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98 跟我们走一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98 跟我们走一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高跟鞋的声音回响在地下停车场。

    裴伊月双手插着外衣口袋,脚步缓慢。

    走到车前,她停下脚步。

    “出来吧。”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四周各个角落出来了五六个身材健壮的男人。

    几个男人横眉怒目,不苟言笑,看着裴伊月说:“裴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裴伊月转身靠着她的爱车,手里灵巧的把玩着车钥匙,看不出害怕,更看不出紧张。

    她一一看过几个男人,淡淡的问:“谁让你们来的?”

    “裴小姐跟我们去了就知道。”

    懒散的眸轻轻一提,瞟了一眼右上方的监控器。

    她一向最不喜欢这种东西,所以她停车的地方都是背着监控器。

    她手里来回转着的车钥匙一顿,“好,我跟你们去。”

    裴伊月跟着他们上了一辆七人面包车,上车之后她却闭上眼睛自顾靠在一旁睡了起来。

    除了司机之外的五个大男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心想,她这到底是被绑架还是来郊游的?

    不知过了多久,车唦的一声停了。

    几个男人正想叫醒裴伊月,还没等开口,却被她深沉的眼眸震慑了一下。

    她不是睡着了吗?

    什么时候醒的?

    下了车,裴伊月没用押没用绑,而是双手插着口袋,走在那些人的最前面。

    他们干过多少绑票的事,像她这样自己往前走的,他们还真是头一次遇见。

    “呃不好意思裴小姐,不是那个门,是这边。”

    闻言,裴伊月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眼。

    哦了一声,而后朝着他们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搞什么鬼啊?”一个人小声嘀咕。

    “不知道啊。”另一个人有点惊恐。

    “是不是绑错人了,她是裴家大小姐吗?我怎么觉得她跟我听说的有点不太一样呢?”

    “不知道啊。”惊恐的人始终惊恐……

    经过一个个仓库,最后到一个清空了的暗房。

    这里隐藏在诸多仓库之中,很明显是为了掩人耳目。

    顶棚很高,因为是晚上,所以开满了应急灯。

    裴伊月慢慢走近,逐渐看清了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人。

    不出她所料,这个人,她并不陌生。

    “裴小姐,别来无恙啊?”

    裴伊月半眯着眸,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看来你是不舍得我这个老板,你说是吗,廖秘书?”

    看着她泰然自若的脸,廖杰狠狠的皱了下眉。

    他所期待的是她的害怕,她的惊恐,甚至是她的求饶,可是为什么,她为什么不但不害怕,而且还在笑?

    廖杰脸上的变化裴伊月看在眼里,但她却不在意。

    这样急剧变化的表情她见多了,每个死在她手里的人临死前都是这个表情,可是人都要死了,谁又会去在意一个死者的惊恐?

    一张木桌,上面有一份文件。

    裴伊月走过去,长腿一提,靠坐在上面,拿起文件看了看。

    “哈!”

    一声轻笑,声音真的很轻,可能是因为这里太安静,所以显得特别清脆。

    “股份转让?”裴伊月拿着手里的纸抖了抖,“廖秘书,你出门是不是忘带脑子了?”

    廖杰脸色不佳,极力隐忍她的嘲讽。

    他瞪着裴伊月,“这是你应该给的,是赔偿。”

    裴伊月轻撩嘴角,周身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邪气,她眯起眼,似乎有点好奇。

    “赔偿?赔偿什么?赔偿我炒了你鱿鱼让你失业?”

    搭在沙发扶手上的手紧紧的握着,廖杰忍无可忍,倏然站起,“不是赔偿我,而是我表妹,你欠她的是一条命,如今我只不过让你用股份来偿还,算便宜你了。”

    这话越说裴伊月越糊涂,“你表妹跟我有什么关系?”

    廖杰一步步走近,裴伊月却丝毫没有躲的意思。

    走到她面前,廖杰狰狞的看着她,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的说:“我表妹何文慧,因为在你面前说了一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就让白洛庭把她送去了西街的夜总会,她被一群男人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现在已经疯了。”

    裴伊月垂着眼睫,手指在鼻子下面蹭了蹭。

    不紧不慢的说:“哦,她呀。”

    半晌,漆黑的眼提起,冷凝的视线直直的看向廖杰,“她活该!”

    “你……”

    廖杰的话还没出口,裴伊月突然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她上前,并且一步步逼近,反而廖杰成了步步后退的那个人。

    “你联手张克全和张德祥一起进假货并不是为了你表妹,而是因为你贪财,你现在跟我要裴氏的股份,同样不是为了你表妹,我说的没错吧?”

    裴伊月的话像是生生剥了他的皮骨,揭露出了他内心不愿承认的一面。

    廖杰目露凶光,狰狞一笑,“是又怎么样,不过我现在后悔了。”

    说完,廖杰手里的一把刀从裴伊月面前闪过。

    裴伊月身子一侧,躲过他的同时倏然抬起腿,修长的腿高过他的头顶,而后用力向下一砸……

    铿——

    廖杰捂着发麻的手不敢相信的看着裴伊月,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刀,他不死心的想去捡。

    裴伊月一个轻巧的转身,脚一踢,哗啷一声,金属的刀柄摩挲地面,滑的老远。

    这动作,行云流水。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廖杰愕然的看着她。

    她真的是裴伊月吗?

    裴家大小姐温柔的名声响彻北城,可是她却……

    裴伊月邪肆的撩起嘴角,潋潋笑声从口中溢出,“你们运气好,有幸见到不一样的裴家大小姐,不过通常见过这样的我的人,都死了。”

    廖杰呼吸一凝,不相信道:“你以为你说我就信?”

    “信不信由你。”

    廖杰额上露着青筋,半晌,他冷哼一声。

    手一招,十个男人拿着铁棍从里面走了出来。

    加上之前带她来的那五个,这会儿的场面也算得上是壮观。

    “裴伊月,你不是厉害吗,今天要么你把他们全都撂倒活着出去,要么,我就让你跟我表妹一样被糟蹋,直到疯了为止。”

    看着逐一上前的十多个壮汉,裴伊月伸出手指轻轻勾了一下耳侧的头发,“我可以找帮手吗?”

    闻言,廖杰像是听了一个笑话。

    “呵,你说呢?”

    裴伊月抿着嘴,兀自点了点头,“现在找恐怕有点晚了。”

    “知道就好。”

    裴伊月邪魅的眼一提,眼中似乎含着一种嗜血的浅笑。

    她看向廖杰,嗜血的眸渐渐浮上一抹冰寒……

    “你误会了,我说的晚了,是她即便来了,也只有收拾残局的份!”

    ------题外话------

    大小姐不发威,你们当她是苏格兰折耳啊?

    啧啧!小爷我都看不下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