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要答应交往?”

    “因为麻烦。”

    裴伊月脱口而出。

    说完才反应到他说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他?”

    闻言,白洛庭笑了。

    “这还用说吗,你要是喜欢过他,刚刚提起这件事就不会这么冷漠,最起码也要表现的生气一点才对。”

    “我为什么要生气?”

    裴伊月的喃喃的声音不大,像是说给自己听。

    “也对,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生气。”

    白洛庭顿了顿突然好奇,“那如果是我,你会生气吗?”

    “……”

    这个问题让裴伊月想到他被齐心带走的那天晚上。

    她生气了吗?

    那算生气吗?

    她差点杀了齐心,是因为她碰到了她的底线。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可是,白洛庭怎么可以算是她的?

    “问你话呢,如果是我,你会生气吗?”

    之前他还偶尔因为她的顺从感到开心,可是刚刚她却说,她答应跟人交往只不过是想杜绝麻烦。

    这话安在别人身上他自然乐意听,但是仔细一想,他又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同样是因为嫌麻烦所以才顺从他。

    裴伊月轻轻摇了下头,逃避回答的情绪明显。

    “没有发生的事我不知道。”

    “如果那天晚上你没及时出现呢?”白洛庭锲而不舍道。

    裴伊月不经意的皱了下眉。

    转头冷冷的看着他。

    “我出现让你失望了?”

    白洛庭郁闷的看了她一眼。

    “你这丫头,就没有一句话愿意好好回答我。”

    裴伊月看了他半晌,敛回视线的同时,喃哝的说:“不会生气。”

    在那一瞬,白洛庭的心都凉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收紧,像是在宣泄着不满和心寒。

    然而下一秒……

    “但是我也不会放过她。”

    ——

    裴伊月以为白洛庭只是为了骗齐安,谁知道车真的停在了民政局。

    白洛庭原本也没想过真的来,可就因为她刚刚的那句话,他突然觉得这件事是时候办了。

    看着民政局大门,裴伊月有些无所适从。

    结婚虽然是她自己答应的,可事情没到最后一步,她还不知道什么叫心慌。

    现在人都到了这,她突然觉得,裴雨霏说的什么婚前恐惧真的体现在她身上了。

    今天民政局的人不多。

    在他们之前只有两对,其中还有一对是离婚的。

    结婚的那一对甜甜蜜蜜的看上去是热恋中的小情侣。

    而那对离婚的,却是两人沉着脸,像是互相欠了对方几百万一样。

    “离婚理由?”工作人员问。

    “婚后生活不和谐。”

    说话的是女方,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打扮很时尚,她抱着胳膊,看都不愿看男方一眼。

    男人一听她的话顿时火了。

    他蹭的站起,指着女人说:“是她婚内出轨!”

    女人头一扬,丝毫不认错,“那还不是因为你不行?”

    “你还敢说,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男人张牙舞爪,破口大骂。

    女人提了提眼皮,高傲道:“对,我不要脸,你要,你再大点声嚷嚷,最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哪方面无能,连自己老婆都满足不了。”

    工作人员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丝毫没有阻止他们的意思。

    “两位,麻烦你们先去一边吵,别耽误后面的人。”

    两人吵闹声顿时一敛,女人看向工作人员说:“还是想给我办离婚吧,我一分钟都不想再跟他有关系。”

    “这话应该我说。”

    看着这两人无休无止的吵着,裴伊月惊悚的缩了缩脖子。

    她看向白洛庭小声问:“你确定要结婚?”

    “你又想悔婚?”

    裴伊月摇了摇头。

    “不是,我只是觉得,如果以后要用这种方式离婚的话,还是不要结婚的比较好。”

    闻言,白洛庭诡异一笑。

    拉起她的手,低头凑近她的耳边。

    “放心,这个理由在我身上不成立,保证满足你。”

    “……”

    裴伊月脸色爆红。

    一把推开他,却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白洛庭你是不是有病!”

    白洛庭呵呵一笑,心情好的不得了。

    “你刚刚说的话难道不是担心这个?”

    “担心你个头,你给我放手。”

    白洛庭拉着她的手不但没松,反而用力一扯。

    裴伊月脚步一踮,撞进他的怀里。

    正要恼,一个轻盈的吻却落在了她的头顶。

    “我们不会离婚的。”

    裴伊月动作一顿,停止了挣扎的同时,心似乎跟着乱了节奏。

    好像每次他用这样肯定的语气来预言他们的未来时,她的心总会有一些小小的触动。

    “你们是离婚还是结婚?”

    突来的一声,打破了裴伊月心中不为人知的动摇。

    她晃了下神,推开白洛庭。

    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疯了。

    白洛庭皱眉看了一眼问话的工作人员,一个中年妇女,就是刚刚给人办离婚手续的那个。

    刚给别人办了离婚,他才不要她给办结婚呢。

    “结婚,但是不要你办。”

    工作人员似乎不认识他们,不待见的白了他一眼。

    “不用我办就去另一边排队,别站在路中间,还有,婚检做了没,没做就先去做检查。”

    两人第一次结婚,不熟悉程序,听说还要婚检,领了单子之后去了二楼。

    走进开单室,白洛庭把户口本和身份证往桌上一扔,大爷似的坐了下来。

    看了看身份证上的名字,开单员抬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第一次结婚吗?”

    “废话!”

    裴伊月:“……”

    开单员再次看了白洛庭一眼,没搭理他。

    她看向裴伊月,“你呢,第一次结婚吗?”

    “嗯。”

    的确,被人这么问,她也想送他一句“废话”。

    “上一次月经什么时候来的?”

    “……”

    裴伊月脸色尴尬的泛白。

    “上个月月底。”

    “几号?”

    “大概,二十九号。”

    谁来告诉她,她为什么要在白洛庭面前说这些事?

    “怀过孕吗?”

    裴伊月头一抬,不敢相信的看着开单员。

    白洛庭皱着眉坐在一旁,不耐烦的说:“没有。”

    开单员抬头看了他一眼,表情十分冷漠。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知道你没怀过孕,你可以不用回答。”

    妈的,这特么什么破地方?

    白洛庭咬牙。

    裴伊月嘴角微微抽搐,难得见到白洛庭吃瘪,心里倒是有几分舒爽。

    “堕过胎吗?”

    砰的,白洛庭一巴掌拍在开单员正在写的单子上。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鬼问题?”

    开单员淡定的抬起头,“先生,这些都是程序,为了保证双方婚后健康和优生优育,如果您不想的话可以直接下楼不用检查。”

    “不用检查不早说,优生优育不用你担心,基因在这呢你看不见吗?”

    白洛庭拉着裴伊月从体检室出来,恼道:“真特么见鬼了。”

    裴伊月本来觉得挺尴尬的,可是看到白洛庭气成这样,她突然起了兴致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不会这么傻了。”

    作死的手还在白洛庭的肩头。

    下一秒风云突变。

    她的手腕落在了白洛庭的手里……

    她的后背也遭受了墙壁的撞击……

    暧昧的气息在纠缠,裴伊月惊恐的看着离自己不到一拳之隔的那张脸。

    “一回生二回熟?嗯?”

    危险的语调轻轻缓缓的从白洛庭口中吐出。

    裴伊月懊悔的闭上眼,正犹豫着要不要承认个错误,可是现实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袭来的柔软似乎有着异于往常的狂热,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给吞噬,又好像是许久不见之后的宣泄。

    裴伊月快要喘不过气,扭动挣扎着被他桎梏住的手腕。

    突然……

    “你们的户口本忘拿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人,裴伊月一吓。

    白洛庭拧着眉,一把夺过开单员手里的户口本和身份证。

    磨牙声霍霍响起……

    “我谢谢你。”

    ------题外话------

    腾讯的宝宝们请注意:

    近来,评论区总会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来回复大家的问题,泥萌不要怀疑,不要惊慌,那正是小爷本尊,木有错!

    大家都在嫌每天更的太少,实在抱歉,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为了等推荐,我也木有办法。

    宝贝儿们坚持一下,大概这个月底就会有爆更来袭。

    小爷可是很努力的在存稿子呢~

    要记得我是爱你们的,么么哒!哦对了,腾讯宝宝们看文的时候,题外话和正文是连着的,我在这说明一下,这些(废话)是不会计算在数字当中,放心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