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2 你昨天去哪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2 你昨天去哪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伊月从一张熟悉的大床上醒来,一条手臂吊着,另一只手虽然没事,但也有少许的肌肉拉伤,动一下都是疼的。

    她费力的起身,发现身上的衣服不再是之前穿的那件,而是变成了一件白色毛绒衫。

    衣服很大,像是男装,松松垮垮的套在她的身上。

    从天台离开后她好像对所有的事都没了印象,难道是她消怠太久体力下降,连这么一点小小的承受不住了?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她记得出事的时候还是上午……

    走出房间,裴伊月脚步一顿。

    沙发前的茶几上摞满了纸张,一打一摞十分整齐。

    白洛庭微俯着身子身看着电脑,手上噼里啪啦的忙活着。

    听到开门声,他回头看了一眼。

    没有笑容的脸让裴伊月仿佛有种错觉。

    一个她很熟悉的人的错觉!

    白洛庭摘下脸上黑框平光镜,嘴角轻轻一勾,“醒了?”

    裴伊月回过神,点了下头,面无表情。

    “我的衣服呢?”

    “脏了,扔了。”

    裴伊月没说话,定定的看着他。

    两人对视半晌,白洛庭身子向后一靠,笑了笑,“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人,还介意这些?”

    裴伊月漠然的移开视线,走去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着白洛庭面前那些写的密密麻麻的纸,她动了动嘴角,“你就不怕我爸真的偷税漏税,你做这些是白做吗?”

    从白洛庭的角度看向她,一截纤细雪白的脖颈如同仙鹤般桀骜,温和的侧脸被零散的发丝遮挡,但却仍是可以看清那微微嘟起的唇和盈亮的眸。

    她就像一个多面体,时而娇媚、时而厉色、时而坚强、时而迷茫……

    每当他想要走近她时,都会被她新的一种情绪而阻挡在外。

    就像今天,到底是什么让她那般不顾生命,仅仅是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秘书。

    “小月,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跟你说一下。”

    这样严肃的口气好像白天在她的办公室就出现过,裴伊月有些好奇。

    “上次你录音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裴伊月眉梢一抖。

    录音?

    难道昨天的廖杰的事他知道了?

    她默默紧了一下摆在腿上的手,“嗯。”

    “其实那件事我处理过,只是结果不尽人意,所以就没跟你说。”

    他到底想说什么?

    裴伊月有些迷茫。

    “那些女人当中有一个叫何文慧的,被我送去了西街的一个娱乐城,听说这个女人从娱乐城出来之后疯了,他的父亲就是税务局局长何朝康。”

    意外来的太突然,裴伊月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昨天廖杰说这个女人是他表妹,今天白洛庭又说这个女人的父亲是税务局局长,那廖杰和税务局局长岂不是亲戚?

    见她不说话,白洛庭心里有点没底。

    “你在想什么?”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何朝康是故意找裴氏的麻烦?”

    白洛庭没说话,但答案却是不言而喻。

    裴伊月眼一垂,嘟囔,“把她女儿糟蹋了的人是你,他为什么找我家的麻烦?”

    一听这话,白洛庭炸了。

    “我可没碰过她,虽然这件事是跟我有点关系,但你也不能这么冤枉我。”

    什么叫糟蹋人家女儿的人是他?这锅他可不背。

    裴伊月懒得跟他争。

    “这个人你见过。”白洛庭说。

    “谁?税务局局长?”裴伊月挑眉。

    “嗯,就是那天在餐厅跟被你开除的秘书在一起的人。”

    “原来是他。”裴伊月喃喃道。

    “你认识他?”

    裴伊月摇头,“不认识。”

    她虽然不认识,但却已经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廖杰为了他表妹故意来坑裴氏,顺便自己从中捞一笔。

    而何朝康更简单了,他是为了他女儿才对裴氏落井下石,或者说是跟廖杰联手一起在裴氏账目上动了手脚。

    难怪她不论怎么看都看不出账目有什么不对,有廖杰在那处处把关,她能看出什么才是见鬼了。

    半晌,裴伊月再次看向白洛庭,目光多出一抹疑惑。

    “这么说,整件事都是因为你才引起的,我爸只是无辜受到了连累,是这样吗?”

    白洛庭想了想,这话说的好像没毛病。

    他点头,“算是。”

    不知是眼花还是看错了,白洛庭似乎觉得她那毫无表情的脸上有种隐藏的笑意,浅浅淡淡的,迎着灯光是那样的微妙。

    羽睫微垂,浓密的睫毛遮挡住她眼底的情绪,“既然我爸是因为这件事才被连累,那么你帮他洗脱嫌疑也是应该的了?”

    听着这话,白洛庭再度怀疑她心怀不轨。

    他狐疑的眯起眼,“算是应该。”

    闻言,裴伊月嘴角的笑意放大,大到肉眼看的见,并且很明显的地步。

    垂下的眼睫挡住了眼底狡诈的光芒,她继续道:“既然是应该的,那么我就不用跟你道谢了,对不?”

    “……”

    白洛庭沉默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

    半晌,他看着她,有些严肃,“你想悔婚?”

    裴伊月眼角一提,嘴角勾勒出一抹无辜,“这怎么能叫悔婚呢,我答应你的求婚本来就是还你的两声谢谢,既然现在我不用谢了……诶你干嘛?”

    裴伊月的话没说完,白洛庭突然起身朝她扑了过去。

    裴伊月缩在沙发角落,一只手不能动,一只手没力气,此刻完全是任人宰割。

    白洛庭手撑着沙发,整个人凑的极近,脸上的笑意离近看,仿佛带着一丝狰狞。

    有型的唇动了动,顺便勾出一抹笑,“悔婚?你想都别想,就算那两次的谢谢不算数,那这次呢,我救了你,你就不想以身相许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那我胳膊还是被你拽断的呢!”

    看她不服气的扬起头,白洛庭笑了,“不是给你接回去了吗?”

    说到胳膊,白洛庭突然想到一件事。

    他低头看了一眼她吊着的手,“你昨天去哪了?”

    “……”裴伊月一愣。

    “傅里说你的手臂有伤,而且还是新伤,最近造成的,昨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还是好好的,你是怎么受伤的?”

    四目交涉,火光四溅,一场安静的对视总要有人先投向。

    这件事裴伊月警告过别人不许说,当然,她自己也不会说。

    白洛庭视线追随,她无处可躲。

    蓦地,手一抬,扯住他的衣领,仰头封口……

    堵住他的话先堵住他的嘴,裴伊月猜想这会是个好方法。

    唇齿相抵,白洛庭愣怔一瞬。

    难得的主动让他不舍得去破坏,胸口仿佛有一团火,一点一点的灼烧着他的心,逐渐的延伸到他的思想。

    对于裴伊月,白洛庭承认自己没有定力,在她的引诱下,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失去自己的立场。

    他选择落败,大手回敬的勾住她纤柔的脖颈,品尝着她口中的香甜,感受着她的娇羞与柔软。

    裴伊月原本只是想要小啄一下,却没想到泥足深陷。

    缠绵的吻让她脑子里混沌一片,她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口舌交缠时她竟然在试图回应。

    旖旎中,她想要找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的反常,可是想到的却全都是白天他救她时满脸的急切很紧张。

    交杂的喘息逐渐变的凝重,暧昧的气氛节节高升。

    白洛庭的手顺着她的手臂轻移,停滞腰间,顺着宽松的衣底探进。

    灼热的触感终于惊醒了沉迷中的裴伊月,她蓦地睁开眼,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迷离。

    想要推开他的手,却不小心扯到受伤的手臂,“唔……”

    白洛庭一惊,拧起眉,“笨蛋,谁让你动的?”

    骂谁笨蛋呢?

    动手动脚他还有理了?

    裴伊月又羞又恼,“你离我远点。”

    看着她红透了的脸,白洛庭缓下眉心。

    嘴角轻勾,大掌轻覆在她的脸上,“还悔不悔婚?”

    裴伊月头一偏,赌气道:“悔!”

    ……

    ------题外话------

    发点小糖,甜一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