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34 白二少杀人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34 白二少杀人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从小时候开始,她的好奇心就比一般孩子重。

    那时候的她时常会很认真的去观察一件事,之后又很认真的问。

    并且非要问出她认可的答案才肯罢休。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这个性倒是一点都没变。

    裴伊月合上手里的资料,假装认真的想了想。

    “我们国家现在分出了新政和旧政,就连北城都有了新政局,白家几代军阀,想要脱离旧政府怕是不太可能,但是白大哥你在京都又身居要职,所以我在想,你是支持哪边的?”

    听她说这些,白洛言颇为意外。

    他愣了一瞬,而后嘴角缓缓勾起。

    就连看她的目光都跟着变了变。

    “没看出来,你居然还会关心这些事。”

    裴伊月抱着文件夹端了端肩,“都是新闻上看的。”

    像她这么大的女孩,一般来说都会关心一些网络八卦或者时尚杂志,可她却关心政治新闻?

    白洛言垂下眼睫,轻笑。

    裴伊月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而她也没有问。

    她站在桌前,从上往下看,他的眼窝很深,轻垂一半的眼中透露的尽是笑意。

    他的笑容很暖,但也许是军人出身的关系,即便是笑,也都带着一种严谨。

    “如果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不支持任何一边,但是你也说了,白家几代都是军阀,军阀属于旧政,即便我在京都待多久都改变不了我姓白的事实。”

    白洛言的话说的算是诚恳,裴伊月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如果现在有人用同样的话来问她,她恐怕也会跟他说出同样的话。

    “那白大哥现在是在帮哪边做事?”

    见她这么执着的问这些,白洛言笑了一下。

    “谁也不帮,我在做我自己的事。”

    自己的事?

    裴伊月没想到他的回答会有第三个选项。

    愣怔的同时,不自觉的露出一脸迷茫。

    见她这个反应,白洛言觉得好笑。

    “怎么,我就不能做我自己的事?”

    裴伊月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

    “不是。”

    他说的自己的事,指的应该是抓她吧?

    难道这件事不在国家大事的范围之内?

    她可是上了国际通缉榜的人,要是连国家大事都算不上,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裴伊月心里有些不服气。

    “那这么说,白大哥现在做的事无关政治,可是无关政治的事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你这么大的官,却只让你管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不觉得太大材小用吗?”

    白洛言被她这天真的话逗笑。

    他看着裴伊月,很是耐心,眼神中也充满了暖意。

    “是谁跟你说,跟政治无关的事就一定是小事?也许我做的事是你想都想不到的也说不定呢!”

    想不到?

    呵呵!

    是你想不到才对。

    “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白洛言眼中带着笑,轻轻摇了摇头。

    “这些你不适合知道。”

    “……”

    果然,这才是他该有的反应。

    如果这个问题白洛言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告诉她,她真的要打消他是勘察对象这个想法了。

    “报告!”

    一声洪亮打断了两人的探讨。

    裴伊月转身看向门口,有些奇怪。

    白洛庭只说回去拿个东西,居然去了这么久。

    这前院后院,难道隔了十万八千里?

    “进来。”

    一个穿着军服的年轻人急匆匆的走进,不顾站在那的裴伊月,忙道:“长官,首长让您和裴小姐赶紧去前院,刚刚来了些警察,把二少爷带走了。”

    闻言,裴伊月一怔。

    白洛言蓦地站起,“警察?他们为什么把他带走?”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二少爷杀了人。”

    ……

    前院,听老爷子说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裴伊月一脸愕然。

    她才走开这么一会,居然错过这么大一场戏。

    白洛庭杀人,那帮警察还有没有脑子?

    白洛庭想谁死用得着亲自动手吗?

    老爷子急匆匆的拿了件外套,叫人备了车,“我去趟警察局,那小王八羔子一天没个轻重,再把那帮带大檐帽的给得罪了,言小子,你送丫头回家。”

    “白爷爷,我还是跟您一起去吧。”裴伊月跟上前。

    警察找到大院来抓人,事情一定不简单,

    到底是谁死了,能让这些警察做到这个份上?

    老爷子犹豫了一下,“我看还是算了,那警察局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一个姑娘家家的还是别去了。”

    “白爷爷……”

    “爷爷,让她去吧!”

    裴伊月的话还没说完,白洛言开口接过。

    刚才裴伊月自己去他办公室,说白洛庭回来拿东西,当时他还在奇怪,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能让他放心让他们单独在一起。

    现在他知道了,或者说他看到了……

    沙发前的茶几上,两个明晃晃的小红本。

    上面赫然的写着结婚证三个字。

    原来,他要拿的是这个,他们终于结婚了……

    ——

    警察局,白洛庭是被押解回来的犯人。

    但他的身份摆在这,在他没有开口承认之前,没人敢把他关进审讯室问话。

    办公厅里,白二爷翘着二郎腿,坐在并不舒服的椅子上玩着手机游戏。

    任由那些警察怎么问,他都只会说三个字——不是我。

    “白二少,你最好跟我们说实话,我们既然能请你来,就说明已经有了确切的证据,就算你不承认,也不能洗清你身上的嫌疑。”

    “你们要是有证据,干嘛还跟我说这么多废话?”

    贪吃蛇的音乐声一波接着一波。

    白洛庭低着头,尽管玩游戏,理都不理他们。

    若是平时,他们把他弄来也没什么事,他顶多是生生气也就算了。

    可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帮狗崽子,好死不死的非要撞上今天来找他麻烦,他要是能心平气和的回答他们的话,那他就不是北城白二爷!

    喧闹的手机游戏的声吵得人心烦,可是又没人敢开口制止。

    “白二少,据我们所知,你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而且在他的手机里,我们还发现了很多你与他通往的短消息,绝大部分内容都跟威胁有关,如果你不能准确的提供当时不在场的证据,恐怕只能将你暂时收监。”

    白洛庭玩着游戏的手指一顿……

    贪吃蛇迟到了自己的尾巴,发出一声惨叫……

    gameover!

    白洛庭嘴角一扯。

    阴鸷的眸缓缓抬起。

    暗棕色的眼透着一股冷意。

    他看向那个说话的警察,一一字一顿的说:“好啊。今天你要是不把我收监,我就拆了你这警局。”

    ------题外话------

    哎~一天一更,小爷也很头疼。

    等不及更新的宝宝可以先养文几天,但是还希望大家的票票和打赏不要停,嘿嘿嘿!

    特别提示:养文的宝宝不要养太久哦~,文文会在三十万字的时候倒v上架,预计是三四号这段时间,所以在二号之前,养文的宝宝可以先追追,不然之后这些章节就要收费喽~

    上架之后会有万更来袭,泥萌准备好了吗?!

    嘻嘻,上架之后如果有宝宝给人家全订,人家会非常非常开心哒~(害羞脸)

    期待你们的宠幸~啵啵~明天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