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1 掉下去摔成屎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1 掉下去摔成屎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秦落死死的闭着眼睛,眼泪顺着紧闭的眼角不断的往下流。

    裴伊月隐隐握拳,要不是白洛庭在这,她一定一脚把这个老家伙踢下去。

    半晌,她松了松紧握的拳,清冷的声音仿佛在风中划开一道口子。

    “放开她,我跟她换。”

    “不行。”

    白洛庭一怔,一把拉住她。

    裴伊月回头看了他一眼,坚定的目光堪比顽石,让白洛庭不由的拧眉。

    “这是我的事,我不能让秦落出事。”

    话落,在白洛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倏然推开他的手。

    一时间,白洛庭仿佛被她的目光震慑住了。

    他没有再拦她,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过去。

    挺直的背脊透着孤傲,那毫不犹豫的步伐,仿佛这世上无人可以阻止。

    这样的她,让他觉得陌生,更让他觉得不可抵挡……

    “你别过来!”

    看她走来,张德祥突然吼道。

    裴伊月脚步不停,“放开她,这件事我不再追究。”

    张德祥冷笑,“你以为我傻吗?你会放我走?就算你放我走,你身后的男人会吗,他会在我走出这栋大楼的那一刻立马找人除掉我,片刻都不会多留。”

    没错,白洛庭不会留他,就像他阻止不了她走来一样,她也一样阻止不了他做任何事。

    裴伊月脚步越来越近,最后离张德祥几乎只有一步之遥。

    张德祥不断后退,甚至已经踩上了天台边缘,摇摇欲坠。

    看着她的脸,张德祥莫名的有些怕了。

    漆黑的眸透着摄人的光寒,毫无表情的一张脸,跟传说中的她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她嘴角一撩。

    倏然出现的表情邪魅而鬼厉,让人不禁寒战。

    “那你是想试试走不出去是什么滋味是吗?”

    裴伊月的声音很轻,加上天台呼啸的寒风,虽然张德祥站在她面前,但也是勉强听到她说什么。

    秦落睁开朦胧的泪眼,还没来得及消化她脸上的神情,下一秒,裴伊月突然拉住她的手臂,猛的朝身后甩去。

    电光火石之间,她一把抓住张德祥拿着匕首的手,张德祥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从楼上掉了下去。

    他随手一抓,只见原本站在那的两人同一瞬间消失在眼前……

    “啊——”

    “小月——”

    秦落一个踉跄跌倒在地,闪瞬间,就见白洛庭如一阵风似的蹿了过去。

    她转过身,就见落台边缘攀着一只细弱的手。

    “裴总!”

    白洛庭冲过去直接抓住那只手腕。

    “裴伊月,你他妈的给我抓紧!”

    白洛庭咬着牙,额上青筋直爆,喊出的话也顾不得是不是中听。

    贴着大楼的墙壁,裴伊月的另一只手被张德祥紧紧的抓着,一上一下的拉扯,裴伊月感觉自己快要被扯成两半了。

    她左手手臂昨晚受伤,始终使不上力,现在被这么一扯,她更是觉得自己的这条胳膊恐怕是要废在这了。

    “裴伊月,你给我抓紧了,你要是敢松手,我就拆了裴氏。”

    似乎感觉到她抓着屋檐的手越来越无力,白洛庭忍不住咬牙威胁。

    裴伊月痛苦的皱眉,“你,你这人……”

    “你给我闭嘴!”白洛庭又是一喝,“有那力气就给我爬上来。”

    下面,张德祥一脸惊恐,死死的抓着裴伊月的手,“我不想死,救我上去,快点救我上去。”

    六十三楼。

    掉下去必死无疑。

    甚至还会摔成屎。

    谁特么愿意从这掉下去?

    裴伊月闭上眼像是隐忍。

    张德祥不断的鬼叫,两腿乱蹬时更是加重拉扯她的手臂。

    裴伊月咬着牙。

    只要她心一横,一脚把他踹下去,白洛庭把她救上去根本是轻而易举。

    可是想想她爸。

    她进公司的目的是洗清她爸身上的罪名,张德祥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如果他死了,单凭一个张克全根本没办法完全解释这件事。

    所以,他不能死,最起码现在还不行。

    “裴总!”

    秦落带着哭呛趴在落台,伸出手跟白洛庭一起想要把她拉上来。

    裴伊月抬起头,动了动嘴角,“秦落你让开。”

    秦落哭着摇头,“不,不要,裴总,你不能有事,我一定要把你救上来。”

    裴伊月已经被扯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看她哭成那样,她也知道在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

    她看向白洛庭,嘴角因身上的疼痛而微微颤抖。

    “不想看着我摔死就拉紧我。”

    话落一瞬,就见她整个身子一转,拉着张德祥的手猛然一提……

    张德祥庞大的身躯就这样被她甩了上来,他两手攀住落台的边缘,仿佛得到一线生机。

    裴伊月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做到这一步,整个人甚至有种虚脱的迹象。

    她整个身子一沉,再也没有力气去攀住白洛庭抓着她的手。

    白洛庭在她另一只手垂下去时眼疾手快的抓住。

    一个用力,裴伊月被他提了上来……

    裴伊月趴在他的胸前,两人剧烈的喘息一致,但却一动不动,仿佛需要一个世纪的时间来平缓方才的恐惧。

    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在裴伊月耳边响起,剧烈起伏的胸腔,更是让本就晕眩的她感到异常激烈。

    裴伊月伏在白洛庭的胸口,身子被两只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缠着。

    耳边,一道磨牙的阴鸷响起……

    “裴伊月,你下次在敢做这样的事,我一定……一定不放过你。”

    白洛庭从没试过这么害怕,害怕到整个人都颤抖,甚至连出口的话都怕会再度伤害到她。

    他抱着她坐起,轻抚着她苍白虚弱的脸,在她眉间重重一吻。

    “不许再离开我,永远都不可以。”

    “救我,快点救我上去。”

    落台边,张德祥的声音再次传来。

    秦落跌坐在地上,回过神看了他一眼,却不由的朝后退了一下。

    救他,他想得美。

    裴伊月无力的转过头,只是淡淡一瞥,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

    “白洛庭,你会接骨吗?”

    虚弱的声音微微颤抖。

    白洛庭一怔,“什么?”

    裴伊月闭上眼,咬着嘴角,“我左边的胳膊脱臼了,帮我接回去。”

    大冷天里,裴伊月额上密集了一层细汗,白洛庭在她左边肩头捏了一下,就见她眉心一紧,紧闭的嘴角咬的泛白。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裴伊月闭着眼,点了下头。

    过分的疼痛让她连开口都难。

    白洛庭一手抓着她的胳膊,一手按在她的肩骨的位子,咔吧一声。

    裴伊月忍不住闷哼,随后大口大口的喘着重气,整个人因舒缓而开始发抖。

    “还好吗?”白洛庭皱着眉,似乎在埋怨自己下手太重。

    裴伊月闭着唇点了点头,像是在自我调节,但却还是不肯开口。

    白洛庭小心翼翼的搭好她的手臂,而后抱着她站起。

    正准备走,几个警察急匆匆的跑了上来。

    看到白洛庭,警察急忙上前,“白二少,您还好吗?”

    白洛庭紧着眉心,没有回答。

    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还没回过神的秦落,“我带你们裴总去医院,刚才发生的事你如实说就行了,不用怕。”

    秦落手里的牛皮纸袋已经攥皱了,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放过手。

    听着白洛庭的话,她使劲点了点头,而后伸出一只手,指向仍是吊在落台边沿的张德祥。

    “他是坏人,他差点杀了裴总。”……

    ------题外话------

    羡慕小长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