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25 二少婚前出轨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25 二少婚前出轨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第二天。

    裴伊月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酒店的,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狗仔。

    她设计了这么一场戏,要是功亏一篑,她岂不是白忙活了?

    客厅里,白洛庭翻着杂志,嘴角挑着一抹狐疑的笑。

    就跟裴伊月想的一样,这些人的确是想拿他的丑闻做文章。

    听到开门声,白洛庭抬头看了一眼。

    “醒了?”

    裴伊月穿着他的白衬衫,宽大的袖口随意的挽起。

    刚睡醒的她看上去有些呆,白洛庭笑了笑,伸出手,“过来。”

    裴伊月走过去,却没有坐在他身边。

    昨天晚上的事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所以,离他远点才是最安全的。

    白洛庭好笑的看着她,把手里的杂志递了过去,“看看吧,最新的新闻,没看出来,你镜头感挺好的,居然一张都没拍到你的脸。”

    裴伊月皱了下眉,拿起杂志看了看。

    《白家二少婚前出轨,与神秘女红灯街暧昧拥吻。》

    “怎么会这样?”

    看着里面无数暧昧的照片,裴伊月有些不可思议。

    她配合他拍这些是为了最后离开的时候露张脸,这样一来照片若是登出来最多只能说是她们在搞情调。

    可是现在,这些照片里一张露脸的都没有,就连最后离开时,她也是迷迷糊糊的被他抱着,没有一个角度是能拍到她的。

    裴伊月头疼的扶额,早知道事情的最后会是这样,她又何必多此一举做出这么多事?

    见她郁闷的直叹气,白洛庭忍不住笑了。

    “放心,事情还没完呢。”

    “报道都出来了,就算没完还能怎样?”

    裴伊月不想理他。

    之前她说走,他不肯,半夜她睡的跟傻子似的,他却把她抱了出去。

    一堆照片被拍成这样,真的是白费她的一番苦心。

    原本白洛庭是准备到了下午事情发展的严重一点之后再来澄清这件事,可是看她这样,怕是也等不到下午了。

    他拨通一个电话,“现在发布吧!”

    “我说发就发,不用等下午了,就现在。”

    裴伊月奇怪的看着他,见他挂断电话,她问:“你打给谁?”

    白洛庭神秘一笑,“你很快就知道了。”……

    两个小时后,又一贴新闻被传上了网。

    把之前那条“神秘女”完完全全的打压了下去。

    照片里的每一张都清楚的拍下裴伊月的脸。

    从小旅馆一直到白洛庭把她抱上车,整个过程裴伊月就像是劳累过度,令人无尽遐想。

    而白洛庭那体贴的动作和表情,是以往从没在外人面前流露过的。

    这份报道一出,一众少男少女顿时倒戈白二爷,励志以他为标准、尊他为偶像,北城好男人没的说,一定是他。

    另外,之前那个杂志社被民众和各大报社围攻,说他们扰乱社会新闻,散播不实新闻。

    他们的新闻包含造谣和诋毁的嫌疑,白洛庭可不是什么心慈的人,当机立断找人起诉。

    半天还不到,那家杂志社直接倒闭。

    杂志社的老板和拍照的记者,全都成为了起诉的对象。

    整件事一时轰动,酒店楼下早已围满了记者,这个时候出门无异羊入虎口。

    白洛庭吃着酒店送来的三明治,一边笑一边看着报道。

    裴伊月窝在沙发上,手里也捏着一个三明治,但却一口没吃。

    她瞪着他,见他一直在笑。

    裴伊月终于忍不住了。

    “笑笑笑,笑死你算了,我就多余帮你。”

    裴伊月悔的肠子都青了。

    也不知道她当时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有这样的提议。

    现在好了,他的雄伟形象建立了,可是她却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手里的三明治往盘子里一丢,裴伊月起身就走。

    “去哪?”

    白洛庭蓦地收住笑意。

    “回家!”

    白洛庭一怔,赶紧把她拦下,“别闹了,外面那么多记者,你现在出去会被他们吃了的。”

    “被他们吃了总好过你吃人不吐骨头,让开。”

    裴伊月瞪着他,一点都不想接受他的关心。

    闻言,白洛庭不怒反笑,“我怎么就吃人不吐骨头了,这不都是按照你的想法做的吗,你当时不也是想要这种效果?”

    “效果个屁!”裴伊月蓦然一喝,“我是想帮你杜绝绯闻,谁说要用这样的方法,我没睡醒你不会叫我吗,干嘛故意抱我出去让人故意拍?”

    不能否认,白洛庭的确是有些故意。

    他知道裴伊月没睡醒的时候很难真正清醒,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故意凌晨带她离开。

    见她似乎真的生气了,白洛庭揉了揉她的头哄道:“好了,别生气了,男欢女爱本来就很正常,再说我们马上就结婚了,这样的新闻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裴伊月蓦地推开他的手,“是,这样的事对你白二少的确不算什么,名声而已,你上辈子就没有的东西,又怎么会去在意别人!”

    ——

    街头,裴伊月把车开的飞快。

    其实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白洛庭说的没错,这个提议的确是她提出来的。

    也许她气的不是白洛庭,而是借着这条露骨的新闻,发泄原本就积压在内心的怨气。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始终不敢细想,齐心的确是一个打击她的好手,她的一番话最终还是让她泯灭了一些不该有的念想。

    现在想想,她提议给狗仔拍照,也许不全是为了白洛庭。

    她何尝没有故意的的心思夹杂在里头,可是这出戏被白洛庭加工的太逼真了,逼真到让她后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