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3 她骗了所有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3 她骗了所有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天台上发生的事被白洛庭瞒了下来,整个公司除了秦落,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洛庭原本还不明白裴伊月为什么在那么多人中偏偏选中秦落,现在从这两天的清净来看,她的确值得信任。

    裴伊月无声无息的消失两天,没去公司也没回裴家,裴俊海在出事之后来过一次电话,那时白洛庭刚把裴伊月从医院带出来,人还睡着,所以是他接的电话。

    他只跟裴俊海说裴伊月受了一点轻伤,至于那些惊心动魄,他也没说的那么详细。

    第二天,白洛庭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说张德祥已经承认了所有的事,并且他们找到了廖杰。

    张德祥不仗义的把廖杰供了出来。

    廖杰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他却说了一件惊人的事……

    警局

    “是她,就是她,她骗了所有人,她是杀人犯。”

    经医生诊断,廖杰的一条手臂已经废了。

    手肘处磨骨粉碎,肩骨虽然只是错位,但因太过严重,就算接回去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灵敏。

    此刻的他跟裴伊月一样,吊着一只手,但不一样的是,前者一脸狰狞激动,后者却是平静淡漠。

    廖杰被人压坐在椅子上,眼睛却仍是凶神恶煞的瞪着被白洛庭护在身后的人。

    “裴伊月,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承认吧,别再装柔弱了。”

    裴伊月低眉顺目,平淡的目光毫无波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廖杰再次想要站起,却又被身后的警察给按了回去。

    “裴伊月,你不去当演员可惜了,我的手是被你掰断了,你还杀了人,你以为你不承认就可以了吗,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以为你能瞒得住?还是说,你想杀了所有人灭口?”

    廖杰的话虽然无凭无据,但还是让一众人全都把视线落向到了裴伊月的身上。

    白洛庭蹙起眉,转身看着她。

    面对这么多探究的视线,裴伊月低下头,抬起右手轻搭在吊着的左手手臂上。

    “你昨天问我,我的手是怎么受伤的。”

    白洛庭知道她的话是在对他说,他静静的听着。

    “前天晚上廖杰找人绑架了我,他说要替她表妹报仇,用同样的方式……”

    利用白洛庭,是裴伊月现在唯一的出路。

    虽然廖杰的话对她来说不足为惧,但她此刻并不是怕,而是烦。

    她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出手,但是有人可以。

    就比如……

    当裴伊月说出用同样的方式,白洛庭瞬间就明白这种所谓的“方式”指的是什么。

    一群警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白洛庭已经来到廖杰面前,抓起他的另一只手,手臂像盘蛇一样缠住他的,手肘倏然用力,咔擦……

    “啊——”

    “白二少……”

    那些警察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洛庭已经收回了手,冷冷的看了一眼伏在桌面上惨叫的廖杰。

    “抱歉,继续吧!”白洛庭凉凉的说。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但是那些警察却傻了眼。

    看着廖杰疼的说不出来话,裴伊月低垂的眸底闪过一丝狡诈的笑。

    她抬起头,看向走来的白洛庭,“我的手是他用铁管打伤的,你现在算是帮我报仇吗?”

    白洛庭眼眸一缩,再次想要转身。

    掰断廖杰的手是为了惩罚他想对裴伊月做的那些事,但并不包括打伤她的手。

    在场的警察见状一惊,赶紧把他拦下。

    “二少,有什么话好好说,他不值得您动手,裴小姐,您继续说吧。”

    警察劝阻白洛庭的同时却惊恐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这个女人,知道怎么利用人,而且利用的还是他们最没辙的白二爷。

    她,不简单!

    给这些警察一个面子,裴伊月没有继续刺激白洛庭。

    她看了一眼痛苦不堪的廖杰,“他污蔑我,我会起诉他;他绑架我,我也会起诉他;他用一些下流的手段来害裴氏,我会告到他这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

    “裴伊月,你这个暴戾恣睢的女人……”廖杰疼的满头是汗,咬着牙根,不死心的喃哝。

    淡漠的眼望过去,裴伊月毫无表情的脸看上去有些无辜,“你说了这么多,为什么不把那天绑架我的人叫来为你证明?你是怕他们说出事实,还是怕他们说出事实之后你会死得更惨?”

    “你……”

    廖杰颤抖着坐直了身子,“好,既然你想要证明,我成全你!”

    看着一脸淡定的裴伊月,白洛庭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

    有那么一刻,他竟然相信了廖杰的话。

    他走向裴伊月,轻握住她的手,用仅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对不起。”

    裴伊月抬眸看了他一眼,不在意的说:“没关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白洛庭眉心一抖。

    她说的不是第一次,指的是他的怀疑吗?

    她,一直都知道他在怀疑她?

    ……

    找来青雷社的那些人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他们这样的人最害怕的就是进警察局,但是他们却来了,而且还是自愿来的。

    走进警局的那一刻,领头老大的视线就在不断搜寻,直到看到坐在一旁手臂受伤的裴伊月,稍稍愣了一下才移开视线。

    在这一个小时里,廖杰的手就任由他那么放着。

    手是白二爷掰断的,虽然这里是警察局,但也没人敢当着他的面去给廖杰找医生。

    看到青雷社的人,疼的快要虚脱的廖杰突然站了起来,激动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你么你快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手是不是被她掰断的,她是不是杀了你们的一个兄弟?”

    这时候的警察已经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按理说,廖杰已经收押,他没必要说这样的谎话。

    可是指认裴伊月杀人……

    她可是被称之秀,整个北城谁不知道她是裴家温婉的大小姐?

    看看她那纤瘦的身材和一脸的娇弱,就算是一个男人站在那把手递过去,也不见得她能掰断,更别说是掰的粉碎。

    领头老大看了一眼激动的廖杰,又看了看坐在一旁垂着眼一言不发的裴伊月。

    “廖先生,你在说什么呢,绑架裴小姐是你让我们做的,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居然出卖我们,还叫警察来抓我们。”

    一个警察拿着口供本子,看了领头老大一眼,“你们的事暂时先放放,现在先说说你们绑架裴小姐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言,领头老大和一众小弟不由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裴伊月眼眸轻提,淡淡道:“供出你们的人不是我,我说过不会跟你们计较,现在我只想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只要说实话,我保证回答完你们就可以离开。”

    青雷社的人相互看了看,虽然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他们还是点了头。

    “裴小姐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们一定实话实说。”

    这次的事本来就是一个赌,赌赢了,她活,赌输了,她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裴伊月把赌注压在这些人身上,看来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廖先生说我杀了你们一个同伴,有这回事吗?”

    “没有。”

    回答的声音是异口同声的,很齐,齐到令人震惊。

    “你们胡说,她明明杀了一个人,我亲眼看到的。”廖杰大叫。

    领头老大看向廖杰,“廖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们青雷社一共二十六的兄弟全都健在,不信的话我可以把他们全都叫来。”

    廖杰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激动的发抖,“胡说,你们胡说八道,你们这些人,有一半都被她打伤,警察,给他们验身,他们的身上都有伤,胸口,全都是胸口!”

    廖杰说的信誓旦旦,不得不让人怀疑。

    警察看了裴伊月一眼,“裴小姐……”

    裴伊月看了廖杰一眼,眼中隐晦的光芒一闪而逝。

    “就在这验吧!”

    ------题外话------

    胸口有什么?

    小月月会安全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