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狭小的床上,白洛庭静静的躺着。

    均匀的呼吸听起来像是睡着了。

    裴伊月抱着腿坐在他身边,刚要起身,却被他突然抓住了手腕。

    再次看向他时,他的眼似乎恢复了以往的颜色,也没了之前的迷离。

    “如果今天我没有把持住,我们的婚期还会照常吗?”

    这个问题裴伊月还真没想过。

    她沉默半晌。

    “不知道。”

    不知道,而不是不会。

    白洛庭淡淡一笑,“你认识那个女人?”

    “为什么这么问?”

    “她说是你让她来的。”

    “嗤!”

    裴伊月不屑一嗤,撇开视线,就像听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所以你信了?”

    “并没有。”

    裴伊月动了下眉心,有些意外。

    “为什么?”

    “因为我从没逼过你,从订婚到结婚全都是你自己点的头,如果你不想,你大可以直接拒绝,没必要做出这样的事。”

    裴伊月抿着唇,赞同的点了点头,“有点道理。”

    “你就没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白洛庭能问,就意味着他猜到了什么。

    裴伊月不知道齐心都跟他说了什么,但是刚刚她把他关在包厢那么久,他就是再笨也会怀疑。

    “没错,我跟那个女人认识,我们两个一直都不合,她这个人嫉妒心很重,不论做任何事都想在我之上,可是我摇身一变成了裴家大小姐,现在还要跟你结婚,估计是她看不下去了吧。”

    “那外面偷拍外面的狗仔呢?”

    裴伊月的坦诚白洛庭并非不信,只不过,以往遇上关于她的事她总是会回避,现在突然解释,他反倒有些接受不了。

    裴伊月看向窗户,虽然窗帘拉着,但她的目光就像是能透过窗帘看见外面的人一样。

    许久,她摇了下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这事跟她脱不了关系,可如果真的跟她有关的话,这件事的性质好像就有些变了。”

    说着说着裴伊月自己陷入了沉思。

    白洛庭握了一下她的手,“别想了。”

    裴伊月的思绪被打断,看了他一眼。

    “你就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知不知道又能怎样?”

    裴伊月翻了个白眼,就差在脸上写上“不相信”三个字了。

    要是把他放在古代,那绝壁是一嫉恶如仇的土匪强盗,如今他被劫了色,他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计较就这样算了,这话说出去就连三岁小孩都不信。

    “什么表情?”

    看她一脸的不屑,白洛庭不满的问。

    裴伊月端了端肩,起身,“时间差不多了吧,都半个小时了,我们走吧。”

    闻言,白洛庭眉梢一抖。

    “你说什么?”

    “我说时间差不多,该走了。”裴伊月重复道。

    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话里有什么不对,可是看着白洛庭渐变的脸色,她突然迷茫了。

    “呃,怎么了,你不想走?”

    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突然拉着她用力一扯,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一对深眸波光潋滟,紧紧的锁着她的眼。

    “丫头,你在小看我?”

    裴伊月一脸懵逼……

    “你什么毛病啊,我又怎么了?”

    白洛庭嘴角一撩,邪笑道:“半个小时?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用?”

    “……”

    裴伊月一怔,脸色瞬间爆红。

    她摆着手连忙解释,“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

    危险就在头顶,裴伊月不知道傅里到底帮他祛除了多少药性,发情的豹子惹不得,这一点裴伊月还是明白的。

    “只是,只是随便说说。”

    白洛庭伏在她耳边嗅着她的香气,听着她支支吾吾的话,突然想继续逗她。

    他压低了声音,暧昧的问:“你还想现在走吗?”

    裴伊月想躲,但身子却被他完全压住,根本动弹不得。

    她懊悔的闭上眼,“不走了。”

    “那什么时候走?”

    “你说了算。”

    “真乖。”白洛庭满意的在她脸颊一吻,翻下身的同时顺势把她捞进怀里。

    盖上被子,白洛庭含笑闭上眼,“睡吧,睡醒了我们再走。”

    “……”

    他这是想说,他的战斗力是一整夜?

    裴伊月抽了抽嘴角,尴尬道:“不行,万一偷拍的人走了怎么办?”

    白洛庭把她往怀里搂了搂,“放心,没拍到你的脸,他绝对不会走。”

    ……

    裴伊月睡觉不挑床的习惯连她自己都觉得可恨,可是没办法,她只要躺下就一定能睡着,这一点任谁都阻止不了。

    凌晨三点,房间里漆黑一片。

    窗外的街上灯火通明,时不时还会传来一些吵吵嚷嚷的声音。

    白洛庭站在窗边,撩了一下窗帘。

    对面看起来像是一个住宅区,虽然没有开灯,但是那明晃晃的照相机镜头,只要是没瞎的人一眼就能看见。

    裴伊月说那个女人是因为妒忌才找上他,可是现在她人都走了,这些狗仔记者居然还在这蹲点,难道真的像裴伊月说的性质变了?

    嗡嗡两声,白洛庭看了一眼手机,他勾唇一笑,随后开了床头的灯。

    裴伊月不适的皱了下眉,翻个身继续睡。

    白洛庭坐在床边,捞过那睡的正香的人,“宝贝儿,醒醒,我们该走了。”

    裴伊月闭着眼咕哝,“你不是说睡醒才走吗,天还没亮呢。”

    闻言,白洛庭笑了笑说:“我带你回去睡,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