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西街娱乐城

    白洛庭的手机嗡的响了一下,没等他接起就被挂断了。

    看了一眼手机,是裴伊月打来的。

    有型的唇微微勾起,浅淡一笑,却没有回拨过去。

    包厢里灯光很暗,只有头顶的一盏灯不停的闪着。

    白洛庭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看向面前被闪的看不清脸色的中年男人。

    原本他还不知道这个税务局局长是什么人,可是见了面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是他。

    跟廖杰一起出现在旋转餐厅的男人!

    “白二少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在这拐弯抹角的绕弯子。”

    何朝康垂着眼,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冷冷淡淡,即便是面对着白洛庭和叶彦杰这号人物,看起来也丝毫不觉得害怕。

    白洛庭勾唇一笑,“何局长还真是直来直往,难怪裴氏前脚出事,后脚就被扣上一顶偷税漏税的帽子。”

    何朝康被白洛庭“请”到这来,大概也猜到他的目的。

    听着这种挑明了的威胁,他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中年的他眉眼之间却明显夹杂着一丝苍老,他提起眼眸,冷冷的看着白洛庭。

    “白二少这话说的我就听不懂了,裴氏的事我是公事公办,你今天你抓我来要是为了这事,我怕是帮不上忙。”

    “帮忙?”白洛庭轻笑,“我可没想过要何局长帮忙,我只是想告诉你,乱扣帽子这样的事你最好少做,把你女儿丢进场子里的人是我,你要是想报复尽管来,但你要是扯上别人,恐怕有点不合适吧!”

    闻言,何朝康蜷在腿上的手一紧,稀疏的眉隐约发抖,“别人?我看也不完全是别人吧,我女儿今年才二十二岁,无端端的却遭受了这些,难道在你眼里她就是应该的吗?”

    白洛庭始终笑着,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笑不达眼底。

    他垂下眼睫,把玩着手里的电话,“何局长这是承认故意对裴氏落井下石了是吗?”

    人很奇怪,当你面对的人越是冷静,就会越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何朝康就是这样。

    或者说,是白洛庭有意逼何朝康生气。

    何朝康脸色渐变,脸颊微微颤抖,“是,我是故意落井下石,那又怎样,你想救裴氏,没那么容易,你想让我放过裴家,除非你杀了我。”

    他被白洛庭带到这来,就没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好下场,早在做这件事之前他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现在这些,又算的了什么?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凌辱变成现在这样,他就恨不得让他们全部陪葬。

    白洛庭欠起身子,两手撑着桌面,凑近何朝康。

    深邃的眼在晃晃闪闪的灯光下透着野兽般的杀机,“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闻言,何朝康大笑,“哈哈哈,怎么会呢,你白二爷恶名昭彰,杀人都不犯法的,我当然不会这么想。”

    白洛庭脸上的笑意殆尽,阴森森的眸,死死的盯着他。

    何朝康笑意不减,挑衅道:“你想帮裴氏,可以啊,只要你能找出裴氏这几年的净收入和缴纳税款的凭证,不过你最好动作快点,离裴森明审判的日期好像不到半个月了,希望你能赶在那之前。”

    “听说你女儿疯了?”

    白洛庭冷冷一声,直接让何朝康的笑脸一僵。

    蓦地,何朝康蹿起,大喝,“白洛庭!”

    站在何朝康身后的两个人倏然按住他的肩膀,把他压了回去。

    白洛庭直起身子,视线睥睨而下。

    “身为一个父亲,在惋惜自己的女儿的同时,也该检讨一下自己是不是教女友方,她能随随便便把一些污秽下流的词汇挂在嘴边,就说明她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只是替你这个不尽职的父亲教育她一下,她是疯是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

    另一头的仓库,裴伊月单手撑着桌面轻身一跃。

    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灵活的狐狸,倏然躲过所有人。

    看着扬手而来的男人,裴伊月摸起桌上的签字笔,手腕一转,没人看清她的动作,就见男人手中的铁棍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回手,一个肘击。

    只听男人的胸腔发出咔擦一声清脆,紧随着是一声嗷叫。

    冷眸提起,看向一脸愕然的廖杰。

    她面色微恼,只为他刚刚捡了她的手机拨通了白洛庭的电话。

    迎上她骇人的视线,廖杰一怔,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配知道。”

    冷声过后,裴伊月倏然转身,夺过那群拿着铁棍的男人,直接朝着廖杰闪了过去。

    她的动作太快了,一群男人被她带的到处转,却始终碰不到她的人。

    廖杰惊恐的看着她朝自己走来,转身要跑,却没抵得过裴伊月的脚步。

    裴伊月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咔擦一声,抽手肘肩膀同时掰断。

    “啊——”

    廖杰大叫,手肘以下已经是朝着身后扭过去的。

    他疼的满头大汗,整个人向下一瘫,跌在裴伊月脚边。

    “你,你这个骗子,你骗了整个北城的人。”

    廖杰咬着牙,颤抖的已经话语不成调。

    裴伊月一脸无辜的笑了一下,“骗?我可从没说过自己是软弱到可以任人欺凌的人。”

    廖杰按着自己的肩膀,抬头瞪着她,“白洛庭知道你的本性吗?”

    裴伊月嘴角一撩,从外衣口袋摸出嗡嗡作响的手机,接起。

    “刚刚打给我有事?”电话里,白洛庭问。

    裴伊月看了一眼脚边的廖杰,“没事,打错了。”

    廖杰似乎听出了电话是白洛庭打开的,刚要开口,裴伊月手里的笔尖已经抵在了他的喉上。

    她一支笔已经打倒了一票人,就算廖杰再不要命也不敢冒这个险。

    见他安静了,裴伊月对着电话又说:“我现在有点忙,没事的话就先挂了吧!”

    话刚说完,突然,身后的一个男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扬起手里的铁棍,直接朝着裴伊月打了下去……

    一声闷响透过电话,白洛庭声音一凝,“你在干什么?”

    裴伊月用手臂挡下铁棍,整条手臂隐隐发抖。

    她咬牙说:“等我十分钟。”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手机塞回口袋,嗜血的视线倏然一转,打了她的男人被吓的一抖。

    她右手掐住男人的手腕,用力一扭,被打的左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铁棍。

    握着铁棍的手因为指尖发麻,几度张张合合。

    纤细的指尖在生了锈的铁棍上,看起来苍白的快要透明。

    倏然扬手,在所有人的眼前……

    砰的一声。

    紧接着,男人倒了下去……

    看着男人倒下的地方鲜红的血逐渐蔓延,廖杰整个人都吓傻了。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裴伊月,颤抖的身子不断后退。

    “还有谁,一起上,我还有九分钟。”

    冰冷的一句话,所有人都朝后缩了缩。

    廖杰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裴伊月冷冷的看着,也不拦他。

    哐当一声,一个男人把铁棍扔下,小心翼翼的上前,“对,对不起,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裴伊月周身泛着危险的寒气,完全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你们老大是谁?”

    闻言,上前的男人更加惊恐,“是,是我。”

    裴伊月转眸看了他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别让我在任何人口中听到,否则,你们所有人的下场都会跟他一样。”

    这个“他”指的是谁,他们心里清楚。

    虽然死掉的是他们的同伴,但是他们也知道他的死怪不得任何人。

    他们虽然拿了廖杰的钱,但没说过帮他杀人,他自作主张的去要裴伊月的命,虽然不能说活该,但也是他咎由自取。

    “裴小姐放心,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帮派,但也有自己的规矩,不会乱嚼舌根的。”

    “最好是。”

    裴伊月用衣角擦去了铁棍上的指印,一把火烧了木桌包括所有能粘上她指纹的东西。

    “裴小姐。”

    裴伊月侧首。

    带头老大犹豫了一下,“裴小姐,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佩服你,我们青雷社虽然不是什么大帮派,但还希望你不嫌弃,我想,我想请你做我们的老大。”

    裴伊月顿了一瞬,视线冷冷一瞥。

    “想做我手下的人多了,排队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