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9 好像反过来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9 好像反过来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白洛言请市长徐文昌吃了顿饭,对徐文昌来说这可是天大的面子。

    白洛言一向光明磊落,吃饭,但却跟贿赂无关。

    他只是稍微提点了几句北城的风气。

    徐文昌能在市长这个位子上坐这么多年,说明他不是一个草包,白洛言提醒三两句之后,他自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事后,徐文昌二话不说调遣了税务局局长,搁置了他的工作,并且让人调查他这短时间做过的事,另外裴氏方面,他也让人重新彻查。

    没用等到审判日期,法庭自动撤销了对裴森明的控诉。

    这件事折腾了这么久,突然结束了,裴伊月有些反应不过来。

    后来听裴俊海说起她才知道,原来是市长出了面。

    可是仔细想想,市长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出面,若不是有人从中做了什么,谁会想到堂堂税务局局长会做出这种事?

    想来想去,裴伊月能想到的人也只有白洛庭。

    裴伊月接任裴氏总裁这件事很快传遍了北城,林谷云得知这件事,心里一百万个不敢相信。

    古宸冷漠的起身,上楼。

    林谷云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看向身旁一言不发的古博远,懊悔道:“怎么会这样,那裴家难道是耍我们不成,不行,明明是先跟我古家有的婚约,现在居然把公司交给了裴伊月,这不是在打我们的脸吗!”

    古亦坐在一旁打着手游,听着林谷云的话,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妈你这话说的可真逗,当初跟哥有婚约的人明明就是裴伊月,可你却非要哥娶裴心语,现在裴伊月继承了她们家的公司,你又说人家裴家耍咱们,这好话坏话的可都让你给说了。”

    林谷云正在气头,见他还在不急不慌的玩手机,蓦地一把抢了过来。

    古亦一怔,急道:“妈你干什么呀,快点给我,就要死了。”

    林谷云把手机往一旁的沙发上一丢,恼道:“死什么死,你都多大的人了,一天什么事都不干就知道玩游戏,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说风凉话。”

    “妈你能不能别总把火气撒我身上来,又不是我让裴伊月去当裴氏总裁的,再说了,这些事哪件不是你做的主?当初哥不想跟裴心语订婚,你就一直逼他,现在好了,这俩人眼看着就结婚了,你还打算怎么着,让我哥悔婚吗?”

    “悔婚就悔婚,是他裴家做事不地道,怪不得我们。”

    林谷云随口的话,却让古亦突然有些鄙视他们这个家。

    他站起身,冷笑。

    “妈到底把裴心语当什么?需要的时候紧紧的拽着,没用了又要一脚踢开,她是个人,您有没有想过,如果她知道自己一直再被我们古家利用,会是什么心情?”

    他们两个嚷嚷的古博远头疼,他紧了紧眉心,“好了,古亦,你少说两句,有你这么跟你妈说话的吗?”

    “是,没我这么说话的,你们自私是你们的事,我就不应该在家待着!”古亦甩手就走。

    ——

    休息了几天,裴伊月手上的吊带已经拆了。

    虽然活动还不是特别灵敏,但好在不被束缚着,舒服了许多。

    “大小姐您要出门啊?”周嫂问。

    “嗯,我去趟公司。”

    刚一开门,裴伊月一怔。

    古亦站在门前,举起的手应该是准备敲门用的,可是现在门开了,看起来就有点像是要打人。

    古亦看了看裴伊月,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一缩,呵呵的笑了几声。

    “小月姐,你在家啊?”

    古亦跟裴心语同岁,两人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一直到大学毕业。

    正所谓不拌嘴的朋友不是好朋友,这俩人好起来比谁都好,要是吵起来也是谁都拉不住。

    裴伊月跟他不是很熟,淡淡的点了下头,连敷衍的声音都没有直接走了出去。

    古亦回头看着她高傲的背影,有些出神。

    突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他吓了一跳。

    回头,看到是裴心语,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吓死我了”

    裴心语学着他的样子探出头,“看什么呢?”

    古亦一把按住她的脑袋把她推了回去,“没看什么,快把你的笨脑袋缩回去,免得冻傻了。”

    “找死啊你!”

    啪的一声,裴心语挥开他的手。

    古亦熟门熟路的走进,看着周嫂不客气的说:“周嫂,我午饭还没吃,记得带我啊!”

    周嫂笑了笑,“好,古少爷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看着他兀自走进,裴心语跟过去推了他一把,“你当这是你家啊?吃什么吃?要吃饭先把饭钱拿来。”

    “啧啧啧,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气了?”

    古亦斜眼看着她,“你缺钱啊?缺钱跟哥说,哥大方着呢!”

    “不要脸。”裴心语瞪他。

    “大小姐怎么又回来了?”

    两人吵闹声一顿,看向又走回来的裴伊月。

    “周嫂,帮我叫辆车。”

    裴伊月的车借给叶彦杰了,这家伙都开走好几天了也没给她送回来,她原本是想走出去在叫车,可是外面实在太冷了。

    “你开我的车吧。”裴心语突然开口。

    古亦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裴心语手一挥,啪的一声把他的手挥开,“你有病啊?”

    古亦想说,他怀疑是她病了,她居然要借车给她姐?

    周嫂听了裴心语的话也有些意外,但是看着这姐妹俩又和好的迹象,她还是很开心的。

    正准备应和一句,却听裴伊月冷冷的说:“给我叫车。”

    冷漠的表情就好像没听到裴心语的话。

    周嫂愣了一下,看了裴心语一眼。

    “哦,好。”

    裴心语站在原地,说不上尴尬,但还是有些不自在。

    看着裴伊月再次离开,古亦奇怪的问:“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现在好像反过来了?”

    反过来了?

    她以前也是这样对她爱理不理的吗?

    裴心语低下头,有些消沉。

    “可能是我以前太过分了吧。”

    蓦地,古亦后退一步,躲瘟疫似的。

    裴心语皱眉瞪了他一眼,“你干嘛?”

    古亦瞪着眼,怀疑的看着她,“你,是裴心语吗?该不是鬼附身了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