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21 我等你好久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21 我等你好久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一阵娇柔悦耳的笑声,齐心似乎并不在乎被她发现。

    “居然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真是没劲。”

    “白洛庭在哪?”

    裴伊月瞬间冷下声音,打断她娇腻到令人烦躁的笑声。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们在哪?有本事你就自己找啊,不过你最好快点,不然的话,你的未婚夫今晚就要成为我的了,哈哈哈。”

    电话断了线,裴伊月磨了磨牙。

    “白痴。”

    没错,她骂的是白洛庭,居然能被齐心算计,果然是白痴!

    手机再次响起,是蒙小妖打来的。

    裴伊月接起电话。

    “怎么样?”

    “"bo bo"酒吧。”

    “谢了!”

    裴伊月正准备挂电话,蒙小妖急忙问:“到底怎么回事,要不要帮忙?”

    “不用。”裴伊月看向漆黑的ktv,目光幽深,“我搞的定。”

    ……

    此刻的白洛庭已经神志不清了,他之所以坚持,是因为他还仅存了一点神智。

    他不知道齐心在他身后都说了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打开门的那一瞬,眼前隐约出现一道人影,他身子一瘫,重量全都压向面前的人。

    浓重的喘息伴着一声轻笑,白洛庭手一勾,搂住她。

    “臭丫头,我等你好久了。”

    白洛庭的重量裴伊月根本承受不了,脚下踉跄了几步,直到撞上身后的墙壁才撑住两人的身子。

    他身上烫的吓人,裴伊月不是不知道齐心的手段,只是她却惊讶白洛庭能撑这么久。

    灼烫的呼吸在她颈间厮磨,身后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的游走。

    白洛庭忍到极限,喃哝道:“宝贝儿,帮帮我,我受不了了。”

    “你给我清醒点。”

    裴伊月咬着牙,瞪着从包厢里走出来的齐心。

    “啧啧,白二少真是好定力啊,你也不赖,居然这么快就找来了,怎么,就这么担心我吃了他?”

    齐心扬着眉梢,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嘲讽的口吻完全意识不到裴伊月现在的愤怒。

    裴伊月冷声一笑,转身把白洛庭扔进隔壁包厢,桌上冰桶里的冰水还没有化尽,她拎起来直接朝着他的头顶浇了下去。

    白洛庭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几分。

    “白洛庭你个白痴,你自己在这冷静一下,一会在收拾你。”说完,裴伊月一把抽掉他腰间的皮带,转身走了出去。

    这样的地方包厢都是没办法上锁的,裴伊月关上门,用皮带绑住门把手。

    齐心见状淡了淡嘴角的笑意,“上次还不承认对他动心,现在却这么在乎他有没有跟别的女人上床,黛,你也太口是心非了。”

    裴伊月把门锁好,慢慢转过身,阴鸷的脸上仿若封上一层寒冰。

    齐心虽然跟她不和,但是她还是了解她的,这样的表情显然她是怒了。

    裴伊月一步一步的朝着齐心走去,说:“我说过,不许你动他,齐心,你活够了是吗?”

    话还没等落地,裴伊月突然出手,丝毫不留任何情面。

    上一次齐心之所以能跟她过上几招,是因为裴伊月并没有杀她的想法,可是这次不同,她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完全是奔着要她的命去的。

    砰砰的撞击声异常明显,白洛庭被泼了一桶冰水,理智虽然没有恢复,但也清醒了不少。

    听着这么大的声响,他撑着身子站起,拽了几下门,然而门确是被人从外锁住。

    门外,裴伊月抓着齐心的右手用力朝后一扳,直接把她压在墙上,咔吧一声。

    齐心的手腕骨被她掰断。

    裴伊月的手还在用力,仿佛她想掰断的不只是她的手腕骨,而是她全身的骨头。

    白洛庭在包厢里拍门叫着,裴伊月仿若未闻。

    蓦地,齐心突然转身,挥手还没等碰到裴伊月,一双纤细却戾如鬼魅的手忽然遏着她的脖子,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握成拳,猛地朝她腹部打下重重一击,算是给她不服输的惩罚。

    裴伊月的一拳有多狠她是知道的,更重要的是,她下手不注重力气,而是准确度。

    她能轻易的找到人身体上任何一个穴位,只要出手,必有重伤。

    齐心感觉到一口腥甜从喉中涌出,然而却因为裴伊月遏在她脖子上的手,那口血并没有任由她咳出。

    她张了张嘴,哑着声音费力的说:“白洛庭在叫你,你就不怕被他知道?”

    裴伊月逐渐加重手上的力道,眸光幽深晦暗,“知道又怎样?”

    “你……咳……”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早就提醒过你,再插手我的事我一定会杀了你。”

    裴伊月蓦地翻过齐心的身子,随后从她腰间掏出一把匕首。

    跟她的黑色铸刀一样,这把刀也是k送的,不过齐心向来不用刀,但是她却时时刻刻把这把刀带在身上,当做护身符一样的守着。

    裴伊月嘲讽一笑,“你既然这么喜欢这把刀,我就用它送你上路。”

    刀刃已经贴上了齐心的脖颈,突然从对面包厢里冲出一个人,一把钳住裴伊月的手。

    “黛!”

    裴伊月冷眸一侧,抖了下眉心。

    “齐安?”

    齐安一头利落的短发,浓眉紧蹙,狭长的凤眸跟齐心有几分相似。

    他紧紧抓着裴伊月的手,神色微凝,“别杀她。”

    裴伊月眼眸一缩。

    怒道:“放手。”

    论实力,齐安和齐心就算一起上都不是裴伊月的对手,而齐安更是没有想过要与她为敌,他抬起另一只手,手中的电话赫然通着,“k有话跟你说。”

    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电话,裴伊月眉心一蹙。

    她甩掉手里的刀,一把拿过齐安手中的电话。

    “k!”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