “我要是不出去呢?”

    白洛庭眉梢一挑,鼻腔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他不走,没人可以逼他。

    即便这里是古宸说了算,但他仍是没有办法把他弄出去。

    这一点,古宸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白洛庭嘴角一撩。

    看似笑容满面,但眼中却始终是冷的让人发寒。

    “你应该听说了吧,之前出卖你的记者死了,警察说我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还怀疑我杀了他,真是好笑,你说是吗?”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白洛庭两条腿换了一下交叠的方向。

    他摸着下巴点头。

    “也对,这些话的确不应该跟你说,但是还有一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说一下。”

    古宸毫无愧疚感的表情,让白洛庭十分不满意。

    他淡去了嘴角的笑意,不含讥讽嘲笑的脸,看起来异常的正经。

    同时也让古宸觉得,这样的他,有着足以威慑他的震撼力。

    “上次那个女人,真是让你费心了。”

    闻言,古宸一怔。

    深沉的眸,透着淡淡的棕色光芒。

    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古宸。

    仿佛要将他脸上绝对微妙的表情全都尽收眼底。

    “如果没猜错,你们应该是在魅色认识的吧,就是那次,我跟她在走廊聊天的那天。”

    白洛庭也没想到自己会看见那么巧的事。

    也许就像他经常说的,无巧不成书吧!

    那天因为蒙小妖,他们在魅色待到很晚。

    中途他出来抽烟,却无意间看到古宸和那个跟他聊过天的服务员再说这什么。

    那个女服务员在面对古宸的时候,感觉跟之前很不一样。

    高傲的态度,鄙夷的笑脸,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服务员再跟客人、或者是金主说话。

    所以他稍微留心了一下。

    原本他还担心古宸会对裴伊月做什么。

    可是没想到,他惦记上的人居然是他,而且还用那样卑劣的手法。

    实在是可恨!

    白洛庭的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

    并且句句都指向他。

    古宸喘息微凝,再也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既然你都知道了,想说什么你就直接说吧。”

    见他终于不再装作听不懂,白洛庭撩唇一笑。

    而那笑中的嘲讽仿佛能刺穿古宸身上每一个细胞。

    让他觉得恶寒,更让他想要暴躁。

    白洛庭刺激人的能力一向是手到擒来。

    更何况,他还没做什么呢……

    看着古宸逐渐变色的脸,白洛庭眼中终于蒙上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段时间为了我,你辛苦了。先是毁我清白,再是毁我名声,你还真是意犹未尽,不过可惜,你盘算的这些全都化解了,不得不说,小月真是我的护身符。”

    护身符?

    古宸微怒。

    捏着报表的手一用力,单薄的纸张不小心被他抓破。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让她传出那样的照片,你难道不知道,这对一个女孩来说是多么羞耻的事吗?”

    “羞耻吗?”

    白洛庭不在意的端了端肩。

    “古先生可能忘了,再过几天我跟小月就要结婚了,而且证我们已经领了,我们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羞耻的?”

    古宸紧握的手一抖。

    消化了好久,才肯承认他们已经是被法律维护的关系。

    他的怒视已经掩藏不住。

    “所以你就故意让照片传出?”

    这个时候,古宸已经不怕承认这些事都是他做的了。

    反正这件事他也没想瞒一辈子。

    况且,这些事对白洛庭根本没有造成伤害。

    白洛庭正视他。

    认真的眼中,带着一抹冷凝。

    “没错,我就是故意让那些照片传出,那又怎样?你既然煞费苦心的为我铺路,我又怎么好浪费你的一番苦心?”

    “白洛庭!”古宸恨恨磨牙,“你就不怕被她知道?”

    白洛庭失声一笑,一点都不在意。

    “你放心,她不可能知道。除非你去说,但前提是,她要相信你才行。”

    这话算是古宸的一个死穴。

    相信……自从上次裴森明的事情之后,他恐怕早就失去了她的信任。

    白洛庭轻抚眉梢,笑的深邃。

    “不过我猜,她应该不会信你,毕竟我才是她老公。”

    古宸面色铁青。

    额角上隐隐的泛着青筋。

    “你就这么肯定她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他在赌。

    可是白洛庭却压根不打算给他这个赌注。

    “你可以试试。”

    高贵的身子缓缓站起。

    白洛庭微微俯身,两手在桌面上一撑。

    眼底一片浓郁的阴森……

    “我今天来除了跟你说这些,另外还想送你一份礼物,全当感谢你这么久以来的处心积虑。你做的这些,也不全都是白做,我应该对你说一声谢谢,毕竟我和小月的婚事,你也出了不少的力。”

    阴鸷的笑脸,温雅的语气。

    没错,这就是白二爷。

    只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粉碎一个人的灵魂。

    然而对于古宸,他想毁灭了绝对不只是他的灵魂而已……

    ------题外话------

    白二爷送了他一份大礼。

    是啥呢?

    唔……烟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