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6 你媳妇儿阴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6 你媳妇儿阴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叶彦杰你个傻逼,没事跪我媳妇儿干什么?”

    叶彦杰没有防备,一脚下来,整个人以狗吃屎的姿势扑倒。

    他扑腾的爬起来,回头愕然的看着白洛庭。

    “谁特么跪你媳妇了,老子,老子只不过是没站稳摔了一跤。”

    白洛庭一脸嫌弃,“你特么没站稳还能摔缝里?”

    叶彦杰从地上爬起,躲到裴伊月的另一边。

    有点心虚

    裴伊月有点想笑,但忍住了。

    她瞥了叶彦杰一眼说:“他惦记那辆车,我都说了那是你给我的聘礼,可是他非要。”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可是仔细一琢磨……

    忽的,一只拖鞋朝着叶彦杰飞了过去……

    白洛庭瞪着他骂道:“就特么知道你垂涎爷的美色很久了,我说你怎么不正儿八经的找个女朋友,原来在这蹲山头呢!”

    叶彦杰整个人一懵,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他们俩。

    “好啊你们俩,过河拆桥是不是,白老二,你就这点能耐是吧,你媳妇儿阴我,你居然还帮她。”

    白洛庭不屑轻哼,“你也说她是我媳妇儿了,不帮她我还帮你?往后我是跟你过还是跟她过?”

    一通打击下来,叶彦杰捂着心头,抽搭了几声。

    “负心汉!”

    裴伊月眉梢一扬。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回头看了看叶彦杰,又看了看白洛庭,嘴角微微抽搐。

    “没看出来,你们居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看着那噘着嘴委屈的跟个小媳妇似的人,裴伊月摇了摇头。

    掏出口袋里的车钥匙朝他一丢。

    “小心点,磕了碰了原价赔偿。”

    这两天她在酒店玩蜗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外面的那点事,也多亏了有叶彦杰。

    感谢的话裴伊月不会说,反正她的手现在也开不了车,借他也没什么大不了。

    叶彦杰一把接过车钥匙,双手捧着,像得了慈禧太后赐的宝贝似的。

    激动的泪光在眼里闪闪泛起,他看向裴伊月,感动道:“还是小嫂子人好,不像那个负心汉,小嫂子,他人这么无情,我劝你结婚的事还是再考虑考……啊!”

    另一只拖鞋……

    刚才那只只是吓唬他一下,然而这只却是直接呼在了他的脸上。

    白洛庭磨牙霍霍,眼底渗冰,“滚!”

    叶彦杰捂着被打中的半边脸,呲了呲牙,“白洛庭你特么的……算了,老子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小嫂子的面子上,我忍你!”

    说着,叶彦杰身子一侧,不再搭理他。

    他看向裴伊月说:“你受伤的事听说已经被传开了,你们家老爷子听说了你的事,去公司主持大局了。”

    “说完了吗,说完你可以滚了。”

    白洛庭始终瞪着他。

    叶彦杰斜眼呲了呲牙,“用不着你说,小爷我这就走。”

    说完,他还嘚瑟的甩了甩手里的车钥匙,故意气他。

    “看见了没,甭管这车是谁送的,只要你媳妇心情好,她说借就借。”

    白洛庭气的眼角直抽,“媳妇,要回来,不借他。”

    谁是你媳妇?

    裴伊月懒得搭理他。

    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

    ——

    黑白相间的“蝙蝠”开进大院,白晋鹏还以为是裴伊月来了,赶紧迎出门。

    然而,当他看到从车里走出来的人时,一脸极致的笑容瞬间坍塌。

    “小兔崽子,这车怎么跑你手里了?”

    老爷子横着眼,仿佛还带着一点厌烦。

    叶彦杰指尖套着车钥匙一圈一圈的转着,得意的扬着脸,笑呵呵的说:“小嫂子最近手脚不方便,这车先借我开了。”

    “小月真的受伤了?”

    声音从后面传来,叶彦杰转过身,就见白洛言一身军装走了过来。

    严谨的脸上不含笑意,紧蹙的眉令他那张向来沉稳的脸更显低沉。

    “她伤的严重吗?”

    叶彦杰也没多想,随口说:“不算太严重,能吃能喝,还能挤兑我呢,就是手有点不利索,都这样了。”叶彦杰做了一个吊着胳膊的姿势。

    白洛言再次蹙了下眉,奇怪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去裴家了?”

    “我去裴家干什么呀,我刚从酒店过来的,他们两个同居了!”

    白晋鹏:“……”

    白洛言:“……”

    看着叶彦杰大摇大摆的进屋,老爷子愣了一会。

    突然,他一乐,转身,兴冲冲的跟找叶彦杰屁股后。

    “你说真的?他们两个真的同居了?那臭小子行啊,有两下子。”

    不经大脑的话叶彦杰向来说的得心应手,况且事实他们两个的确两天没出来过。

    两天两夜都在一起,不是同居那还能是什么?

    白洛言面色淡淡,看上去有些苍白。

    他随后走进问:“小月在裴氏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太清楚,听老白说,她好像被那个姓张的老家伙从裴氏顶楼推了下去,拉扯的时候不小心伤的。”

    闻言,白洛言浓眉狠狠一拧。

    “裴氏大楼的楼顶?那个六十几层的大楼?”

    一听这话,老爷子也惊了,“白洛庭那个小王八羔子不是屁颠屁颠的跟在丫头身后吗,怎么还能出这样的事?平时你们一个两个咋咋呼呼多能耐似的,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叶彦杰一脸懵逼的看着老爷子,他不过是想来显摆显摆车,怎么就挨怼了呢?

    酒店,白洛庭接到老爷子的电话,被狠狠的骂了一顿。

    解释了将近半个小时,白洛庭头都大了。

    裴伊月从卧室出来,就见白洛庭扶着头,无奈的说:“爷爷,您能不能别听叶彦杰胡说八道,什么同居,他脑子勾芡了吧?下次再让我见到他看我不撕烂他的嘴。”

    裴伊月站在门口,嘴角横抽几下,转身又走了回去。

    若是问她这辈子见过嘴最贱的人是谁,不用说,一定是叶彦杰!

    打开关了两天的手机,嗡嗡两声,蒙小妖的名字赫然显示在上面。

    裴伊月无语的笑了一下,接起。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开机?”

    “拜托,我是谁啊,我可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你关机从来没有超过两天的时候好吗?”

    她关机从来没有超过两天吗?

    这她倒不知道。

    “诶我说,你这两天一直住在白洛庭那,你们两个该不会……”话说一半,蒙小妖阴森森的笑了笑。

    “少胡说八道。”裴伊月喝道。

    她虽然嘴硬,但还是有点心虚。

    毕竟那天晚上,她的确是做了一些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蒙小妖顿了一瞬,突然加大嗓门吼道:“好啊你,现在只有狡辩,连解释都没有了,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

    裴伊月不自在的拧起眉,“蒙小妖,你要是再说废话我就挂电话了。”

    “没良心的。”蒙小妖嘟囔了一声。

    “我找你是想跟你说买凶杀你那件事,我到现在都没有查到他是谁,所以我就顺手查了一下你身边的人,结果我发现,就在前段时间,你妹妹的账户里突然少了两百万,你觉得,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蒙小妖的话是一个问句,显然她不愿意亲自下这个结论。

    裴伊月平静无波的脸上,隐隐的透着一种冷漠,像是瞬间结成的寒冰,仿佛看上一眼,就能连带着目光一起冻结。

    “妞,你没事吧?”

    听她不说话,蒙小妖有些不安。

    “没事。”

    裴伊月低沉的话音一出,蒙小妖心头都凉了半截。

    她太了解她了。

    能让她发出这样的语调,要么就是伤心,要么就是想杀人。

    可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对她来说都不会太好受。

    “那,你打算怎么办?”

    漆黑的眼微眯,看向窗外,眺望的目光幽深清冷,“没什么怎么办的,想杀我就让她试试。”

    ------题外话------

    小月:我这一生,最不怕的就是死。

    二少:谁敢动她,试试!

    叶彦杰:biu~开着小车车从他们面前逗比的飘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