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14 你不记得我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14 你不记得我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新郎可以离新娘远点。”

    “新郎不要搂着新娘。”

    “新郎你往后点。”

    “噗嗤!”

    裴伊月实在忍不住了。

    这个摄影师,似乎有点针对白洛庭的意思。

    裴伊月敛了敛笑意,看了白洛庭一眼。

    那脸黑的……

    她真怀疑拍出来的照片能看吗?

    白洛庭千挑万选,选了一个学成而归的,可是他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下场。

    他忍无可忍,恼道:“我说兄弟,你到底会不会照?我们拍的是结婚照又不是离婚照,哪有人结婚照非要新郎离新娘远点的?”

    叶旭尧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洛庭,半晌,他轻轻点了下头。

    “知道了。”

    呆滞的目光,敷衍的话。

    白洛庭嘴角直抽。

    他真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找他拍照。

    心里郁闷的不行,转身却见裴伊月掩着嘴在偷笑。

    他一把捞过她的纤腰,捏了一把,“很好笑?”

    裴伊月无精打采了一个上午,这会儿她真的是被逗的连困都忘了。

    她抿起红唇,忍着笑,小声说:“你找的摄影师,真棒!”

    白洛庭磨牙,却无话反驳。

    白洛庭的一番抗议好像有了点效果,叶旭尧没有再特别的针对他。

    “昨天的车钥匙,你是在哪捡的?”白洛庭搂着裴伊月,一边配合摄影师的动作,一边问。

    昨天晚上他就怀疑她捡到钥匙这件事,接了傅里的电话之后,他更是有些不安。

    听他突然提到这事,裴伊月脸色微微一僵,却没有太过明显。

    “就是在找你的路上捡的。”

    她抬眸,对上他的眼,尽显真诚。

    望着那漆黑的眸,白洛庭妥协了。

    就算丧狗真的是被她弄伤的又怎样?

    就算真的是她从丧狗手里抢来的钥匙又怎样?

    不管她做过什么,她都是他这辈子想要留在身边的人,这一点,不管发生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淡淡弯下嘴角,深邃的眼情谊缱绻。

    咔擦!

    叶旭尧抓拍了这一瞬间。

    “很好,换场景。”

    ……

    内景拍完了,还有外景。

    这么冷的天,裴伊月实在不想在外面,但又没办法。

    白洛庭已经尽量减少外景地点,甚至说出了到夏天再补拍这样的话。

    裴伊月心想,这玩意儿还有补拍的?

    外景的地点有两个,一个是教堂,另一个是马场。

    原本说一天拍不完,明天继续,裴伊月懒得再折腾一天,所以不管摄影师让她做什么,她都完全配合。

    夕阳西下时,一行人来到马场。

    裴伊月穿着抹胸拖地婚纱,外面裹了一件很厚的羽绒服。

    她站在一匹棕色的马旁,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马背上的鬃毛。

    听到脚步声,裴伊月下意识回头,然而当她看到站在身后离她仅有一步之遥的人时,眉心不由一蹙。

    叶旭尧脸上的笑意很深,但与其说是在笑,到不如说是把五官皱到了一起。

    苍白的笑意,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裴伊月拖着裙摆后退一步,拉开了正常人能适应的安全距离。

    “你不记得我了?”叶旭尧开口。

    脸上的惊悚的笑意没有半点改变,甚至连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影响他的表情。

    “我们有见过吗?”裴伊月反问。

    叶旭尧嘴角的笑意淡了淡,似乎有些失望。

    然而下一秒,他再次扬起笑脸说:“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够了。”

    裴伊月皱起眉,“你见过我?”

    叶旭尧加深脸上的笑意,没说话。

    裴伊月凛了凛面色,“你到底是谁?”

    “我会把你拍的很漂亮,就像以前一样。”

    “……”

    这人问话不答,只顾自己说着,裴伊月有些不安,又有点郁闷。

    果然,老叶家就没一个正常的!

    叶旭尧视线微微转向一旁,看向远处的人,“这个世界没人配得上你,他也不配。”

    裴伊月顺着他的视线回头,就见白洛庭走了出来。

    她转身要走,就听叶旭尧又说:“他真的配不上你。”

    裴伊月没理他,只觉得心里毛毛的。

    白洛庭走过来,见她拖着裙摆疾步走来,伸手在她腰间一勾。

    “等急了?”

    没有发现叶旭尧的不对劲,白洛庭笑意潋潋。

    裴伊月没说话,回头看了一眼,然而叶旭尧却早已收起了之前的笑意,低头摆弄起了手里的相机。

    “新娘斜坐在马上,新郎站在下面。”

    机械似的支配从叶旭尧嘴里说出,服装助理拿掉裴伊月身上的外套。

    消瘦的肩骨一遇冷风,瞬间缩了缩。

    白洛庭有些不忍心,刚想说什么,裴伊月突然扯了扯他的手,“快点。”

    她不想在这冻着,更不想跟这个不正常的摄影师多接触。

    白洛庭抱着她上了马背。

    婚纱的裙摆太长,再加上要斜着坐,裴伊月坐的并不是很稳。

    叶旭尧拿着相机咔咔几声,随后摆了摆手,示意让助理解开缰绳。

    然而当缰绳解开的那一刹那,马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疯似的冲了出去。

    “小月!”

    白洛庭一惊。

    裴伊月一颠,差点被甩下去。

    她俯身搂住马的脖子,摸起缰绳,可她坐姿不对,又迈不开腿,整个人颤颤巍巍。

    抬头,她一怔。

    就见叶旭尧站在她面前,仍旧拿着相机在拍。

    嘴里还喃哝着说:“很好,很好。”

    “让开!”

    眼看着马朝他跑了过去,裴伊月大骇。

    可是她的叫声止不住马蹄,也赶不走站在那的人。

    看着叶旭尧脸上展露的笑脸,裴伊月懵了。

    她眼一闭,紧接着就听身后的助理发出一声尖叫……

    ——

    医院病房外,白洛庭对着手机大骂。

    “你堂哥脑子有病你不知道说吗,老子拍个结婚照还要搭进去一条人命是不是?”

    “特么的,我也是疯了才找你,你就是个脑子不好的,没想到这货更严重。”

    病房里,叶旭尧躺在病床上。

    左手骨折,额头上还缠着纱布,他看着站在床边的裴伊月,脸上始终露着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笑脸。

    裴伊月身上的婚纱没来得及换,裙摆处掉进泥潭,脏了一片。

    她冷着脸,看着病床上的人,漆黑的眸不带任何情感,也不在为他的笑容而感到任何不适。

    “你到底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你难道不知道很危险吗?”

    叶旭尧伤的很重,医生说他胸前的肋骨都出现了裂缝。

    可是看他的样子,他并不在意自己的伤。

    他看着裴伊月,笑着说:“你救过我,三年前,在m国。”

    闻言,裴伊月脸色一凝。

    她不记得自己救过什么人,但是她却记得自己在m国杀过多少人。

    他,居然知道她去过m国?

    “你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你。”

    叶旭尧一点都不介意她脸上诧异的表情。

    他从外套拿出两张招待券。

    “两天后博览厅有个摄影展,里面有我拍的照片。”

    裴伊月拧着眉。

    她下周乃只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至于什么摄影展,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白洛庭从外面走进,目怒冷视,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走过去,拉着裴伊月就往外走,“这人脑子有病,别理他。”

    临走前,裴伊月再次回头看了一眼。

    那一瞬间,叶旭尧脸上的笑意没了,失去了骇人的笑意,苍白的脸上似乎浮起一抹忧伤。

    “等我一下。”

    裴伊月挣开白洛庭的手,走了回去。

    看到裴伊月回来,叶旭尧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继续忧伤还是该对她笑。

    “给我。”裴伊月伸出手,“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希望你把这件事忘了。”

    看着她的手,叶旭尧再次深笑。

    也递过招待券,慢吞吞的说:“我们会再见面的,你的照片我也会给你的,很高兴能给你拍结婚照,虽然我并不觉得你们很般配。”

    ------题外话------

    好喜欢写精神病,哈哈哈。

    不过这个人不是精神病(~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