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老宅

    两个红色的小本本往桌面上一扔。

    白洛庭搂着裴伊月,大喇喇的坐在了沙发上。

    老爷子眼睛一亮,赶紧伸手拿起小红本翻开看了看。

    瞬时,愉悦的笑声止都止不住。

    “你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说一声就偷摸办了。”

    看着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白洛庭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从现在开始小月就真的成您孙媳妇了,老爷子,您就不打算意思意思?”

    闻言,老爷子恍然。

    他看向裴伊月,“丫头啊,前段时间那车,就算爷爷给你的结婚礼物。”

    车?

    白洛庭一愣。

    这老爷子也太会捡现成的了吧!

    “爷爷,那车明明是我给丫头的礼物,怎么就成您送的了?”

    老爷子瞪了他一眼,嗤道:“小兔崽子,你以为你抢个车就完事了,留下一堆烂摊子不要我来收拾?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摆平这件事吗,讨好的事你做,擦屁股的事让我做,你想得美。”

    说着,老爷子再次看向裴伊月,郑重的说:“丫头,这车就是爷爷送你的,他的礼物记得朝他要,不用跟他客气。”

    裴伊月尴尬的坐在安,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这车摆明了是抢来的。

    这爷孙俩还真是不客气,争着抢着要把这车送她当礼物!

    见老爷子这脾气,一旦决定了的事谁都改不了,更何况他是摆明了拿他撒气。

    “算了算了,就当是你送的好了。”

    今天白洛庭心情好,懒得跟老爷子争。

    老爷子人被叫去开会,裴伊月无所事事的站在门前。

    自从初雪过后,这几天每天都会下雪,院子里一层薄薄的雪覆在地上,看上去就觉得冷。

    为了避免跟白洛庭单独相处,裴伊月即便是忍着天寒,还是趁她不注意自己出来了。

    “看什么呢?”

    白洛庭找了她半天,发现他居然站在门口。

    他从屋里走出,从后拥着身前的人,捂着她的手帮她取暖。

    裴伊月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没有抗拒,但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压抑。

    结婚了。

    他们真的结婚了。

    蒙小妖总说她对自己狠,如今,她更是狠到连自己都送出去了。

    “他们在烧什么?”裴伊月问。

    烧废文件的铁桶已经用了十几年了。

    看着几个新兵在那烧纸,火星子争先恐后的往上跃起,白洛庭心里莫名的紧了一下。

    当年,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似乎也在这。

    没想到多年之后,他们又站在这了。

    “一些废弃的军用文件。”

    一阵风吹来,火苗倏然升起。

    裴伊月皱了下眉。

    “我小时候也来烧过这些东西?”

    “你说什么?”

    白洛庭看着她,像是惊讶,又像是惊恐。

    小时候的事,她不是不记得了吗?

    脑海中景象一闪而过,就像是一个幻觉。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什么。”

    视线不经意的一转,看到另一个门前有一双愤恨的眼正在盯着她。

    裴伊月淡淡的望去,平静的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白洛庭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

    本是站在门口的刘潇潇,见他看过来,像是受了什么惊吓,转身就往回跑。

    裴伊月嘴角轻轻一扯。

    看来,上次的事,白洛庭是真的吓到她了。

    她敛回视线,什么都没说,就像刘潇潇从没出现过一样。

    “怎么没看到白大哥?”

    从裴伊月口中听到白洛言,白洛庭总是顾忌。

    而且,她还总是一口一个白大哥的叫。

    “他在办公室。”

    “这里还有办公室?”

    裴伊月回头,眼中有着白洛庭从没见过的兴趣。

    她的鼻尖冻得通红,眼睛又乌黑铮亮,一脸求知的表情仿佛回到了小的时候。

    白洛庭皱了下眉,然而这个动作却被发丝遮挡,并没有被她发现。

    他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

    凑近,“你是对办公室有兴趣,还是对我大哥有兴趣?”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些问题,但是,裴伊月真的想说,她是对他大哥有兴趣。

    而且还是很浓的兴趣。

    浓到终有一天,会用血腥填满……

    ——

    “老大,京都催得紧,要您尽快回去,您看……”

    刑天柯穿着变装。

    黑色的呢子大衣,腰间仍是像军装一样束缚的整整齐齐,黑色的皮手套一只带着另一只在手里抓着。

    她看着白洛言,仿佛在等待他下一秒的点头。

    “我暂时还不能走,你去跟他们说,京都的事交给老鬼负责。”

    刑天柯眼中划过一抹失望。

    “是。”

    这样的结果她早就猜到了。

    他对黛的执着已经超出了正常。

    凡是黛出没的地方,就是他的驻扎之地。

    在没有抓到这个人之前,他恐怕都不会在离开京都了……

    ——叩叩!

    门没关严,外面的人却敲了敲门。

    “进来。”

    裴伊月从外走进。

    白洛庭看到是她,微微愣了一下。

    “小月?你怎么来了?”

    裴伊月走进的脚步猛地一顿。

    她跟回过头的刑天柯四目相对,两人似乎都没有想要移开视线的打算。

    这个女人裴伊月见过,并且印象深刻。

    她们曾经交过手,结果是两败俱伤。

    她是裴伊月遇到的第一个能跟她打成平手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们之间的身份不允许,裴伊月真想再约她打一架。

    上次她是蒙着脸,想必她认不出来。

    不然的话,像现在这样跟她面对面的站着,她还真是连逃都难。

    “站在那干什么,进来吧!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裴伊月敛回视线,看向白洛言,莞尔一笑。

    “我跟白洛庭一起来的。”

    看了一眼她身后,并没有白洛庭的影子。

    白洛言正奇怪,裴伊月又说:“他说回去拿什么东西,马上就过来。”

    白洛言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刑天柯。

    “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刑天柯利落的点了下头。

    转身离开时,跟裴伊月打了个照面。

    两人相互凝视着对方,最后是刑天柯先垂下视线,若有似无的点了下头,从裴伊月身边走了过去。

    裴伊月微微扬起嘴角……

    她果然没有认出她……

    军用办公室很朴素,甚至还没有白家的一个房间大。

    墙边的柜子都是空的,看来白洛言并没有把这当做长期的根据地。

    桌上两个文件夹,一个摊开的,一个合上的,另外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

    除此之外,再没别的东西。

    面对这次的任务,裴伊月真的很头疼。

    她的特长又不是做侦探,这样的事她根本就无从下手。

    她现在只能根据“京都军阀隐藏在北城”这一个线索来寻找,可是这个线索对她来说,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

    见裴伊月一脸无所适从,白洛言淡淡一笑。

    温润的笑脸没有一点军官的架子。

    “这里地方小,也没什么好看的,小庭净会胡闹,大冷天的让你跑这来。”

    裴伊月摇了摇头,“是我要来的,我刚刚看到前院有人在烧资料,你们这些资料看过了就都不要了吗?”

    “不是,只是烧掉一些没用的。”

    裴伊月点了点头,眼睛始终瞟着他面前的文件夹。

    白洛言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忍不住失笑。

    “又好奇了?”

    裴伊月视线一提,尴尬道:“没有,我可能在公司看文件习惯了,总想看看。”

    白洛言合上面前的资料,递给她。

    “看的懂吗?”

    裴伊月有些愣。

    她还在想着怎么把他骗出去然后偷看,他居然就这么给她了?

    白给的东西不看白不看。

    裴伊月伸手接过,嘴上却在问:“我可以看吗?”

    白洛言失笑,“可以。”

    裴伊月打开文件夹翻了翻。

    难怪他会毫不顾忌的给她看,原来里面都是一些兵种考核计划。

    “白大哥每天只是在做这些事吗,听白洛庭说,你之前在京都是做大官的,难道就没有一些国家大事什么的?”

    从一个小姑娘口中听到这样的话,白洛言不觉得惊奇,只觉得好笑。

    “你说的大事指的是什么?”

    ------题外话------

    《妻色》的qq群开通啦~

    君心殿群号:“556123441”

    本群无门槛,但还是希望加群的都是真正读者,加群验证:《妻色》中任意人物昵称或者代号。

    欢迎宝贝儿们来勾搭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