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100 秦落被带走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100 秦落被带走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伊月接手公司的第三天,整个公司上下都传递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听说新总裁上任第一天,开会怼了一群老董事。

    第二天,开除了兢兢业业的秘书长,还提拔了一个刚来公司没几天的小菜鸟。

    据说新总裁行事作风完全背道而驰,办公室里跟未婚夫亲热,是因为被秘书长撞破,所以一怒之下炒了他的鱿鱼。

    传言新总裁喜怒无常,要大幅度调动人事,大有集体裁员的危险。

    这些传言不知是从谁的嘴里传出来的,一夜之间竟是覆盖了整个裴氏的各个角落。

    秘书室里,每个人都是战战兢兢。

    秦落试图帮裴伊月解释过,可是根本没人听她这个空降兵的维护。

    ——叮!

    电梯门开了,秦落探头看了一眼,就见白洛庭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你们裴总在吗?”

    秦落从位子里走出,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走过来把他拦住,弱弱道:“对不起白先生,裴总交代不准任何人进去。”

    白洛庭扬眉,“我也不行?”

    秦落为难的低下头,推了一下脸上的眼镜,柔弱的声音略有坚持,“裴总说了,是任何人。”

    “她在里面待多久了?”

    秦落弱弱摇头,“不,不太清楚。”

    白洛庭看了一眼办公室紧闭的门,手里的车钥匙朝她一丢,“我车里有份资料,你去给我拿来,车就停在楼下。”

    秦落伸手接住抛来的车钥匙,也知道自己是拦不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裴伊月坐在办公桌前,左手垂搭在腿上,右手握着鼠标,时不时的在纸上计算着什么。

    门开了,她皱了下眉。

    不悦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被走进来的人压了回去。

    “你怎么来了?”

    白洛庭眯着眼,狐疑的看着她,“来看看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有,只是有些累。”

    裴伊月脸色不是很好,白洛庭一进门就看出来了。

    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数据,他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别看了,我有话跟你说。”

    有话他一般都是直说,突然这么严肃,裴伊月反而不习惯。

    她看着他,始终没有站起,“什么事?”

    “其实……”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撞开。

    两人脸色纷纷一凝。

    转头看去,就见一个职员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前,“裴总,不好了,秦落,秦落被张董带走了。”

    虽然他说的是带走而不是绑走,但是看他的样子,这“带”也是非比寻常。

    裴伊月面色一凛,蓦地站起,“知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职员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楼上,“他们坐电梯往上面去了。”

    话音还没等落地,裴伊月却已经从他身边闪了过去。

    “报警。”

    职员回过神,却只听见耳边回响着这两个字,而刚刚还在眼前的人却一个都不见了。

    ……

    六十三楼天台,寒风在这骤高的地方像是要将人掀翻。

    秦落本就长的矮小,大风呼啸,她艰难的稳住脚步,荡在脑后的马尾随风高扬。

    她怀里抱着牛皮纸袋。

    这是刚从白洛庭的车里拿出来的。

    “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

    张德祥脸上祥和的笑容此刻变的阴鸷恐怖,像一只会吸血的水蛭,令人惊悚也令人厌恶。

    “这是白先生的东西,我,我不能给你。”

    秦落整个人都在发抖,不知是害怕还是被这呼啸的冷风吹的,娇小的身体颤颤巍巍的维持着站立的姿势。

    看着张德祥手里那把铮亮的匕首,她忍不住后退。

    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朝后一跌。

    掌心擦过水泥地面,挫掉一层皮,血印顺着擦伤的纹路一点点印出。

    “我再说一遍,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为了这样的东西送了小命,不值得。”张德祥阴鸷开口,步步紧逼。

    秦落始终抱着文件,说什么都不肯交给他。

    不知不觉,秦落已经退到了顶楼的边缘。

    这里楼层过高,很少有人上来,所以顶楼并没有特别加防护栏,只有一块梯阶般高的石壁围着。

    秦落坐在地上朝后挪,后腰猛地抵住石壁。

    她一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令人眼晕的高度吓的她整个人一抖,想往回来,却见张德祥已经紧逼到眼前。

    他伸手向下,直抵在她面前,“给我。”

    秦落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牛皮纸袋,因为害怕,两只手甚至把纸袋的边缘捏皱。

    裴伊月信任她,提拔她一个初来乍到的菜鸟,她说过,她不会让裴伊月失望。

    知遇之恩她这辈子也许只能遇到这一次,她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

    “不给。”

    秦落咬着唇,眼眶微红,颤抖的声音在烈风中有些虚无。

    她紧紧的抱着文件袋,张德祥再也没了耐心,手里的匕首倏然扬起……

    “秦落!”

    一声清冷的高喝,裴伊月突然出现。

    “给他。”

    消瘦的身躯挺拔的仿佛让人有种万物之巅的错觉,明明是个年轻的女孩,身上却有着盛气凌人的风范。

    秦落半眯着眼睛,眼底被泪水蒙湿。

    “裴总……”

    她哽咽一声,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秦落,把东西给他。”

    裴伊月提步走向张德祥,“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你拿走好了,不过我倒要看看,你拿了这个之后要怎么从这大楼离开。”

    张德祥笑脸张扬,再次奉上那张无可挑剔的伪善,“小裴总,你在说什么呀,我只是无意间看到她,我是怕她在这做出什么傻事,所以才来劝她的。”

    “张德祥,你当我是傻子吗?”

    裴伊月冷眸一凝,白洛庭突然从她身后拉住她。

    她回头,就见白洛庭摇了下头,小声提醒,“别冲动,你的小秘书还在那。”

    闻言,裴伊月拧了下眉,停下脚步。

    张德祥见裴伊月不买他的账,笑意一敛,转身提着秦落的胳膊,把她拽了起来。

    铮亮的刀刃架着秦落的脖子,他恶劣的笑了笑说:“不愧是大小姐,你比你老子聪明多了。”

    裴伊月一恼,甩开白洛庭的手就要上前。

    张德祥拉着秦落猛地后退一步,“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把她推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