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第二天,又是一束红玫瑰送进了办公室。

    跟昨天一样,裴伊月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让人拿去扔了。

    接连两天的红玫瑰,而且还是其他男人送的,如此八卦的事,光速般传播了整个裴氏大楼。

    令裴伊月庆幸的是,今天齐安没有来缠着她吃饭。

    估计是昨天伤了财,资金短缺,害怕再被裴雨霏那小丫头坑吧!

    第三天,一上午没有收到花。

    裴伊月并不认为他是有了自知之明放弃了。

    齐安这样缠着她也不是第一次了,对于他这种死皮赖脸,她已经习惯了。

    楼下。

    “你们看啊,这个人又来了,估计又是来给裴总送花的。”

    “这还用你说,你看他手里捧的那束玫瑰花,不然还是给你的?”

    前台的人嘀嘀咕咕的说着,来来往往经过的人也像是故意在看热闹似的。

    然而那抱着花站在门前的人,对这一切却是视若无睹。

    “话说他长得挺帅的。”

    闻言,另外两个前台一同嗤了一声。

    “帅有什么用,还不是个脑子不灵光的,北城这么大,他追谁不好,非要追咱们裴总,这要是让白二少知道,他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不是,再说要论帅,他哪比得过白二少啊!”

    “嚼什么舌根呢?”

    突来的一道喝声,打断了前台几个人的话。

    几个女接待回头,就见秦落一脸不满的瞪着她们几个。

    不远处,裴伊月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站着。

    秦落平时说话轻声细语的,裴伊月跟她说过很多次让她改,可她就是改不掉。

    唯独当她听到有人谈论裴伊月的时候,那不由上扬又犀利的语气,反而有了秘书长的气魄。

    “对,对不起裴总。”

    几个前台接待怯懦的低下头。

    裴伊月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没说话,朝着齐安走了过去。

    秦落是个有眼色的,这时候她不能走,但也没有跟上。

    看到裴伊月,齐安狭长的凤眼一弯,迎上前,把怀里的花递了过去。

    “这回不能再扔了。”

    裴伊月没有接,齐安也不尴尬。

    “算了,我帮你拿着,走,吃饭去。”

    “同样的招数你还要用几次?”裴伊月不动,冷冷的问。

    齐安并不怕裴伊月不开口,他怕的是她的拒绝。

    他知道她是一个嫌麻烦的人。

    通常她都用漠视来拒绝一切。

    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态度,才会纵使他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用死缠烂打这一招。

    原本以为她还会和以前一样,烦了最多皱下眉,之后继续装作看不见。

    可是现在,她却不再沉默了。

    齐安不自然的笑了一下,然而下一秒,笑意却僵在了嘴角。

    大堂内的瞬间安静,裴伊月似乎感觉到身后一道寒气袭来。

    正要回头,手臂突然被人一扯……

    一个完美的转身,蓦地,撞进了一个满身寒气的怀里。

    “亲爱的,想我了吗?”

    温柔又暧昧的话是对着裴伊月说的,然而那阴森的目光却锁向眼前的人。

    凤眼男狐狸精?

    裴雨霏那小家伙形容的还真挺贴切。

    裴伊月抬起头,看着他完美有型的下颚,有些愣。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洛庭低头看了她一眼,嘴角一勾,邪妄狐疑。

    “刚回来,回来的还算巧,你说是不是?”

    “无巧不成书吗。”裴伊月低下眼睫嘟囔道。

    白洛庭轻笑,“也对,不过你就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

    两人贴的那么近,裴伊月还不躲。

    齐安看不下去了。

    他笑了笑,上前把裴伊月从白洛庭怀里拉了出来,带到自己身边。

    “你就是白二少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齐安,是伊月的……前男友。”

    闻言,白洛庭看了裴伊月一眼。

    见她一脸的不耐烦,他轻轻扬眉,勾起有型的嘴角。

    “哦,原来是前男友先生,幸会。我是小月的未婚夫,哦不,是老公,麻烦你把她还给我,不要耽误我们去民政局注册。”

    齐安勉强维持的笑意,在白洛庭的话落之后,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看向裴伊月,却见她面无表情。

    “裴伊月,你……”

    话没说完,裴伊月蓦地甩开他的手。

    走向白洛庭,挽住他的手臂。

    “走吧。”

    白洛庭抽出手拥上她的肩头,离开的同时还不忘挑衅的回头看齐安一眼。

    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上就算浮出的是一脸鄙夷,也足以叫人流连忘返。

    齐安不服气,再次笑道:“忘了告诉你,前几天她收留我了,我们还住在一起。”

    裴伊月明显的感觉到肩头的手忽然一紧。

    她恼火的回头,却被白洛庭用力勾住。

    初雪过后天气更加的冷了。

    从大门走出,裴伊月忍不住缩了一下身子。

    她脚步很快,走到车前立马伸手去开车门。

    车门刚打开一条缝,身后的一只手突然一抵。

    砰的一声,门又关了起来。

    裴伊月一怔,诧异回头。

    “他说的是真的?”

    白洛庭看着她,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直接看进她的心,看进她心底最深层的隐藏。

    裴伊月打了个寒颤,“好冷,上车再说好吗?”

    “不好。”

    裴伊月从没见过他这么认真的眼神,她拢了一下身上的外套,忍着阵阵冷意转过身,跟他面对面的对视。

    “你想问什么,在我结冰之前快问?”

    “他是你前男友?”

    “算是。”

    “他说你收留他。”

    “算是。”

    又是算是?

    白洛庭隐隐的皱了下眉。

    “他说你们住在一起。”

    裴伊月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

    “你这么相信他的话,干嘛还来问我?”

    白洛庭身子前倾,长臂支在裴伊月的身侧,“我要听你说。”

    天真的很冷,两人呵出的气纠缠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裴伊月吸了吸鼻子,哆哆嗦嗦的跺着脚。

    “他住小妖那,他去的那天晚上我就回家了。”

    闻言,白洛庭微微扬眉,嘴角终于露出一丝浅笑。

    “信你一回。”

    伸手去开车门。

    砰的,车门再次关上。

    而这次关车门的人,却是裴伊月……

    真当她没脾气呢?

    说质问就质问,说不给上车她就得冻着?

    她抬眸,眼中是不容忽视的不满,“白洛庭,你刚刚是在怀疑我?”

    白洛庭讨好的笑了笑,把人搂进怀里再次拉开车门,“我哪敢啊,这不是瞧着有情敌出现,我紧张嘛!”

    把裴伊月推进车里,裴伊月也没再拒绝。

    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车里的暖气一直开着,白洛庭知道她怕冷,所以早就调好了车里的温度。

    坐进驾驶室,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启动车子,离开这万众瞩目的是非之地……

    “他真是你前男友?”

    车开了一路,白洛庭终于忍不住好奇。

    他查过她以前的事,他怎么不知道她有过前男友,这么重要的线索他不应遗漏才对。

    “算是。”

    “什么叫算是?”白洛庭奇怪道。

    裴伊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跟齐安的关系,索性就直白道:“只交往过一天,应该算是吧!”

    “一天?”

    “嗯,当天晚上他就跟别的女人上了床。”

    她的解释很简单,也很明了。

    白洛庭愣了愣,突然嗤笑。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很好笑?”

    他目视前方,手指在方向盘上欢愉的弹跳了几下。

    扬起的嘴角透着隐藏不住的笑意。

    “你该不会当时看到那件事的时候也是现在这个反应吧?”

    “不然我要有什么反应?”

    白洛庭呵呵一笑,挑眉看向身旁一脸茫然的裴伊月。

    “亲爱的,你确定当时你们已经确定关系了?如果真的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他看到你这个反应,估计会比你还难过吧?”

    齐安当时难不难过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但是从那以后,她就没跟他说过话,而他也不敢再来缠着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