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8 幼年时的他们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8 幼年时的他们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十六年前的某个夏天,那年白洛庭十二岁。

    向来对任何事都冷漠的他,却无端的对站在街头的一个小孩起了怜悯之心。

    当一个十二岁的男孩,一脸严谨的牵着一个步履蹒跚,穿着粉红色蓬蓬裙的小女孩走进军区大院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眼中仿佛都透着一种不可思议。

    女孩的手小小的、软软的,短小的指节只能握住他的一根手指。

    她手里的棒棒糖几乎已经没有了,可却仍是在嘴里含着,乌黑的眼四处打量,警惕又好奇。

    “这孩子是哪来的?”

    白晋鹏诧异的看着那个粉扑扑的小女孩,又看了看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白洛庭。

    “捡的。”

    白晋鹏愣了一瞬,突然笑了起来。

    他朝着小女孩招了招手,“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咬着已经吃完的棒棒糖,抬头看了一眼白洛庭,小手不由的紧了一下。

    她没说话。

    一整天,小女孩始终霸占着他的手指,一直都没有松开过。

    她不理任何人,却寸步不离的跟着带她走进大院的少年。

    白洛庭坐在客厅的红木椅上温书,身旁瘫着一坨小小的人影。

    她不吵也不闹,安静的就像一个娃娃。

    看着身侧的小人儿,青涩的少年淡淡弯起嘴角,拇指轻抚了一下那肉呼呼的小手。

    女孩扬起肉呼呼的小脸,笑了。

    当天晚上,白晋鹏叫人找到了小女孩的家,白洛庭亲自把她送了回去。

    在返回大院的路上,他突然有种莫名的失落。

    就好像白天还是属于他的东西,晚上却突然被人拿走了一样,那种拥有之后的空虚,让他再也提不起嘴角的弧度。

    第二天,他居然又在同样的地方见到了那小小的一团。

    她换了一身干净的小裙子,怀里抱着一个背包,静静的蹲在路边。

    火热的太阳照的她小脸通红,但是她却一动不动。

    小女孩看到他的那一瞬,突然站起,扬起嘴角,挥舞着小手。

    艳阳下,她那甜糯笑容令人异常沁心。

    跟昨天一样的场景再次出现在大院,白洛庭又把“捡来”的孩子带了回来……

    “哥哥,给你。”

    甜糯的一声仿佛能甜进心坎里,白洛庭接过她手里的小包。

    “给我?”他诧异的看着那娇嫩的小人儿。

    “嗯。”小伊月歪着脑袋,眼角弯成月牙,她使劲点了下头,一头柔软的发丝跟着颠簸了一下。

    打开背包,里面装了几根棒棒糖,另外还有一辆白色的模型车。

    “嫁妆。”稚嫩的一声高亢有力。

    白晋鹏正带着几个手下在开会,一听这话,一屋子身穿军装的人全都愣住了……

    就这样,小伊月在送了嫁妆之后,每天都会在同一个地方等白洛庭经过。

    白洛庭会把她“捡”回大院,时间久了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然而有一天,他放学晚了,回来的路上没有见到每天都能看见的小人儿。

    回到家,却意外的听到小家伙咯咯咯的笑声。

    他急忙走进,看到的却是白洛言抱着她,逗的她笑的好大声。

    从那天开始,小伊月来这的目的不在再完全是为了他,因为不管他在不在,她都会出现在这。

    白洛言很喜欢她,虽然小伊月没有送他“嫁妆”,但是当白洛庭和白洛言都在的情况下,她却毫不犹豫去找白洛言。

    看着不在跟他亲密的小家伙,白洛庭突然有些烦,以至于之后放学很少在客厅待着。

    白洛言教小伊月玩西洋棋,她格外的喜欢里面的王,她说王是她,而她却悄悄从棋盘里拿走了一匹马。

    白洛庭放学回来,经过客厅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上楼。

    推开门,就见到那个矮小的身影正踮着脚,伸手在他桌子上,像是要拿什么。

    看向桌上的她带来的“嫁妆”,白洛庭眉一拧,突然恼道:“谁让你进来的?”

    小伊月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手,怯怯的站在桌边。

    白洛庭走进,拿起桌上摆着的汽车模型,“你想要把这个拿走是吗?”

    不等小伊月说话,白洛庭蓦地把模型往地上一摔,“给你,拿着它从我房间滚出去。”

    看着地上摔坏的模型,小伊月蹲下捡起。

    抬头,撅着小嘴湿了眼眶,“哥哥……”

    “滚出去!”

    又是一声厉喝,小伊月吓的一抖,豆大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就往下掉。

    眼眶被泪水浸湿,她噘起小嘴,突然吼道:“我不要你了。”

    说完,转身就跑。

    白洛言听到吵闹声跑过来。

    “怎么了?”

    “不用你管,你去管她吧!”白洛庭怒喝。

    白洛言回头看了一眼正往楼下走的小人儿,“怎么回事,她不就是来给你送一颗西洋棋,为什么吵架?”

    白洛庭一怔。

    送旗?

    她不是来拿她的“嫁妆”吗?

    “她说她是西洋棋里的王,却偷了我一匹马,说要给你。”

    白洛庭愣了半晌,蓦地追了出去。

    院子里两个人正在烧一些作废的军用文件,白洛庭刚跑出来,就见气愤的小伊月手一扬,手里的汽车模型和那颗西洋棋全都丢进了火堆里。

    白洛庭跑来,不顾烧的盛旺的火,伸手就把两样东西掏了出来,一只手整个被灼伤。

    拉住那要走的小家伙,没等白洛庭说什么,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到跟出来的白洛言,小伊月推开白洛庭的手,朝着他就跑了过去。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白洛言抱起哭到哽咽的人,看了白洛庭一眼,“我先送她回家。”

    裴伊月哭着离开,而这次,却是白洛庭最后一次见到她……

    这十几年来他一直在想,如果再见面,她会不会还因为当年的事而生他的气。

    也正是因为这个想法,她回到裴家一年,他始终没有主动跟她碰面,甚至当他们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的时候,他也只是远远的注视着她,从未走近。

    可是没想到,她忘了。

    是她当时太小,还是她不想再记得自己的承诺。

    她的“嫁妆”他始终都留着,包括那颗西洋棋。

    她是王。

    她希望他是她的骑士。

    当年他没有理解她的想法,希望现在不会太晚。

    ------题外话------

    过度一段小月和二少的过去,希望大家喜欢小时候的他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