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小嫂子你行啊,车技不错,往后我叶彦杰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车开了一段距离,直到确认那帮人追不上了,叶彦杰才敢大咧咧的赞赏裴伊月。

    裴伊月从后视镜瞪了他一眼,“你到底干什么了,居然被这么多人砍。”

    他命裴伊月可不屑要。

    这么糟心的人,要他的命还不得衰死她?

    “他把你的车弄没了。”

    白洛庭冷冷一声。

    唦——

    又是一道令人酸倒牙的摩擦声,叶彦杰整个人朝前一栽,险些从后座飞出去。

    还没等坐稳,裴伊月蓦地转身,一把薅住他的领子。

    “你把我车怎么了?”

    恼火的视线竟是比白洛庭生气的时候还要吓人。

    叶彦杰一个激灵,低头看向抓在领口的手。

    “呃,小小小,小嫂子,你别激动,我一定把帮你把车要回来,我保证。”

    白洛庭轻蔑一笑,侧着眼看戏似的,也不阻止。

    看着裴伊月要吃人的眼神,叶彦杰心里大叫不好。

    他偷偷的从两座之间伸手扯了扯白洛庭的袖子,“老老,老白,控制你媳妇儿,快。”

    “快你个头。”

    白洛庭胳膊一耸,回头瞪他,“你知不知道老子弄那辆车费了多大力气,你现在说弄没就弄没了,长不长心?”

    面对这同样想把他凌迟处死的两口子,叶彦杰突然觉得他们比刚才那帮人还可怕。

    他苦着脸,委屈的看着裴伊月,“这,这也不能全怪我啊,我只是想去赛个车,谁知道那丧狗是个不要命的,他非要扣下我的车,我也没办法!”

    裴伊月快要气炸了。

    手一推,险些把叶彦杰怼死。

    “你拿我的车去赛车,你还有理了?”

    叶彦杰胸口一闷,顾不上太多,赶紧缩着身子把自己躲的老远。

    他惊恐的抚着自己的领口,信誓旦旦的说:“你放心,我保证把你的车拿回来,要是拿不回来,我就把我的命抵给你。”

    “谁稀罕你的命!”

    “……”

    叶彦杰嘴角横抽。

    她这是生大气了呀!

    她居然真的这么紧张那辆车。

    裴伊月心情不爽,蓦地将油门踩到底。

    叶彦杰坐在车里又是一震,他急忙抓住扶手,大叫:“老白,控制你媳妇儿,控制!”

    白洛庭不疾不徐的系好安全带,冷冷的看了一眼后座的人。

    “活该。”

    ——

    临水公寓

    “妞,找到了,”蒙小妖坐在电脑前,“景山赛道,他们那个老大看起来应该是个识货的,没动你的车。”

    裴伊月双手叉腰,站在硕大的液晶电视面前,上面显示的是一个红色的追踪信号。

    这个信号器是她放在车里的,怕的就是有人对她的车心怀不轨。

    不过她也想过,整个北城都知道这车是白洛庭送她的,应该没人胆子大到去动它。

    可是,知道半路却杀出了叶彦杰那蠢货,居然把她的车输出去了,而且还被人砍!

    蒙小妖转过身下的椅子,看着她问:“以你的车技,把车赢回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裴伊月沉着脸转过身,冰一般的眸光闪着某种危险。

    “炸了那条赛道。”

    闻言,蒙小妖一怔,“炸,炸了?”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除了不喜欢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她不能去赛车,如果她赛车赢了,第二天她恐怕又要上头条了。

    蒙小妖倒是知道她不喜欢别人碰她东西这个坏习惯,可是她还是不能理解她所谓的“炸”是什么意思。

    “你说炸了,那你的车怎么办?一起炸了?”

    “当然不。”

    裴伊月嘴角一勾,“会有人帮我拿回来的。”

    ……

    晚上八点,景山赛道。

    叶彦杰说要帮她把车拿回来,白洛庭信不着他,跟着一起来了。

    叶彦杰白天没带人,吃了这帮人的亏,就算是不为了裴伊月的车,他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些狗崽子。

    看了一眼从车里走出来的裴伊月,叶彦杰后怕的往白洛庭身边躲了躲,小声的说:“要死啊你,居然把你媳妇也带来,就不怕一会打起来她六亲不认?”

    白洛庭伸手在他凑来的脸上一推,“管好你自己。”

    裴伊月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衣领立起遮住口鼻。

    她习惯把自己的脸掩藏起来,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

    白皙的指尖轻提着毛衣领口,在鼻尖上轻蹭,深邃的眼却早已越过人群眺望到前面的赛道。

    叶彦杰跟那帮人谈判的声音很大,但具体内容裴伊月却没有仔细去听。

    突然,白洛庭勾着她的肩膀把她往怀里一搂,不顾此刻紧张的气氛,低头隔着毛衣衣领在她脸上蹭了蹭。

    “很冷?”

    裴伊月身子一僵,闪动羽睫抬眸看了他一眼。

    “还好。”

    白洛庭搂着她的头将她扣进怀里,轻抚着她的脑后。

    他虽然带她来了,但是却不能完全放心。

    即便他们带了很多人,但他还是不敢那她冒险。

    “一会看到危险就先走。”

    先走?

    在她裴伊月的字典里还没有先走这两个字呢!

    她抬头看向白洛庭,“那你呢?”

    “我不会有事的。”

    突然,叶彦杰在那边吵了起来。

    裴伊月转头看了一眼,“要不要过去看看?”

    叶彦杰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白洛庭甚至怀疑,他这样的谈判方法,到底是怎么做到大言不惭的说能把车要回来的。

    白洛庭拥着裴伊月走近,一群小弟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

    抢了叶彦杰车的人叫丧狗,人人都叫他狗哥。

    这里是他罩着的,这条赛道只玩“赛车”,而赛车之所以叫赛车,是因为他只赌车,只要他赢了,对方的车就要无条件的归他。

    别人是小赌怡情,他赌的却是命。

    跟一个不要命的人赌,试问这世上有几个人能赌的过他?

    不过蒙小妖有句话说对了,他倒是识货,裴伊月的车他像宝贝似的靠在身边,看样子没打算让它上战场。

    “哟,这不是白二爷吗!”

    丧狗就跟电视里的地痞流氓没什么两样,看到白洛庭,瞬时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白洛庭扬了扬棱角分明的下巴,冷沉的声音比这夜里的寒风更甚。

    “丧狗,整个北城都知道这辆车是我弄来哄我媳妇开心的,你却还敢动它,胆子不小?”

    丧狗拍着大腿笑了几声,一只脚蓦地踩上了车头的引擎盖。

    裴伊月眉心一蹙,深眸立刻化作一只锋利的冷箭,射向那仰头大笑的人。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丧狗放下脚,探头看了看她。

    裴伊月衣领遮着脸,目光深幽晦暗。

    丧狗呲着牙笑了笑说:“这就是裴大小姐吧,别总是遮着脸,倒是给兄弟们看看啊!”

    “草,回家看你妈去。”

    叶彦杰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朝着丧狗踹了过去。

    咣当一声,丧狗整个人撞上车门。

    裴伊月眼一闭,心疼道:“我的车……叶彦杰是不是傻?”

    白洛庭赞同的点了下头,“有点。喂,阿杰,你看着点,别弄伤我媳妇的车。”

    “我尽量。”叶彦杰应道。

    见自家老大被踹了,丧狗手下的一群小弟顿恼,扬手就要上前。

    丧狗捂着肚子直起身,伸手拦了那群小弟。

    目测,叶彦杰的人大概是他们的两倍,而且叶家人各个训练有素,动起手来他们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丧狗不傻,亏本的买卖他不会做。

    他再次撩起嘴角,笑着说:“杰少这是玩不起吗?输了车,砸了我的场子,现在居然还敢带人来捣乱,你们叶家再牛逼也要遵守道上规矩,不然的话,今儿就算是你爷爷来了,在我这也不好使!”

    这件事叶彦杰的确理亏,他要是知道丧狗会不要命的赛车,他打死也不会跟他比。

    可是这车毕竟不是他的,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车拿回来。

    “你说吧,你要怎么才肯把车还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