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7 还是想对她好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7 还是想对她好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接到裴宗的电话,白洛庭把裴伊月送到老宅。

    他没有下车,看着裴伊月,“我在车里等你。”

    裴伊月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从车里走了出去。

    白洛庭掏出一根烟点燃,车窗摇下一道小缝,袅袅烟雾从车窗飘了出去。

    烟刚抽了几口,就见管家张海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弯着身子敲了敲车窗。

    白洛庭将车窗摇到底,看着他。

    “白二少,老爷请您也进去。”

    白洛庭眉梢轻轻一挑,似乎有些意外。

    他没问原因,熄了烟蒂,从车里走了出去。

    屋里,裴伊月坐在客厅,看着进门的方向。

    看到白洛庭进来,她才敛回视线。

    “来都来了,怎么不进来?”

    裴宗看到白洛庭,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淡淡的口气也没有太过疾言厉色。

    白洛庭走过来看了裴伊月一眼,“裴爷爷要跟小月谈家事,我怕我在这会不方便。”

    “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没什么不方便的,坐吧!”

    裴宗扬了扬下巴,指的是裴伊月身边的位子。

    “张德祥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公司我今天也去过了,没想到你才去了几天,这件事就这样水落石出了,看来我当初的决定是错的,应该早点让你进公司才对。”

    裴伊月抬头看向裴宗,面对这个时常不苟言笑的爷爷,她早就习惯了控制自己的语气和态度。

    “爷爷,我进公司为的是给我爸洗清嫌疑,现在这件事解决了,税务方面你的事我正在着手,等这两件事全都处理好之后,我会离开公司的。”

    裴伊月的话并没有让裴宗觉得意外,他轻轻叹了口气。

    “月丫头,当初你跟我说要接手公司的时候我说过,公司一旦接手就是你的责任,你爸现在还在医院,什么时候出院还不一定,我跟你二叔商量过,你爸回来之前,这个位子还是由你坐。”

    裴伊月微微蹙了下眉,有些意外,“爷爷,我并不打算接手公司,以我的经验和实力,即便是个小职员都未必能胜任,更何况是总裁这个位子。”

    裴宗难得没在裴伊月反驳之后横眉怒目,“没经验就累计经验,没信心就建立信心,有谁是生下来就会这些事的?你是我们裴家的孩子,这些都是你应该要去学的,在你们这群孩子当中我也就从你身上能看到一点希望,你要是不接手这个位子,你觉得谁还行?”

    看裴宗这架势,这担子是非要丢给她不可了。

    白洛庭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见她垂着头一脸为难,他忍不住开口,“裴爷爷,一个月后我跟小月就要举行婚礼了,时间仓促,我们需要准备的还有很多,而且结婚以后我也不想让她辛苦。”

    这么明显的帮腔裴宗还是听得出来的。

    他看向白洛庭,“白家小子,你应该知道我们裴家本就是商家,你既然要娶我们家的丫头,就要做好她会继任的准备,眼下她不过是代理总裁,若是往后成了真的总裁,难道你还想让她抛下自己家的家业不顾吗?至于你们婚期将近,我也知道你们有很多事需要准备,公司还有你二叔,他会帮忙看着的。”

    裴宗能让公司稳立北城这么多年,不只是凭着一脸的冷冽,他说出的话,做出的决定,一般很少有人可以反驳。

    眼下让裴伊月接任总裁这件事基本上已经定下了,以前他总觉得他们裴家欠了这个孩子的,现在也到了该偿还的时候。

    裴家的孩子就是裴家的孩子,不管丢了多少年,身体里流的还是裴家的血液。

    裴伊月为了救裴森明来求他那天他才发现,她的隐忍,她的顽固,都像极了当年的他。

    人家都说隔辈亲,可是他这个隔辈孙女,他却没有好好待过。

    裴宗突然想到什么,又说:“对了,今天我见过那个被你提拔的孩子,除了老实,我倒是一点都没看出她有什么好,公司的人因为这件事都有很大的意见,我希望你在考虑一下。”

    说到秦落,裴伊月再次抬起头,“爷爷,秦落是老实,但是在竞争下难免她不会变成一个喜欢明争暗斗的人,假如让她为了这个位子而变成像廖杰那样狡猾甚至狡诈的人,我宁愿现在就给她这个位子,让她不用接受这些打磨,永远都以现在的心态来对待工作。”

    之前白洛庭问过她,为什么要提拔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菜鸟,当时她没有回答。

    她说的没错,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每个人都为了让自己活的更好而不断的改变,唯独只有那些从一出生就高高在上的人,从生到死都保持着同样一种对人生的态度。

    裴宗点了点头,“好吧,既然是你自己提拔的人,那你就更有责任去带她,这几天你先好好养伤,公司那边有你二叔,不过……”

    裴宗顿了一下,看了白洛庭一眼,“不过你们毕竟还没结婚,有些事还是要注意一点,听说这两天你都没回家。”

    这话一出,裴伊月愣了一下。

    “爷爷,您误会了,我……”

    “好了,你也不用解释什么,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记者媒体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要是这时候被他们抓到什么把柄,你一个女孩子面子怕是搁不住。”

    裴伊月再想说什么,白洛庭突然按住她的手,他看着裴宗笑了笑说:“爷爷放心好了,我们会注意的。”

    裴伊月眼角微抽。

    注意个屁啊?

    ……

    回到酒店,看到站在门前的白洛言,白洛庭微微怔了一下脚步。

    “大哥怎么来了?”

    “来看小月。”白洛言毫不掩饰。

    白洛庭走过去开门,“丫头回家了。”

    刚刚被裴宗提醒了,裴伊月说什么都不肯再跟他回来。

    现在的老头,还真是会坏事。

    “她伤的严重吗?”

    白洛庭闻言笑了一下。

    “我以为大哥会问我为什么会让她受伤。”

    开门走进,房间里还跟出门的时候样,沙发前的茶几上电脑还是开着的,满桌的资料整整齐齐的摆着。

    白洛言脚步微缓,跟着走近,“这个世上最见不得她受伤的人是你,这事你也不想。”

    “那大哥呢?”

    白洛庭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以往随性的笑意,语气淡到听不出情绪。

    “我怎么?”白洛言反问。

    白洛庭抬头看向他。

    白洛言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同样,白洛庭也不想由他说出某些事。

    “大哥听说她受伤,不是特意跑来了吗?”

    白洛言停下的脚步没有再上前,笔直的身形矗在原地。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相互对视。

    表面上看来白洛言处于气势的上风,可实际上却是他先挪开视线,就像是战场上率先投降的那个。

    “我只是不放心。”

    无形中,白洛庭似乎勾了下嘴角。

    王者般的视线敛回,紧迫的气氛瞬间消散在两人之间。

    “大哥放心好了,她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嗯。”白洛言轻应了一声,看向桌面,“这些都是裴氏资料?”

    看到这些资料,白洛庭就有些头疼,他伸了个懒腰,“是啊,算了几天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按时核对出来。”

    曾几何时,白洛庭做事一直是这般循规蹈矩,可是现在,似乎很难得才能见到他这么认真的一面。

    白洛言似乎有些怀念过去的他。

    “你就不怕是白做?”

    白洛庭轻声一笑,“不怕,我已经找过何朝康,他亲口承认他是故意陷害裴森明。”

    “故意?”白洛言拧眉,“为什么?”

    “因为我。”

    白洛庭没有多说。

    白洛言也没有多问,他只是蹙了蹙眉,似乎有些无奈。

    “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我,我来处理。”

    闻言,白洛庭抱着胳膊往身后的沙发上一靠,“那敢情好,你要是早说你有办法,我就用不着熬这么多天了,我可是两都没好好睡上一觉了。”

    “你这两天都没睡?”白洛言有些意外,语调不由的提高。

    “大哥是失望还是惋惜,你该不是因为听了阿杰的话,特意过来的吧?”

    从始至终,白洛言的脸上都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此刻,明显的尴尬却在他脸上腾升。

    他转身,“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目送白洛言离开,白洛庭弯起的嘴角慢慢淡了下去。

    这么多年,他还是想要对她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