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魅色

    气氛已经凝重很久了,叶彦杰看了傅里一眼,示意让他帮忙调节调节。

    傅里并不是很情愿,但白洛庭这脸要是再继续沉下去,恐怕谁都不好过。

    “听说你今天去拍结婚照了。”

    话一出,叶彦杰啪的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了。

    嘴里嘀咕着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白洛庭瞪了他一眼,“老叶家的人靠不住。”

    “诶,那可不一定啊!”叶彦杰突然反驳,“虽然叶旭尧不太正常,但是他的照片我还是见过的,挺好的。”

    还敢说好?

    白洛庭暴怒,“好个屁,一个看到马发狂都不知道躲的人,拍出来的东西能好到哪去?”

    叶彦杰脖子一缩,不吱声了。

    傅里感觉到自己岔开话题的方式不太对,他换了个话题说:“昨天景山赛道被炸,是你们谁做的?”

    见他们两个都看向自己,叶彦杰一脸懵逼。

    “都看我干什么呀,以为是我做的?疯了吧?”

    白洛庭嫌弃的翻了个白眼,“知道不是你做的,像你这么缺心眼的人,怎么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

    叶彦杰嘴角狠抽了几下。

    “老白,我发现你最近也别爱损我,我不就是把你媳妇车给输出去了吗,再说我们也拿回来了呀,你干嘛一直跟我过不去?”

    说到车,白洛庭顿了一下。

    他皱眉,越过傅里的视线,“别说那些没用的,赛道你去看过了吗?”

    “看了,但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唯一看出来的是,这人原本应该是想炸掉整条赛道,后来却只炸了一半,现场有被人清理过的痕迹,应该是炸赛道的人后来又回去过。”

    原本是想全炸,后来却只炸了一半?

    白洛庭眯起眼,莫名的想到了裴伊月……

    ——

    “你说什么?给你拍照的摄影师说在m国见过你?有没有这么巧啊?”

    听着蒙小妖大声嚷嚷,裴伊月却连眼皮都睁不开。

    她第一次知道,拍照居然是这么累人的一件事。

    她趴在沙发上,抱着靠枕,仿佛没听见蒙小妖的话。

    困意上头,她迷迷糊糊的喃哝,“我这辈子再也不想拍结婚照。”

    看她一副累得要死的样,蒙小妖突然笑了一下,“你只要跟白洛庭白头偕老,以后就没人再逼你拍结婚照了。”

    若是换做平常,裴伊月非得一个枕头甩过来不可。

    可是现在,她居然睡着了……

    蒙小妖走过去推了她两下,“喂,醒醒,要睡回家睡去。”

    裴伊月拱了拱身子,“不要,我不想回去,今天就睡这了。”

    “你该不会是因为你妹所以才不想回家的吧?”

    裴伊月没有回答。

    蒙小妖有些郁闷。

    认识她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她想要躲着谁。

    但她不知道的是,裴伊月不是躲,而是烦,烦到连看她一眼都懒得。

    叮铃铃!

    手机铃声乍响,裴伊月就像听不见似的继续睡。

    蒙小妖在她外套了掏了掏,“妞,醒醒,白洛庭打来的。”

    裴伊月翻了个身,“你接吧,就说我睡了。”

    她接起电话。

    “喂,白二少,我是蒙小妖,我说你这结婚照是按照把人累死的节奏拍的吗?我家妞一回来就瘫在那不动了,她现在接不了你电话,你有什么事就明天再找她吧。”

    “什么?你们在魅色?傅里也在?好呀,好呀,去去去,我现在就把她拽起来,我们马上就到。”

    “……”

    沙发上,裴伊月轻阖的眼角一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家伙,现在是为了一顿酒,就把她卖了吗?

    挂断电话,蒙小妖不顾裴伊月累的要市,拍了她几下。

    “喂喂喂,快醒醒懒鬼,你们家白二少说在魅色等你,快点起来,咱们现在就过去。”

    见她不动,蒙小妖又推了推她。

    还不动,蒙小妖索性拖着她,直接把她从沙发上拽了下来。

    扑通一声,裴伊月摔在地上。

    “蒙小妖!”

    裴伊月蹭的坐起,扬声一喝。

    蒙小妖吓的一哆嗦。

    铜铃般的大眼惊恐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人。

    “干,干嘛呀,那么大声,吓死我了。”

    裴伊月扶着额头,郁闷的想死。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节操,就为了一顿酒,你就这么对我。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魅色

    角落里,裴伊月缩着身子瘫在那。

    听着蒙小妖和叶彦杰在一旁喝酒掷骰子声音,她烦躁的皱了皱眉。

    她真的是太累了。

    要不是受不了蒙小妖的软磨硬泡,她真的死都不会来。

    可是她也知道,她今天要是不来,蒙小妖会闹的她生不如死!

    这个死女人……

    白洛庭原以为她说累只是故意不想见他,现在看她这个样子,看来是真的累了。

    他坐在她身边,拉起她的手说:“过两天我再找一家影楼,照片可能要重拍一次。”

    裴伊月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一听这话,瞬间就像被雷击了似的全身一僵。

    她看着白洛庭,迷离的眼带着惊恐,“你在开玩笑对吧?”

    这眼神,白洛庭有点看不懂。

    “难道你想用那个疯子拍的照片当结婚照?”

    “……”

    裴伊月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顿一点的挪开视线。

    “那个,我,我出去冷静一下。”

    看着裴伊月出门,蒙小妖在一旁呵呵呵的笑着,“白二少,你还真是会折腾人,我们家妞说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拍结婚照了,你居然还要重拍,你就不怕她逃婚啊?”

    逃婚?

    下一秒,白洛庭人已经不在包厢里了……

    走廊尽头,一处吸烟区。

    这里没什么人,灯光昏暗,整片的落地窗倒映着室内的影子。

    裴伊月靠着窗,看着窗外,欣长的身影映在泛着雾气的窗户上,眼睛一张一合之间还是带着浓浓的困意。

    “怎么跑这来了?”

    裴伊月转过身,看到是白洛庭,淡淡的垂下眸,没说话。

    白洛庭走到她面前,学着她的样子靠着窗。

    他看着她,两人静静的沉默半晌。

    “会玩西洋棋吗?”低沉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温柔。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裴伊月不知道他想说什么,看了他一眼,却见他脸上的笑意浅浅,仿佛只是闲聊。

    “不是很会。”

    垂下的眼睫在她眼睑出划出一道深深的阴影,白洛庭静静的看着,又问:“知道西洋棋的棋子分哪几种吗?”

    “六种。”

    她回答的很快,不像是完全不懂。

    白洛庭淡淡弯了弯嘴角,“你最喜欢其中哪个?”

    裴伊月沉默了一会,像是再考虑。

    “骑士。”

    白洛庭眉心一蹙,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为什么会是骑士?”

    “为什么不会是骑士?”裴伊月看着他,奇怪的反问。

    因为你喜欢的是王!

    白洛庭多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可这却是他唯一在她面前难以说出口的一句话。

    见他不说话,裴伊月动了动嘴角,昏暗中这个动作看起来像是在笑。

    她再次靠上窗户,白皙的指尖在上了雾气的玻璃上悠闲的画着圈,“其实以前我觉得自己会是西洋棋里的王,可是慢慢的我才发现,这个想法是有多天真,王需要骑士,可是我并不需要,所以你刚刚问我,我就决定还是做骑士比较好,最起码可以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心,隐隐的痛着。

    听着她的话,一时间白洛庭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王需要骑士,可是在她的心里她已经没有骑士了。

    她把自己从一个高高在上的位子拉下来,只因为她的骑士离开了她。

    她要保护自己,她要保护她心里的那个位子,她宁愿自己去守护这一切。

    ------题外话------

    不懂西洋棋,临时百度的,额呵呵呵~_(:з」∠)_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