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30 你妹妹真可爱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30 你妹妹真可爱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一楼前台,一个邪魅横生的男人凤眸微扬。

    来往经过的人不由的被他那一身邪气吸引。

    他靠着接待台,手里的玫瑰花杆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手里转着。

    眼睛始终瞟着电梯的方向,要不是前台的接待员拦着他不让他上去,这会儿他恐怕早就坐在总裁办公室了。

    蓦地,他转着玫瑰的的手一顿。

    直起身,朝着刚从电梯里出来的人招了招手。

    裴雨霏奇怪的皱了下眉。

    回头看了看,确定身后没人,再次看向他张扬的手。

    “伊月姐,那个人……”

    “别理他,他有病。”

    裴伊月想要视而不见,可是那个男人却已经朝她们走了过来。

    手里的玫瑰花一递,身子微弯,一个极度的绅士之态。

    看着裴伊月伸出的手,齐安嘴角慢慢扬起。

    裴雨霏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她姐居然去接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花?

    下一秒,一声鬼叫……

    “啊!”

    玫瑰花的花杆带刺,裴伊月两指掐住靠着花头光滑的地方,用力一转。

    齐安捏着花杆的手瞬时被刮出几道口子。

    两人同时松手,一只鲜红的玫瑰就这样当着三个人的面掉在了地上。

    裴心语惊讶的长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裴伊月。

    裴伊月没有看她,淡薄的唇轻启。

    “走。”

    “诶等会啊!”

    齐安划出几道血印的手一横,拦住她们,“你要去哪啊?我可是专门来请你吃饭的。”

    裴伊月眼眸淡淡的看着前方,甚至连一点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

    “我吃饭要你请?你当我裴氏破产了?”

    齐安一噎。

    裴雨霏跟在裴伊月身边,第一次用一种满含敬佩的目光崇拜的看着她。

    她从不知道,她的伊月姐拒绝男人的时候居然这么帅!

    “这是你妹妹啊?真可爱!”

    齐安转移话题,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很尴尬。

    可裴雨霏是什么人?

    这位小祖宗是他能随便拿来当挡箭牌的吗?

    她眼一瞪,不待见的说:“你是谁啊?会不会说话?本小姐是你随便夸的吗,可爱,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

    齐安一脸懵逼。

    他不就说了一句她可爱?哪错了?

    正当他疑惑不解,裴雨霏用一种近乎辱骂的语气嘟囔,“可怜没人爱,活该!”

    “诶,你这小孩……”

    啪的,齐安指着裴雨霏的手被裴伊月一巴掌打开。

    瞬间,几个手指印浮上了他的手背。

    “齐安,你想死吗?”

    霸气的脸配上这句冷凝的话,裴雨霏突然有点头皮发麻。

    “等等,”裴雨霏一愣,慢慢的看向齐安。

    “齐安?你就是那个送花的齐安?”

    见她终于肯正眼看自己了,齐安一双丹凤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线。

    他对着面前的小家伙亲切道:“是啊,我就是齐安,刚刚那花你姐喜欢吗?”

    还以为是打哪冒出来的痞子,原来跟上午的是同一个。

    裴雨霏圆溜溜的眼睛一弯,抿着嘴,笑的很甜。

    “当然了,你送的花我姐很喜欢,也正因为喜欢,又不敢随处乱放,所以一早就去垃圾桶里待着了,让它化腐朽为粪池,尽情发挥它的肥料作用。”

    齐安脸上的笑意一僵,看向裴伊月,“你确定她是你妹妹,不是依兰的……”

    蓦地,裴伊月一个眼刀飞过去。

    齐安口中的话一顿。

    他简直是想死,居然敢在外面说出蒙小妖的代号!

    齐安反应到失口,立马笑意一敛。

    “对不起。”

    见他一秒之内怂成这样,裴心语再次不敢相信的看向她姐。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姐这么霸气呢?

    ……

    齐安死活要请她们吃饭,裴伊月也没理由拒绝。

    国宴酒店,这里的菜出了名的贵。

    最重要的是,还不好吃。

    裴雨霏向来嘴刁,整个北城大大小小的酒店几乎都被她吃遍了,可是她却偏偏选了这里。

    一壶茶上万块,一盘青菜都要几百打底,更别说她点的都是一些生猛海鲜、松茸、鹅肝、鱼子酱。

    三个人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先不说吃不吃得完,单单想想这价钱,裴伊月就忍不住想笑了。

    裴雨霏低头玩着手机,上来的菜她动都没有动过一下。

    “你怎么不吃啊?”

    齐安看这一大桌子菜有点头疼。

    这哪是吃午饭,这明明就是吃了顿酒席吗!

    裴雨霏头不抬,两手托着手机,灵活的大拇指飞快的在上前跳跃。

    “不想吃。”

    “那你还点?”

    蓦地,裴雨霏打字的手一顿。

    抬头瞥了他一眼,“我乐意,怎么,请不起啊,请不起我付钱,你以后别缠着我姐。”

    齐安发誓,这小丫头绝对是他这辈子认识的人中除了蒙小妖,第一个能把他顶的无话可说的人。

    裴雨霏白眼一翻,老大的怨气在这个眼神当中。

    她低下头,继续打字。

    ——“我姐要被一个凤眼男狐狸精勾搭走了!”

    ——“你要是再不管,我就不管你了,反正半个月之后谁是我姐夫还不一定呢。”

    裴雨霏发十条信息也不见白洛庭回复一条,她一生气,手机啪的一声扣在了桌面上。

    夹了一口菜,裴雨霏狠狠的皱了下眉。

    “呸,难吃死了。”

    齐安:“……”

    裴雨霏这头气还没消,裴伊月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裴伊月稍微犹豫了一下,接起。

    “在哪?”

    “外面。”

    “做什么呢?”

    “吃饭。”

    “跟谁?”

    裴伊月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裴雨霏。

    “雨霏。”

    明显的停顿,引得电话里的人发出一声听不出情绪的轻笑。

    “就你们两个?”

    裴伊月垂下眼睫,眼底却是精明一片,“不是。”

    听她回答的还算坦诚,白洛庭也没去追问那个“凤眼男狐狸精”到底是什么人。

    反正不管是什么人,这个人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威胁。

    不是他自信,而是任何能构成威胁他的存在,他都不可能让他存活。

    “我这两天有事不在北城,乖乖等我回来。”

    听着他的语气,裴伊月似乎有种错觉。

    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生过气,也没有消失两天。

    他闭口不提这几天发生的事,反而跟往常一样让她等他回来。

    说不上是安心还是怪异,裴伊月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

    白洛庭轻声笑了笑,“记得想我。”

    一阵滚烫从脸颊灼烧到耳根,裴伊月不适的咳了一下。

    “我吃饭呢,先这样吧,挂了。”

    挂断电话,裴伊月无意间瞟到裴雨霏。

    看着那一脸似笑非笑又外加狐疑的小眼神,简直让她无所遁形。

    “伊月姐,你脸怎么红了?”

    裴伊月红着脸,微微蹙眉,“吃你的饭。”

    裴雨霏嘿嘿一笑,两手撑着桌面,松了口气的同时还不忘挤兑齐安一眼。

    “不吃了不吃了,我本来就不饿,我还是觉得白大哥请的饭比较合我胃口。”

    这顿饭裴雨霏除了刺激齐安也没干别的。

    买单时看着齐安泛青的脸色,裴雨霏扬起眉梢,乐呵呵的。

    “先生,一共是十二万两千九百元。”

    看着账单上无尽的小数点,齐安揉了揉眼角。

    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贵的一顿午饭。

    ------题外话------

    我们雨菲妹妹是名副其实的护姐小当家,姐夫不在全靠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