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白洛庭这会儿已经没了神智,裴伊月在隔壁的“小时旅店”开了个房间,直接把他丢去浴室冲冷水。

    小旅店里空调设施并不好,再加上刚刚泼了一桶冰,现在又来浇冷水,白洛庭一个激灵蹿起,直接把裴伊月扑倒在洗手间的地上。

    瓷砖磕的裴伊月后背生疼,她忍不住喃骂了一句。

    “白洛庭你敢碰我我就杀了你。”

    白洛庭浑身燥热难忍,他把头埋在她的肩颈,时不时的蹭一蹭来减少自己的体热。

    “宝贝儿,别折磨我了,你再不帮我我会死的。”

    裴伊月不知道这样的忍耐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什么样的折磨,但是她知道的是,他口中的“帮助”她绝对做不到。

    “我已经给傅里打电话了,他马上就来,你忍忍。”

    闻言,白洛庭抬起头,英俊的脸上像是被火灼过,红的异常。

    以往深沉的眼眸此刻完全变成了棕色。

    裴伊月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却发现那的确是棕色。

    “你的眼睛……”

    “我对傅里没兴趣。”白洛庭虚弱的打断她的话。

    裴伊月愣了一下,“啊?”

    灼烫的大手细细的揉着她的肩,迷离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的眼,“我为你守身如玉,你就不要奖励我一下?你把傅里叫过来干啥,我可不想碰他。”

    裴伊月嘴角一抽。

    他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她蓦地坐起身,推开浑身湿哒哒的白洛庭,“你想多了,他是医生,有办法的。”

    一阵敲门声,裴伊月朝外看了一眼。

    “应该是傅里,你等会。”

    裴伊月跑到门前,打开门。

    傅里看着浑身是水的裴伊月愣了愣,“你这是怎么了?”

    裴伊月接过他手里的外套和衬衫,“没事,他在洗手间,你去看看他。”

    突然,一道光闪了一下。

    傅里蹙眉看向窗外,“你们被人跟踪了?”

    裴伊月一顿,蓦地把傅里拽到了一边。

    今天的事裴伊月一直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最开始她以为是齐心自作主张来引诱白洛庭,可是齐安出现了,还带着k的命令。

    不论k还是齐安,他们应该都不会支持齐心用这样的手段。

    还有齐心,如果今天她没有及时出现,白洛庭真的跟她有了什么,这对任务又有什么好处?

    “到底这么回事?”傅里疑惑的问。

    裴伊月敛回思绪,“没事,你先去看看白洛庭,我要换个衣服。”

    裴伊月打电话给傅里,让他顺便给白洛庭带一身衣服,可是现在这身衣服看来要她穿了。

    还好是件白衬衫,隔着这么远,应该看不出跟齐心的那件有什么不同吧!

    房间里的窗帘半掩着,裴伊月换好衣服站在窗帘后面,观察着对面楼的动静。

    不出她所料,的确有人在哪蹲点,目的很明显是为了白洛庭。

    洗手间门前,裴伊月看着那逐渐平缓的人,“他好了吗?”

    白洛庭闭着眼,淡淡喘息。

    傅里回头,“没这么快,他需要休息。”

    “没时间休息。”

    裴伊月强制性的话带着果决,白洛庭睁开眼,看向她。

    他没说话,但裴伊月知道他想问什么。

    清隽的脸带着一点点冷酷,漆黑的眸看着白洛庭,“别这么看着我,事儿是你惹出来的,现在还没完,对面楼里有记者,我不知道他之前都拍下什么,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再给他加一出戏。”

    白洛庭舔了舔干涩的唇,“怎么做?”

    裴伊月嘴角一勾,诡异的笑了一下。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出演本色就够了。”……

    对面楼里,记者咔擦咔擦的拍着眼前的景象,那拥吻在一起跌跌撞撞的人简直是激烈的让人脸红。

    白洛庭"chi luo"着上身,脸始终朝着窗前,而跟他纠缠在一起的女人虽然看不见见脸,但身上的衣服俨然跟他之前拍到的一样。

    两人突然跌倒在床上,相机的里顿时没了两个人的影子。

    记者着急的探了探头,就见白洛庭突然起身把窗帘一拉。

    旅店房间,裴伊月拢了下衣领坐在床上,狠狠的抹了一下嘴。

    “白洛庭,你故意的吧?”

    白洛庭轻声一笑,倒在她脚边看着她说:“老傅说了,我的药效还没过,你要是想继续,我应该还可以。”

    傅里站在一旁,尴尬的咳了一声,“咳,那个,现在怎么办?”

    白洛庭眼一闭,疲惫道:“问我媳妇儿。”

    今天晚上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从这些事中白洛庭却看出了裴伊月的凌厉和果决。

    他相信就算他不出招,她也不会让他失望。

    他再次睁开疲惫的眼,看向裴伊月,“你到底怎么想的,自己男人被下了药你却冷眼旁观,宁愿泼我冷水也不帮我。”

    裴伊月顾不得傅里还在,腿一伸,直接给了他一脚。

    “你还有脸说?被人下了这种药,要不是我反应到不对劲,你现在就被……。”

    一声重叹,裴伊月懒得再理他。

    她看向傅里,“他们既然偷拍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走,你不能跟我们一起,或者你可以等我们离开之后再走。”

    傅里刚想点头,就受到白洛庭的一个眼神,他忙道:“我还是先走好了。”

    裴伊月没发现其中的不对劲,点了下头,“也好。”

    傅里从旅馆出来,忍不住朝楼上看了一眼。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裴伊月心思过重,如果她哪天要害白洛庭,他们一定是措手不及。

    可是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又觉得,也许她并不是像他想象中那样,她能为了他不惜牺牲自己而去保全他的名声,单凭这一点就足以令他刮目相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