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医院病房,吵吵嚷嚷的声音打扰了其他床铺的人休息,护士进来提醒过几回,却反过来被那些流里流气的人调戏。

    “老大,咱们的赛道被炸了,你说会不会是杰少找人做的?”

    “我看不太像,赛道爆炸的时候我就站在他身边,我看他也吓了一跳,要真是他干的,他应该不会有那样反应。”

    “不是他的话那还能是谁,难道是白二少?”

    另一个人扬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你特么傻不傻,要真是白二少,他还会跟咱们老大赛车?他不要命了?”

    丧狗躺在病床上,一手缠着绷带,另一只手拿着一个苹果啃着。

    被这些人吵的不耐烦,他忍不住吼道:“你们他妈的能不能少说两句,吵死人了。”

    一个小弟怯怯上前,“对了老大,那车不知怎么搞得,被杰少他们开回去了,要不要兄弟们去抢回来啊,那毕竟是您赢的,他们居然就这么给偷走了,太特么不是人了。”

    丧狗张着嘴正打算咬苹果,听到这话,蓦地一下把手里吃了一半的苹果朝他脸上砸了过去。

    “你特么给我滚蛋,看不见老子的手都这样了?也特么知道是那个龟孙子记者乱写,什么狗屁大小姐,妈的,她特么活脱脱就是一疯子,我警告你们,要是不想死,谁特么都别再去招惹那个女人,否则,小心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了这话,一群人面面相窥。

    他们还以为自己老大是想着怎么报仇呢,没想到居然是在忌惮一个女人。

    可是他说的女人是谁?

    难道是昨天那个裴家大小姐?

    “老大,您该不会是被爆炸吓傻了吧?您说的是谁啊?”一个小弟壮着胆子问。

    丧狗眼一瞪,说话的小弟吓了一跳。

    “昨天你见到几个女人?除了她,你以为我说的是你妈?”

    傅里被几个护士拉着抱怨了几句,借着查房的机会进来看看这群人,没想到却听到这样一番话。

    他走过来,一群小弟倒是没有挡着他,一个个殷勤的问:“医生,我老大没事吧?”

    傅里拿出床头的病例看了看,而后又把病历本塞了回去。

    “没事倒是没事,但你们这样大吵大闹的,怕是会影响病人休息,病人失血过多,需要静养,你们留下一个在旁边照顾就行了,其他的都出去吧!”

    一听自己老大需要静养,为首的一个小弟赶忙起来赶人,“走走走,全都回去,别在这打扰老大休息。”

    傅里文质彬彬的脸上带着一副窄框的眼镜,隔着镜片,他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丧狗问:“你这伤口倒是新鲜,怎么弄的?”

    “不小心弄的。”

    丧狗眼神一瞟一瞟的,很是不上心的回答。

    “那还真是太不小心了。”

    看着傅里走了,剩下的那个小弟好奇的坐在床边,盯着他的手腕。

    “老大,你这伤口到底是怎么弄的啊?的确是有点奇怪。”

    “奇怪你个头,滚,老子要睡一会,别在这烦我,快滚!”

    ……

    回到办公室,傅里越想越不对劲。

    被记者写过的大小姐虽然很多,但是在北城,连他们这种小混混都知道的就不多了。

    可如果真的是她,她又是怎么做到的?

    他拿起电话拨通。

    多了一会,对方接起。

    “有事?”

    听到白洛庭的声音,傅里片刻没有耽搁,直接问:“你知不知道一个叫丧狗的人?”

    闻言,白洛庭顿了一下,“知道,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这个人现在在我们医院,手腕大动脉受伤,昨天晚上送来急诊。”

    “受伤?”

    听着他这语调,傅里奇怪的皱了下眉,“你……不知道他受伤?”

    白洛庭不屑哧笑,“他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知道?”

    “你们昨天不是见过面吗,你和阿杰还炸了他的赛道?”

    “开什么玩笑,你听谁说的,我们昨天不过是去把拿回小月的车,谁稀罕碰他的破赛道。”

    这话越听傅里越觉得懵,“裴小姐昨天也去了?”

    “嗯。”

    “那车呢?”

    “拿回来了。”

    闻言,傅里突然沉默。

    “我说傅里,你到底想说什么?”

    直径约七到八毫米的圆形伤口,穿透半根手腕骨。

    傅里垂下眼睫,视线不由的去寻找跟这种东西相似的物体,最后,目光落向桌上的一只铅笔。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笔头,眉心微微一蹙。

    “刚刚我去查房,听到丧狗和他的那帮小弟再说你们昨晚的事,可奇怪的是,当他说道裴伊月的时候,他好像有些害怕。”

    噗嗤一声,白洛庭在电话里大笑,“哈哈哈,害怕?你有没有搞错,昨天他趾高气昂的,连我都不怕,怎么可能会怕那丫头?”

    白洛庭的话也是傅里觉得奇怪的,丧狗连他和叶彦杰都不怕,为什么会偏偏说到裴伊月的时候变了脸色?

    铅笔在两指之间轻轻滚动,傅里心有迷茫,却始终盯着那笔头。

    “丧狗手腕上有个圆形伤口,大小约七到八毫米,穿透动脉,手腕骨碎裂,你觉得是什么造成的?”

    “我怎么知道?”

    听出了白洛庭没什么兴趣,可是傅里却仍是继续说:“这个宽度大概跟铅笔的笔头差不多,但是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类似的。”

    白洛庭沉默了一下。

    “唔,跟铅笔一样粗细,那还有什么?鞋跟?”

    “鞋跟?”傅里恍然。

    然而他重复的这一声,也让白洛庭从不在意中醒了神。

    傅里手里的笔垂直放在桌面,用力按下,“没错,鞋跟,如果是穿着鞋的人用力往下踩,的确能轻而易举的穿透动脉,甚至踩裂手骨。”

    影楼里,白洛庭听着傅里类似喃哝的话,眼睛看着一旁裴伊月换下来的黑色高跟鞋。

    昨天晚上就她一个女人,而她穿的就是这双鞋,如果丧狗真的是被高跟鞋的鞋跟弄伤,那么……

    她的车钥匙到底是怎么来的?

    “二少,你小心点,我总觉得有些事实在是太巧了。”

    “我知道了,先这样。”

    电话刚一挂断,裴伊月就换好衣服从更衣室走了出来。

    白洛庭起身迎上前,看着一身白纱的人,拉起她的手,“很漂亮。”

    光是化妆就花了两个多小时,裴伊月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他看了白洛庭一眼,半点高兴的情绪都没有。

    “摄影师,可以拍照了。”

    一直坐在修片室里的叶旭尧,听到叫声拿着相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低着头,步伐很小,怯怯懦懦的像是有些怕人。

    他看了白洛庭一眼,只是点了下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转眸看向裴伊月,他的目光倏然顿住。

    “是你?”

    闻言,裴伊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你认识他?”白洛庭问。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认识。”

    听到裴伊月说不认识他,叶旭尧也没什么反应,眼睛始终盯着她,孤僻的脸上隐约还透露着一股笑意。

    裴伊月被他看的有些发毛。

    她抬头看了白洛庭一眼,像是再问,你找的什么摄影师?

    也不知道白洛庭是看懂了她的眼神还是怎样,他说:“他是阿杰堂哥。”

    裴伊月不喜欢叶旭尧的眼神,白洛庭更不喜欢。

    当他再次看向叶旭尧时,叶旭尧已经收回了视线,去摆弄他的相机。

    “可以开始了。”

    叶旭尧声音很轻,整个人都透着一种不是很自信的感觉。

    看着他走去摄影棚,裴伊月拉了白洛庭一下,“叶彦杰这个堂哥是不是有点问题?”

    难得见她这样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白洛庭笑了一下,“人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他拍照应该没问题。”

    ------题外话------

    推友友文,《蚀骨缠绵:琛爷的心尖宠》花生粒著。

    他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脸。“你叫什么?”

    她星眸带着倔强,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咬牙道:“简折夭。”

    他听言,竟勾唇一笑,轻笑道:“折夭?”

    她不解的看着他。

    他恶劣一笑,“你怎么不叫夭折?”

    她眸子一瞪。

    纵使高高在上,受万人追捧的他,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她尽折腰。

    宠文,一对一,身心干净,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