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听说裴大小姐车技不错,今天白天碾压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我比一场?”

    丧狗摸着嘴角笑了笑,斜眼看向裴伊月。

    今天白天的事他听说了。

    他也没想到裴家大小姐居然会有这么大胆子。

    白天他没看见,现在见识一下也不晚。

    “丧狗,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居然要跟一个女人比?”叶彦杰一听这话顿时忍不了,破口大骂。

    “杰少,这就是你不懂了,白二爷的女人又岂会是一般的女人,你们说是不是?”

    “是!”

    丧狗狂傲的笑着,身后的一群小弟立刻附和。

    “我跟你比。”

    吵闹的叫声在这道低沉下瞬间安静。

    裴伊月诧异的看着白洛庭,就听他又说:“我赢了车归我,我输了我的车也归你,往后我们谁都不会再来找你麻烦。”

    丧狗看了他半晌,突然拍手大笑,“哈哈哈,好,我就爱跟白二爷这样的爽快人说话。”

    虽然不是裴伊月,但能跟白洛庭比,也不赖!

    “在这等我。”

    白洛庭摸了一下裴伊月的头。

    收回手时,裴伊月一把拉住他。

    她半掩着脸,眉眼之间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不要去。”

    白洛庭勾唇一笑,温热的手隔着衣领覆上她的脸。

    “阿杰。”

    叶彦杰跑过来,紧张的看着他,“老白,你真的要跟他比啊?这个丧狗有病的,他开车不要命。”

    白洛庭没理会他的话,“丫头交给你了,给我看好了,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要你的命。”

    裴伊月扯着白洛庭的袖口,却又没办法多说什么。

    看着他挣开她的手,裴伊月握紧的拳蓦然一抖。

    白洛庭走了,叶彦杰看着裴伊月安慰道:“放心好了,老白车技很好,没事的。”

    裴伊月低着头,整个人看上去孤立又无助。

    半晌,她弱弱的说:“我有点冷,想在车里等。”

    在车里等,这再好不过了。

    在车里别说是头发,就连汗毛都少不了。

    叶彦杰立马答应,打开一辆车的车门,开了暖气让她坐了进去。

    坐进车里,裴伊月拿出手机给蒙小妖发了条信息。

    嗡的一声,信息回复——收到!

    前方,一声接着一声的车鸣骤然响起。

    大灯照在一个举起的人身上,旗子高高扬起,就在两辆车正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前方赛道轰隆一声……

    一阵乍现的火光……

    紧接着又是一阵轰鸣回响,山道接连炸裂。

    一瞬间,在场的人人仰马翻,叶彦杰顾不得坐在车里的裴伊月,直奔白洛庭跑了过去。

    丧狗的车跟白洛庭的车并排在狭窄的赛道上,想要掉头是不可能了。

    看着赛道一点点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炸了过来,丧狗咬牙咒骂一声,下车,转身就往回跑。

    裴伊月坐在车里,看着丧狗跑来,嘴角邪肆一撩。

    砰地一声,她一脚踹开车门,把丧狗撞翻在地。

    她一只脚从车里迈出,手腕轻搭车门,看着捂着鼻子躺在地上的丧狗,笑了笑。

    “抱歉,我故意的。”

    温柔的语调尽是邪肆。

    魅惑的容颜却带着鬼煞般的笑意。

    不知道是他刚刚跑的太快,还是车门开的太狠,竟是撞的他眼冒金星半天都缓不过来。

    听了裴伊月轻飘飘的话,丧狗更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睁开眼,看着那居高而站的人。

    下一秒,就像斗转星移似的,前一刻大半个身子还嵌在车里的人,眨眼间就站在了他的另一侧。

    丧狗来不及惊恐,裴伊月脚下的鞋跟就已经踩上他手腕的动脉。

    她低着眼眸,淡淡的说:“车钥匙。”

    丧狗愣怔的看着她,有些懵。

    这真的是传闻中的裴家大小姐?

    “啊!”

    一声鬼叫,鞋跟已经嵌进了他的手腕,黑暗的泊油路上,血液顺着尖细的鞋跟蔓延。

    裴伊月脸上没有怜悯,她再次冷了冷声音,重复道:“车钥匙!”

    “啊,在这,在这,给你。”

    丧狗颤颤巍巍的掏出车钥匙,递给裴伊月。

    裴伊月伸手接过,微微俯下身子,白皙的指尖轻提领口,遮住口鼻。

    “不该说的话最好一辈子都别说,否则,没人知道你能活到哪天。”

    清冷的声音透过衣领,显的有些飘无。

    鞋跟一抬,从那血肉模糊的手腕中拔出。

    裴伊月再次睨了他一眼,“还不滚?”

    莫名的爆炸让所有人都乱成了一锅粥,白洛庭正准备往外走,却见叶彦杰跑了过来。

    “怎么就你自己,小月呢?”他一把抓住叶彦杰,急道。

    叶彦杰一怔,伸手指了指身后,“她说冷,我让她在后面的车里等着。”

    闻言,白洛庭眉一拧,推开他就往外走。

    没走几步,就见裴伊月朝他跑了过来。

    白洛庭迎上前,一把拉过她,“你是笨蛋吗,我有没有说过危险让你先走?”

    白洛庭的手很用力,抓的她肩膀生疼。

    裴伊月皱了下眉,把手里的钥匙递给他,“我的车。”

    看着她手里多出来的钥匙,白洛庭愕然的看向她,“你哪来的?”

    “捡的。”

    说谎,裴伊月向来是理直气壮。

    “捡的?”

    白洛庭有些怀疑。

    但看着她真诚、无辜、明亮又迫切的眼,白洛庭真的没办法说出怀疑她的话。

    叶彦杰走过来,看着她手里车钥匙,笑了笑。

    “小嫂子你真是太牛逼了,这都能捡到。”

    他还敢笑?

    裴伊月眼一横,瞪着叶彦杰。

    “上次把车借你的时候我说过了,磕了碰了原价赔偿,你就等着倾家荡产吧!”

    ——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

    “喂,大小姐,你到底搞什么鬼?不是说好了炸了整条赛道,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炸一半,枉我还带着青雷社那帮人去山顶观景,结果屁都没看到。”

    手机开的免提放在桌面上,裴伊月刚洗完澡,穿着浴袍,一边擦头发一边听着蒙小妖唠叨。

    裴伊月抿着唇有些想笑。

    心想,她是有多闲,大冷天的居然还带人去观景?

    听不见她说话,蒙小妖不耐烦道:“你倒是说话呀,你到底为什么改变主意?”

    裴伊月擦头发的动作慢慢的缓了下来。

    她垂着眼,似乎在想。

    她为什么改变主意?

    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当白洛庭说要替她赛车那一刻,她的思想是乱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她只知道,如果按照她原来的计划炸掉整条山道,那么白洛庭一定会在赛道上炸死。

    也许他的车技真的像叶彦杰说的那么好,但她顾虑的却是那千分之一的可能。

    蒙小妖不耐烦的口吻一转,突然变的有些意味深长,“我知道了,又是为了白洛庭吧?”

    蒙小妖一语道破。

    裴伊月还是选择沉默。

    “妞,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你只要不说话,肯定是因为白洛庭,我真的怀疑你已经移情别恋了。”

    “你能不能别胡说?”裴伊月冷声打断。

    “呵呵,我是不是胡说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我想提醒你,你别忘了你是有任务的,就算你打算结束任务,也会有下一个人来接手,不要陷的太深,对你没好处。”

    裴伊月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多说。

    蒙小妖也知道她做事向来有分寸,她的提醒不过是因为担心,至于该怎么做,还是要看她自己。

    “不跟你说了,赛道上那些残局还等着我去收拾呢,挂了!”

    裴伊月静静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许久的沉寂换来一声叹息。

    她转身看向窗外,看着窗子上倒映出来的自己。

    漆黑的眼中层层叠叠的倒影,看着看着,心中腾升出一丝茫然。

    白洛庭,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题外话------

    小月的心,不动则以,一动惊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