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97 出来之后疯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97 出来之后疯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背地里做着那样下三滥的事,当着她的面居然还能笑的这般春光灿烂。

    能做到跟她一样两面三刀的人,裴伊月不得不说上一句佩服。

    “张董找我有事?”

    裴伊月脸上的表情不冷不热。

    张德祥笑的深邃,走近,“也没什么大事,这不是昨天开会的时候说要重新调配签字审核,我觉得你这个想法很好,想跟你具体商量一下。”

    裴伊月睨了他一眼,没作声。

    白洛庭不让她跟张德祥单独相处,可是裴伊月却觉得,这种时候就应该接受他的讨好。

    她倒要看看能把张克全吓成那个熊样的张董,到底有什么能耐。

    走进电梯,张德祥也跟着走了进来,他上下打量着裴伊月,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没有第三个人的情况下毫不收敛。

    “小裴总年纪轻轻,倒是个做老总的料,以前总是在新闻上听说裴大小姐,没想到,真是虎父无犬女。”

    裴伊月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电梯的监控。

    张德祥似乎反应到什么,马上敛回了色眯眯的视线。

    从一楼到三十楼,他嘴里没停了唠叨,裴伊月就像听不见似的,始终没有说话。

    走出电梯,经过秘书室,裴伊月脚步一顿。

    “秦落,从今天开始秘书长的位子你坐,所有大小事务必须经过你手,可能会比较辛苦,克服一下。”

    秦落听到裴伊月叫她,从位子上站起,然而听到后面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秘书室里的其他人开始窃窃私语,有的不满,有的惊讶。

    张德祥站在裴伊月身后,裴伊月看不见他的表情,可如果张克全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她猜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不会是笑。

    裴伊月不经意的转身。

    果然,那张脸哪里还能见到一丁点笑意?

    冷沉的面色不过一瞬,张德祥见裴伊月在看他,马上再次端出一张笑脸。

    裴伊月没有理会,转身走进办公室。

    “秦落,倒茶。”

    秦落愣怔站在原地,秘书室里的那些女人不善的回头,嘴里嘀咕什么的都有。

    办公室里,张德祥天花乱坠的说了一堆,裴伊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直到秦落敲门进来,放下茶杯,裴伊月把她叫到身边,附耳说了几句。

    秦落明白的点了点头,而后走了。

    张德祥似乎很努力去窥探裴伊月都说了些什么,可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看着走掉的秦落,张德祥端起茶杯笑了笑,“小裴总,这个好像是最近才招进来的秘书吧,你就这么直接当上秘书长,会不会不太好啊?”

    裴伊月敷衍一笑,“没什么不好的,新人新气象嘛,就像我爸觉得廖杰好,我却觉得他心思太重,可能是我们之间代沟关系吧,我还是觉得年轻一点的比较能猜透我的心思。”

    “可是外面那些女秘书各个年轻,而且资历也深,你让这么一个新人上位,难道就不怕她会出什么纰漏吗?”

    “新人有新人的好处,年头久的,难免会老奸巨猾。”

    听着裴伊月淡淡的讽刺,张德祥嘴角一僵。

    裴伊月假装没看见,继续说:“张董对采购经理张克全有印象吗?”

    “张克全?没什么印象,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上层很少跟基层人员接触。”

    装的可真好。

    裴伊月心里冷笑。

    她垂下视线,眼底蒙上一层寒色,“之前听我二叔说,我爸出事当天他就跑了,原本我还为这事发愁,谁知道今天他出现了,刚刚我出去就是去见他。”

    见张德祥微微变了脸色,裴伊月继续说:“张董还不知道吧,这个张克全是个瘾君子,所以我就说么,这公司里的人也是该大幅度调整一下了。”

    听到这,张德祥脸色已经完全僵了。

    上一句他还以为她是在诓他,可是她却连张克全有毒瘾的事都知道。

    整个公司除了他和廖杰,可没人知道这事!

    张德祥强装出一脸惊讶,“不会吧,公司怎么会这么招这样的人进来?”

    裴伊月端了端肩,轻身向后一靠,“谁知道呢,以前我还以为我爸把公司管理的多好,可是我来了才知道,公司居然存在这么多的漏洞,先是廖杰,再是张克全,张董,您说,还会不会有些人藏在暗处,自以为没被发现而偷偷得意呢?”

    有那么一瞬间,张德祥的目光是凌厉的,但仅仅只是那么一瞬,甚至连裴伊月都来不及发现。

    如果张德祥是在裴伊月去见张克全之前来顺意讨好,说不定她真的会被他这张虚伪的笑脸给骗了,可是现在,他的虚与委蛇看在裴伊月眼里,只能让她觉得恶心。

    送走了张德祥,裴伊月在落地窗前站了很久。

    人人都觉得裴氏是什么大集团,北城三大名家之一,可是只有亲身体验过之后才知道,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寒潭,一不小心就被席卷,甚至溺毙。

    叩叩!

    “裴总。”

    裴伊月转过身。

    秦落推开门,探了个头进来。

    “进来吧!”

    秦落走进,两只手握在身前,看起来有些不自在,“裴总,您要的资料我都已经拷贝好发您邮箱了。”

    “嗯。”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

    秦落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那个,裴总,您今天说,要我做秘书长的位子,我觉得……”

    “你怕辛苦?”

    裴伊月听的出来她想拒绝,她也知道平地而升是一件即考验实力又考验胆量的事。

    实力,她相信只要磨炼一下都会有,至于胆量……慢慢来吧。

    “不是,我不怕辛苦,可是秘书室里数我资历最浅,我怕我要是做错什么让您失望的话……”

    她自信心不足,在裴伊月眼里这是她唯一的缺点,然而看着这样的她,又让她想起了那个曾经跟她一样胆小的家伙。

    裴伊月弯起嘴角笑了笑,“失望是需要过程的,我没那么轻易对一个人失望,我相信你。”

    ——

    叶彦杰处理好张克全的事来到酒店,刚一进门就被一阵嗡嗡声扰的皱了下眉。

    白洛庭坐在单人沙发上,弓着身子看着电脑。

    桌上多了一台打印机,嘈杂的声音就是从这发出来的。

    叶彦杰走过去,拿起一张打印好的纸看了看,密密麻麻的数字惊的他一抖,赶紧扔了回去。

    “我说,你这是打算娶了媳妇之后顺便接手了裴家是不是?”

    白洛庭没看他,手里拿着一支笔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着什么。

    “那个人怎么样了?”

    叶彦杰把自己往沙发里一丢,翘起脚,“什么怎么样,就那样呗。”

    白洛庭停下动作看了他一眼,“警察怎么说?”

    “人送到警察局的时候都神志不清了,你觉得警察会跟我说什么?”

    果然,跟他猜的一样。

    找到一个张克全,对这整件事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叶彦杰朝着桌上那一摞摞纸扬了扬下巴,“诶,你还真打算替你老丈人翻案啊?”

    白洛庭放下手里的笔,揉了揉眼角,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我也不知道,只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叶彦杰点了点头,表示赞赏他这个绝世未婚夫。

    “诶对了,你还记得上次被你送去西街场子那女的吗?”

    白洛庭想了一下,点头。

    “嗯,怎么了?”

    叶彦杰正了正身子,神秘兮兮的问:“你知道她是谁吗?”

    “谁?”

    “她叫何文慧,父亲是何朝康,也就是税务局局长,查你未来老丈人的那个。”

    白洛庭拧起眉,“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昨天我约了几个哥们吃饭,无意间听他们说起这个人,我就多嘴问了一句,他们说何文慧在西街场子被玩的挺惨的,出来之后好像疯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