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伊月的一番证明虽然让白洛庭从警察局走来,但事情还没有证实,他仍是要被观察。

    酒店,白洛庭已经被关了两天了。

    门外有警察守着还不够,白老爷子居然还说怕两个警察看不住他。

    特意多加了两个特种兵放在他门前。

    果然是他的亲爷爷。

    还真是肯对他孙子下狠手!

    房间里,白洛庭正站在窗边接电话。

    半晌,他才回应一声。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玩ipad的裴伊月。

    他打电话给她,让她来陪他,她真的来了。

    只不过,她这个陪法也太安静了吧!

    白洛庭走过去,探头看了一眼。

    她居然在看娱乐新闻?

    “这人是谁?你居然看的这么津津有味。”

    “杭子速。”

    “……”

    白洛庭眼角一抽。

    蓦地一把抢过她手中的ipad看了看。

    杭子速?

    就是她说喜欢,老爷子又说长得比他好看的家伙?

    “长得也不怎么样吗!”

    这话是嫉妒。

    "chi luo"裸的嫉妒!

    ipad被抢走,裴伊月也不急,只是抬头看着他。

    “他是这两年人气最高的男明星,而且他年轻,今年才二十三岁。”

    白洛庭:“……”

    年轻?

    意思是说,他老?

    白洛庭磨牙霍霍。

    阴森森的目光,直盯着满口都在称赞别的男人的裴伊月。

    “干嘛这么看我?”

    裴伊月伸手去拿ipad。

    白洛庭手一躲,她扑了个空。

    “你就这么喜欢这个油头粉面小子?”

    他哪油头粉面了?

    裴伊月挺无语的。

    白洛庭酸劲上来挡都挡不住。

    他不罢休,心里超级不爽。

    “你老公我现在都这么惨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去看别的男人?”

    惨?

    除了不能出门浪,他有什么惨的?

    裴伊月懒得跟他争。

    她起身,冷不热的看着他。

    “我都陪你一中午了,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公司还有事呢。”

    不让她看这个小白脸她就要走?

    白洛庭当然不肯。

    手里的ipad往沙发上一扔,他一把拉住她。

    “你就忍心看我一个人被关在这?”

    裴伊月回头,很是淡漠。

    “不然呢?要我陪你一起被关?”

    她今天来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况且还在这待了这么久。

    白洛庭拉着她的手不松,看了一眼被他丢在沙发上的ipad。

    “还你,你看吧。”

    “……”

    裴伊月愣了一下,不禁被他一脸的不情愿逗笑。

    他会不会太幼稚了点?

    当她是小孩呢?

    用ipad就想哄她留下!

    “白洛庭,你是不是想出去?”

    刚刚白洛庭打电话的时候,裴伊月看似没在意,但是他说的话她还是听见了。

    她眼角轻挑,看着白洛庭。

    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狡诈。

    白洛庭眼一眯,勾起嘴角。

    “你有什么好主意?”

    他想出去,这是事实,白洛庭既然敢在她面前打电话,对她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裴伊月扬眉,歪了歪头。

    透着心机的小表情有些乖张。

    “帮你出去我有什么好处?”

    白洛庭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挑,撩起嘴角凑近。

    “我现在人都是你的了,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说着,白洛庭脚步朝她挪了一步,低着的头几乎快要贴上她的脸。

    “难不成,你觉得我没有尽到做老公的义务,想让我……”

    啪——

    响亮的巴掌抽向白洛庭的手。

    直接把他提在她下巴上的爪子挥开。

    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劲,白洛庭只觉得自己的手背一片发麻。

    “活该你被关在这!”

    见她抬腿就走,白洛庭大步上前,堵在门口。

    “宝贝儿我错了,我知道你有主意,帮我出去。”

    被他调戏还要帮他?

    天理何在?

    ……

    二十分钟后,一个男服务员推着餐车来到房间外。

    这里已经被人守了两天了。

    整个酒店的服务员都知道。

    “不好意思,6102房间叫了餐。”

    白洛庭虽然被关着,但是吃喝用度却没人敢怠慢。

    守在门口的人相互看了一眼,奇怪道:“不是刚吃过午饭吗,怎么又叫餐?”

    白二爷是出了名的不安分。

    这些人不得不小心着点。

    突然,房间的门开了。

    白洛庭瞥了一眼送餐的男服务员,“怎么这么慢,你家甜品现做的?”

    “抱歉白先生。”

    服务员为难的看着一眼守在门口的人。

    虽然他嘴里说着抱歉,但实际却像是在说,他来了,但是人家不让进。

    白洛庭半眯着眼,看向老爷子派来的人。

    高贵如大爷般的气势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两天被关而减少。

    “老爷子让你们看着我,难道还说不给他孙媳妇吃甜点了?”

    这话……还真没说过。

    服务员推着餐车走进。

    进门就看到裴伊月抱着胳膊,靠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他。

    服务员被她脸上那抹淡淡的笑意吸引。

    裴家大小姐……

    北城之秀……

    他居然也能有幸见到活的!

    咔哒一声,身后的门关了。

    裴伊月嘴角上扬,深邃含笑的眼中,划过一抹清浅的诡异。

    她微微扬了扬下巴,好看的嘴角勾勒的更深。

    “抱歉。”

    淡淡一声落下的同时,身后,白洛庭一个手刀打向他的脖子。

    高大的身形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裴伊月摇了摇头,像是在埋怨白洛庭下手太狠。

    她起身走过去看了看。

    环胸的手显得她格外傲气逼人。

    居然一下就大昏了。

    这个白洛庭,还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她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还不换衣服?”

    白洛庭撩唇一笑。

    他就知道这丫头鬼主意多。

    偷龙转凤她居然都能想到。

    白洛庭把送餐员拖去卧室,两人互换了衣服。

    他动作很快。

    两分钟不到就出来了。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

    这打扮……她忍不住笑出声。

    白洛庭理了理脖子上的领结,推了一下脸上的一副黑框眼镜。

    “怎么样?”

    裴伊月抿着嘴,点了下头,而后把手里的车钥匙一抛。

    “你现在可是杀人嫌疑犯,为了避免你逃跑,我要跟你一起去。”

    白洛庭接过丢来的车钥匙,勾唇一笑。

    魅惑至极。

    尤其是那副眼镜下的眸子,暗棕色,很诱人。

    “好,我在停车场等你。”

    白洛庭推着空掉的餐车走出房间。

    他低着头,又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守在门前的人根本没注意到出来的人是他。

    再加上裴伊月在房间里配合,假装跟昏过去的“白洛庭”说话,外面的人就更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

    大概三分钟后,裴伊月从房间里走出来。

    她手里拿着外套,朝着屋里说:“我现在就去买,你等我一会啊!”

    关上门,裴伊月看了一眼被白晋鹏派来的特种兵。

    心想,就这点本事居然有这么大的名头,这个世道还真是没天理。

    电梯直接下到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

    然而裴伊月却没有看到那辆本应该等在这的车。

    他骗了她!

    他居然自己走了!

    裴伊月无语的笑了一下。

    笑意阴鸷。

    “白洛庭这个混蛋,居然敢过河拆桥,你给我等着。”

    打开手机定位,红色的信号一闪一闪的移动着。

    自从上次白洛庭带着她的车无故失踪之后,裴伊月就让蒙小妖把她车的追踪信号放在了手机里。

    现在看来,她这个决定还是挺明确的。

    她倒想看看,他千方百计想出来,出来后又甩掉她,到底是要干什么!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重生之帝女有毒》作者/路途

    他是最嗜血冷酷的妖孽世子,她是美名在外心如蛇蝎的美人公主,二者成双,祸水天下。

    咳咳,其实这就是朵毒花公主“被”妖孽世子扑倒,拐上床吃干抹净的浪漫故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