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10 到老公怀里来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10 到老公怀里来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总,您来了!”

    自从上次在天台,裴伊月受伤之后,她就再也没来过公司。

    秦落很担心,但又不知道怎么才能见到她。

    老董事长之前来过一次,她本来都打算豁出去问了,谁知老董事长突然看了她一眼,一个眼神就把她所有的胆量都吓回去了。

    隔着眼镜片,裴伊月似乎都能看见她眼睛里激动出泪了,她笑了一下。

    “找我有事?”

    秦落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了点头。

    “进来说吧。”

    走进办公室,秦落怯懦的跟在她身后,担心的问:“裴总,您的伤没事吧?”

    “没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裴伊月走到办公桌前,转身靠着桌子,嘴角微扬,柔和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只毫无攻击力的兔子。

    秦落低着头,“裴总,谢谢你上次救了我,要不是因为我,您也不会受伤。”

    裴伊月看着她,没说话。

    许久,秦落听不到回应,忍不住抬起头。

    裴伊月淡淡弯起嘴角,漆黑的眸中带着一种信任。

    “上次的事我也要谢谢你,我没看错人,你很勇敢,只不过,我提拔的秘书不可以只是勇敢,还要自信。你也知道我接手这个位子之前对公司一点概念都没有,假如我们要去签一份合约,你低着头,我什么都不懂,人家凭什么搭理咱们?”

    秦落纠结的抠着指尖,有些听不懂她是什么意思。

    “裴总也觉得我不适合是吗?”

    出乎她的意料,裴伊月的回答却是相反。

    “不,你很适合,但还需要更适合。”

    闻言,秦落抬起头。

    裴伊月两手在身前轻环,“这就对了,不要总摆出一副做错事的表情,这几天外面的那些人都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是秘书长,不需要再受她们的调遣,拿出点自信来,你是我提拔的,你在她们面前代表的就是我,你露怯就等于折我面子。”

    秦落推了推挂在脸上的眼镜,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试探的问:“裴总的意思是说,还要我坐这个位子吗?”

    “不然呢,我救了你一命,不要你以身相许,你总要用工作偿还吧。”

    秦落被她逗笑,随后又感动的吸了下鼻子,“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工作的,谢谢裴总。”

    看着她兴冲冲的跑出去,裴伊月失笑摇头。

    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电话是白洛庭打来的,裴伊月踌躇了一下才,接起。

    “人在哪?”

    “公司。”

    “去公司干嘛,手好了?”

    几天没见,白洛庭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的悠闲自在。

    不过也对,他本来就是大闲人。

    “差不多好了。对了,你能不能帮我找到叶彦杰,他开走我的车,到现在都没还我。”

    闻言,白洛庭低声喃骂了几句,“说了不让你借吧,这小子从来都是只借不还。”

    不还?

    裴伊月大骇。

    “我可没说给他。”

    见她急了,白洛庭笑了笑,“放心好了,就算你给他,他也不敢要,你在公司等我,我带你去要车。”

    ……

    之前裴伊月只是临时老总,现在晋升为代理老总,虽然公司的每个人都在各大新闻报道上见过她无数次,但还是想要亲眼见见这位传言中的“北城之秀”。

    裴伊月站在大堂,拢了拢身上黑色毛呢外套,她还是觉得有些冷。

    冬天,实在是一个她不喜欢的季节。

    大堂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多到可以称之为聚集,没人说话,但脚步声还是沙沙作响。

    她回头,那些人顿时一哄而散。

    黑色的保时捷停在门前,裴伊月一眼就认出那是白洛庭的车。

    她从旋转门走出,白洛庭也从车里走了出来。

    大堂内,佯装散去的人再次聚集,哄闹声顿时乱成一片……

    透过玻璃门往里面看了一眼,白洛庭笑了笑,凑近裴伊月,“你猜他们在说我们什么?”

    闻言,裴伊月回头。

    瞬时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这一幕看的白洛庭忍不住感叹。

    “呵,不愧是裴总,威慑力惊人啊!”

    裴伊月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很冷。”

    白洛庭手臂一张,端着一张欠扁的笑脸,“到老公怀里来。”

    “……”

    漆黑的眸带着一种鄙夷。

    她冷漠的移开视线,绕过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了。

    白洛庭早就习惯了她的淡淡然,现在被她这么对待,他也不觉得尴尬。

    放下摊开的两只手,转身对着关严的车窗笑了笑。

    坐进驾驶室,白洛庭看了她一眼,“你该不会因为叶彦杰那家伙不还你车,你就怪我吧?”

    “没有,我只是冷。”

    看了一眼她抱在腋下的手,白洛庭伸手抓了一把,果然很冰。

    他把车里的空调开到最大,拉过她的手搓了搓。

    “现在好点了吗?”

    裴伊月看着他细心的动作,突然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多了一种不该存在的东西。

    她蓦地抽出手,“好多了,走吧。”

    车开了一段路,白洛庭看了她一眼,车里已经很暖和了,但她却还是一副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姿势。

    “你一直这么怕冷吗?”

    “嗯。”

    “从小就怕吗?”

    裴伊月顿了顿,“不是。”

    听她的语气,好像又是一件有口难言的事。

    他之前查过她,并没听说她很怕冷。

    “明天在家等我,我约了拍结婚照。”

    “嗯。”

    唦的一声,白洛庭脚下的刹车一踩,倏然停在了路中间。

    这条路的周边都是一些纵横交错的小路,来往的车辆颇多,裴伊月身子反射性的一弹,坐稳后诧异的看向他。

    “你干嘛?”

    白洛庭凝着脸看着车外,拧着眉心一脸愕然。

    “是阿杰?”

    裴伊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眼皮跟着一抖……

    不知道叶彦杰从哪招了一大群不要命的,一个个举着长刀满街的追着他砍。

    “妈的,他又干了什么傻逼事?”

    白洛庭喃骂一声,转身就要下车。

    动作一顿,他倏然踩下油门,把车停到了路边。

    他对着裴伊月叮嘱道:“在车里等我,不要下车。”

    “喂……”

    裴伊月想要叫住他,可是车门已经关上了。

    裴伊月头疼的扶额。

    看着那铮亮的刀,她真的怕他们两个会被活活砍死。

    街头被闹的混乱一片,白洛庭追上叶彦杰,大骂一声,“你个傻逼,你特么又干什么了?”

    看到是白洛庭,叶彦杰呲牙笑了笑,“嘿,老白,你咋在这?”

    “我在你大爷,你也还笑得出来?”

    说着,白洛庭身形一转,抬脚朝着追上来的一个人踹了过去。

    那人朝后一撞,压倒了一大片。

    叶彦杰捡起地上的一根铁棍,猛地朝一甩……

    平时看他没个正形,谁想到,这一棍子却是直接爆头,丝毫不留一点生机。

    “他妈的,这帮家伙居然敢扣老子的车,老子去踢馆,这些家伙就特么追出来砍老子,欺负我没带人是吧,你们给我等着。”

    白色的毛衣外套上沾染了零星的血迹,白洛庭磨了磨牙,“你特么踢馆不带人,脑子落家了?”

    蓦地,白洛庭动作一顿,看向叶彦杰,“他们扣的谁的车?”

    “你媳妇的,不然我用得着去抢吗?”

    “……”

    铮亮的长刀从白洛庭的头顶劈下,白洛庭头一转,眸中的厉色吓的那人动作一顿。

    下一秒,轰的一声,黑色的保时捷撞翻围栏开了进来,直接朝着那群人碾压。

    “上车。”裴伊月高喝一声。

    叶彦杰丢掉手里的棍子赶紧往车里爬。

    白洛庭单手撑着车头一跃,绕到车的另一边,脱掉身上的外套,直接仍在了路边。

    见他们上了车,那群人再次上前。

    裴伊月油门踩紧,方向盘猛地一转,车轮摩擦地面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紧接着轰的一声开了出去。

    ------题外话------

    猪彦杰…哎!

    小月月的宝贝车呀…咋办……

    今天有二更,下午两点。

    《惹火娇妻:痞夫宠不停》一顾欢颜。

    他说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总有一件事我会做到你心底,例如,爱。

    他说穆晚乐是他清晨想到的第一个人和夜晚一直想到入眠的人。

    她说,自第一眼见到他,心不受控制一跳时,她就知道,栽定了!

    本文走欢脱暖宠风,双处一对一,放心入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