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杰少,今儿新来了一批姑娘,您要不要和二爷先选选?”

    魅色经理一脸谄媚。

    众所周知,傅里跟宋家小姐订了婚,这样的事经理从来都不会问他。

    至于白洛庭,虽然传出了结婚的消息,但因为他是白二少,即便新闻抄的再火,都不会有人为了一个裴伊月而怠慢他。

    叶彦杰一听有新来的,眼睛倏地一亮。

    下一秒,他又无奈的摆了摆手。

    “去去去,看不见这边这两位气压低的都要埋了你这会所吗,还姑娘呢,弄点云南白药进来。”

    “……”

    云南白药?

    这还真没有。

    经理看了一眼面色不佳的白洛庭,没敢多留,灰溜溜的走了。

    “我说你俩今天是怎么回事,一个个死气沉沉的?老白,人家都说婚姻就是坟墓,你这都半截入土的人了,还在这忧郁个什么劲啊?”

    白洛庭捻掉手里的烟头,瞥了叶彦杰一眼。

    “你没有爱情也就算了,难道还想死无葬身之地?”

    “噗嗤!”傅里忍不住笑出声,“二少对人生的觉悟已经不是凡人能超越的了,杰少,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叶彦杰呲了呲牙,“什么狗屁人生觉悟,要是真有觉悟,干嘛还一脸受伤的陪我坐在这,不就是不接你电话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也不知道你怎么就非盯着一棵树。”

    “你懂个屁。”白洛庭淡淡的斥道。

    “对,我不懂,你懂,那你说说,你媳妇儿消失这么多天都干什么去了?”

    明知道白洛庭烦的就是这事,他居然还拿出来说,招了个白眼也只能怪他自己嘴欠。

    白洛庭拿起桌上的酒杯抿了一口,而后晃着玻璃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彦杰见不得他这一脸受伤的样,他嫌弃道:“行了,别跟小媳妇受了多少委屈似的,不就是找你媳妇儿吗,交给我了,就算她躲到地底下我都把她给你找出来。”

    白洛庭轻轻摇了摇头。

    叶彦杰奇道:“摇什么头啊,你该不会是压根就没想找吧,自己在这玩忧郁?”

    白洛庭放下酒杯,淡淡的说:“算了,让她自己冷静几天也好,明天我要离开北城两天,婚礼还有很多事要张罗,她不着急总不能我也不急。”

    “新娘子都不见了还张罗婚礼,真不知道你都是怎么想的。”

    ——

    裴伊月总说蒙小妖买的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那可是个顶个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整个公寓,大到电脑机械,小到一桌一椅,甚至连灯泡都能用电脑控制的。

    齐安对蒙小妖这样的手艺并不觉得稀奇,但是两年不见,他觉得她好像更败家了。

    这么大的触屏电视,只用来显示信号,居然不能看,真是暴殄天物。

    房间里,蒙小妖坐在裴伊月的床上,手里摆弄着一个无线追踪器。

    “妞,你说白洛庭他到底为什么缠着你?你不知道,今天傅里叫我去他那,我一进门发现白洛庭也在,吓了我一跳。”

    裴伊月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湖畔上的夜景,听到她的话,回头看了她一眼。

    “傅里找你?”

    蒙小妖头没抬,没注意到她此刻脸上的表情。

    “是啊,这家伙,我还以为他是想我了呢,合着是为了打听你的消息才叫我去的。”

    裴伊月沉默一瞬,凉凉的问:“我不是让你关掉通讯信号吗,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

    蒙小妖摆弄追踪器的手一顿,吞了口口水。

    “呃,那个……”

    这时候解释再多也都是无济于事,裴伊月懒得听。

    她再次看向窗外,淡漠道:“他知道我在这了?”

    蒙小妖怯怯抬头,咬着唇,看了她一眼。

    知错的眼神仿佛是想博取同情,可是裴伊月却没再看她。

    “知,知道是知道了,但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猜到的。”

    话说到这,蒙小妖有些露怯,赶忙又说:“其实这也不难猜,你除了去酒店就是来我这,不然你还能去哪,但是你放心,他不知道我住在这,连傅里都不知道,我觉得我没有老实交代住址这一点,还是做的挺好的。”

    裴伊月对着窗叹了口气,对她的自我赞赏不予评论。

    齐安站在门前,笑眯眯的敲了几下门。

    看他的样子像是在这偷听有一会了。

    蒙小妖皱眉瞪着他,“你想死是吗,跟你说了离这个房间远点,你听不懂人话?”

    “听是听得懂,不过你这也太无聊了,电视都看不了。”

    “嫌无聊就别住在这。”

    说着,蒙小妖从床上跳了下去,走过去关门,“去去去,不知道这里不欢迎你,出去!”

    砰的一声,门关了……

    裴伊月转过身,隐隐的皱了下眉……

    ——砰砰砰!

    “齐安,你特么的想死了是不是,你给我把门打开,王八蛋,胆子肥了居然敢推我,开门!”

    蒙小妖本来是想把他轰出去,谁知却反被关在了门外。

    她一边砸门一边叫。

    齐安抵着门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还真是吵,安静点,我有话跟黛说,你不方便听。”

    “说个屁,像你这种背叛主义者,让你住在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有什么资格跟黛说话,我警告你赶紧开门,不然姑奶奶就剁了你。”

    “把门打开。”

    裴伊月冷淡的一声敛去了齐安脸上的笑意。

    门前的砸门声还在继续,他却像听不见了似的不再理会。

    狭长的凤眼望着站在窗前的裴伊月,失去笑容的脸上隐约带着一种懊悔和遗憾。

    “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过去的事就算我再解释你也不会相信,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背叛你,我也不知道那天为什么就……”

    “既然你知道我不会相信就不必再往下说了,我一点都不感兴趣。我不管你这次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提醒你,离我远一点,你应该知道在这个世上我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你们兄妹,不要逼我。”

    曾经,裴伊月的确相信齐安是真心喜欢她,然而就在她点头答应交往的第一天,她就莫名其妙的捉奸在床。

    这样的笑话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更是时刻提醒她,对男人绝对不能抱有太大的期望。

    跟他呆在同一个密闭的空间,裴伊月甚至觉得连喘气都顺畅。

    冰冷的视线一撇,正想出门,齐安却再次开口。

    “你真的要跟白洛庭结婚?”

    裴伊月脚步微微一顿,“跟你无关。”

    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起,他受不了她这样的无视。

    齐安心一横,“你恨我根本不是因为我背叛你,而是你从没喜欢过我,你只是想为自己的后悔找个借口,对吗?”

    裴伊月的手已经搭在了门把上,然而却没有使出最后一道力气将门打开。

    两人背对背的站着。

    齐安突然发出一声轻笑。

    “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你是谁,我也知道除了他之外,你再也不会喜欢别人,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做那个不在你心里,却能守在你身边你的那个人。黛,回来吧,你跟白洛庭不会有好结果的,为了任务做到这个份上,你可曾想过以后该怎么办?”

    “没想过,但是也用不着你来担心。”

    咔哒一声。

    门被打开了。

    裴伊月眉心一拧,一把被蒙小妖推开。

    黑色的麻醉枪枪头对准齐安,一直红标嗖的朝他射了过去……

    裴伊月来不及反应,转身,就见齐安扑通一声就倒下了……

    蒙小妖走进,踢了两脚倒在地上的人。

    确定他晕过去了,她抱着胳膊哼哼唧唧的说:“靠,老娘不发威还镇不住你个小家雀儿,反了天了!”

    “你用了多大剂量?”裴伊月隐隐皱了下眉。

    麻醉针的效用有多大裴伊月是知道的,但这瞬间晕过去,她真的怀疑蒙小妖是想这一针就把他解决了。

    “也没多大剂量,前两天我闲着无聊,就把这麻醉针浓缩了一下,估计也就是之前的四五倍吧。”

    “……”

    看了一眼地上的人,裴伊月终于忍不住笑了。

    “算了,让他安静一点也好,不过你把人弄晕在我这,我晚上怎么睡?”

    蒙小妖愣了愣。

    “去我屋睡呗。”

    跟她睡?

    她才不要!

    半夜从床上被踹下去这样的事,她再也不想经历一次。

    “算了,我还是回去吧,免得他明天醒过来又缠着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