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35 不能为他作证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35 不能为他作证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他是谁?

    北城二世主!

    他嚣张,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他在这个时候嚣张,惹来的只会是横祸……

    身后,脚步声重重落地。

    紧随着砰的一声!

    突如其来的一棍子,直接打在白洛庭的天灵盖上。

    被打的人嗷呜一声惨叫。

    蹭的蹿起。

    回头,正准备恼,就看到老爷子手里刚落下的棍子,再次扬了起来……

    白洛庭身子一躲,一把接住扫来的棍子。

    惊恐的眸子缩了缩。

    脑袋顶上还觉得隐隐的疼着。

    他郁闷道:“我说首长大人,你能不能别在外人面前打我?”

    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

    他就知道他不会安生,居然在这也敢撒野!

    “小王八羔子,把你能耐坏了,还要拆警察局?你信不信我先打断你的腿?”

    他腿在下面,又不在头顶上……

    白洛庭刚要还嘴,老爷子拐杖一抽,再次扬起。

    “爷爷,有话好好说。”

    白洛言上前拦住老爷子。

    毕竟是在外面,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要是再打一下,白洛庭的面子可真就一点都没有了。

    白老爷子的暴脾气是出了名的,那几个警察眼看着,却没一个敢出声的。

    见老爷子收了手,白洛庭看了一眼站在老爷子身后的裴伊月。

    他伸手把她拉倒面前,不满道:“别那么看我,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警察回过神,“白首长,实在抱歉,还让您亲自跑一趟,不过这件事的证据全都指向白二少,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

    白晋鹏敛回恼气,看着那说话的警察,语气缓了缓。

    “按章办事,我理解你们,不过还希望你们能查清楚,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

    面对白家人,即便他们是警察,也不敢太放肆。

    虽然现在新政旧症正在分歧,但白家在北城驻扎这么多年,势力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更何况华夏的整个军区都在白家手里。

    警察点头附和,“是的,是的,我们也想尽快查清楚,但也需要配合不是?!”

    警察的话意有所指,白洛庭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得明白。

    可是,他要配合个屁啊!

    这摆明就是有人故意陷害!

    白晋鹏侧头瞪了白洛庭一眼。

    语气顿时变成了之前的怒喝,“臭小子,你给我消停点,人家问什么你就老实回答,怎么着,还真想蹲号子?”

    白洛庭抿着嘴不吱声,转身,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

    他下巴一扬,仍是不羁。

    “问。”

    警察见这位二世祖消停了,终于松了口气。

    他坐下,再次重复之前的那些问题。

    “白二少,今年九月二十八号那天你人在哪,做了什么,跟谁在一起?”

    白洛庭不待见的撇了他一眼,“你怎么不问我去年九月二十八我在哪做了什么?都特么快两个月的事了,你问谁啊?”

    “你给我闭嘴。”

    白晋鹏上火的喝道。

    他这一凶,白洛庭也郁闷了。

    “爷爷,您一会叫我说一会又叫我闭嘴,您到底想让我怎样?”

    白洛言站在一旁,隐隐的皱眉,“警察先生,您说的日期的确有点久了,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被害者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说小庭就是杀人凶手?”

    听到白洛言的话,警察首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裴伊月。

    裴伊月微微皱了下眉。

    “前段时间有一则关于古宸古先生的绯闻,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爆料这件事的记者就是这个死者,这个记者跟白二少的关系,我想不用我说你们心里也应该明白,我们查过这个记者最后的活动范围和时间,全都截止在九月二十七号那天,另外我们找了法医解剖尸体,证实他的死亡时间是在九月二十八号。”

    “你确定?”

    警察的话音刚落,裴伊月突然开口。

    所有人都在看她。

    似乎没想到她会开口。

    裴伊月对于身旁那些目光视而不见,看那个警察盯着她不说话,她再次追问:“你确定那个记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九月二十八号?”

    警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但却迫于她追问时那股不容忽视的压迫感,点了下头。

    “是的,我确定。”

    裴伊月走上前,面色清隽。

    她伸手把桌上的日历往回翻了两个月。

    白皙的指尖,轻轻在二十八号上点了点。

    “我能证明这件事跟白洛庭无关。”

    闻言,警察看了她一眼。

    “抱歉裴小姐,碍于您跟白二少的关系,您不能为他作证。”

    “我知道。”

    裴伊月收回指尖,面色淡淡。

    “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人可以证明。那天是周五,市长女儿的生日,我们上午参加了市长亲自邀请的生日宴,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找市长问问,那天酒店还出了人命,虽然不是在你们管辖的这一区,但资料什么的,你们应该可以互相看吧?”

    “之后宴会散了,白洛庭带我去了海岩镇,你可以调路况,应该会有记录,从这到海岩镇最快也要两个小时,我们直接去的海边,虽然这段时间没人证明,但是在四点半左右我们去吃了晚饭,是一家私人小厨,那里环境不错,应该有监控,就算没有,我相信那里的老板娘也会记得我们,因为白洛庭一个人吃了六只蚌壳。”

    “……”

    白洛庭嘴角微微一抽。

    这也算是能被别人记住的事?

    “短短的几个小时,他不可能从这去到海岩镇,再从海岩镇回来杀人,之后再赶在四点半之前回去吃饭。路况不会骗人,你可以去查。当天我们没有回来,因为我对海风过敏,高烧,白洛庭带我去了一家旅馆,一个男人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进了旅馆,我相信旅馆老板一定印象深刻,还是那句话,你们可以去查。”

    “之后白洛庭叫了人民医院的傅医生来给我退烧,傅医生也是证人。我们是在第二天上午才回来的,如果你们肯定这个记者是死在九月二十八号,那么我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件事跟他无关。或许你想说他是买凶杀人,但如果真的是买凶,应该也不会留下线索让你们追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