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96 上赶着来找死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96 上赶着来找死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叶彦杰两腿一叉,蹲在张克全面前,“怎么着,不打算说实话?那咱们先算算你刚才偷跑的账?”

    白洛庭在这狭小的屋子里四下打量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说能进裴氏,而且还是采购经理,工资应该不少,就算过得不算太富裕,但好歹也是小康水平吧。

    可是看看他家,一穷二白的,除了一个破旧的沙发,甚至连个好一点的家具都没有。

    原本他以为张克全在建筑材料这件事上海捞一笔会带着钱出国,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连北城都没出去,仍是窝在这破旧的小房子里。

    桌子上都是一些吃剩下的泡面或者空便当,他真的想象不出一个坑了公司将近上千万的人,为什么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挪开视线,看向破旧的黑色沙发,沙发的表面有几处都磨漏了,里面的海绵有些泛黑。

    白洛庭走过去,从缝隙中拿出一个密封袋,袋子虽然空了,但还是能看出之前是装过东西的。

    捏开袋口,他闻了闻,隐隐皱了下眉。

    “那是什么?”裴伊月问。

    白洛庭回过头,“没什么?”

    说着,他看向叶彦杰,“阿杰。”

    叶彦杰回头看了他一眼,自动起身让位。

    白洛庭走过来,没有跟叶彦杰一样“平易近人”的蹲下,而是居高睨着他。

    “是谁介绍你买这批材料的?”

    “……”

    张克全不说话,白洛庭也不恼,“是你们公司的人?”

    “……”

    “是你们公司上层的某位董事?”

    闻言,张克全颤抖的身子几不可见的一抖,“不,不是。”

    白洛庭不理会他的辩解,继续道:“他给了你多少好处?还是说,你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

    白洛庭身姿挺拔,跟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他睨着脚边的人,高傲神态的不含半丝怜悯。

    裴伊月看着他,轻眉之间皱出了一条细缝。

    看他的样子明明是知道了什么,他刚刚到底在沙发上捡了什么?

    裴伊月还在疑惑,就听白洛庭轻笑了一声,“你刚刚说是你吞了材料的差价,那你说说,这笔钱现在在哪?别跟我说你花了,瞧瞧你这屋子,有什么是值钱的?”

    “我……”

    “想好了再说,顺便想想怎么解释你找裴宏文当替死鬼的理由,一个大少爷,跟你应该没什么交集吧,他不过刚进公司一个月,你怎么就知道他什么脾性,敢这么大胆的找他去做这件事。”

    张克全伏在地面上的两只手慢慢蜷起,整个人抖的开始有些不正常。

    白洛庭提了提裤脚,长腿一曲,蹲下看了他一眼,“毒瘾犯了?”

    闻言,裴伊月一怔,看向张克全。

    就见他一手搭在白洛庭的胳膊上,死死的抓着他,“白,白二爷,放过我吧,这,这件事,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那跟谁有关系?”

    毒瘾发作,张克全受不了,他转身爬向一旁的柜子,从里面翻出一包和白洛庭刚刚捡到的袋子一样的东西。

    白洛庭扬了扬下巴,叶彦杰的手下一脚将他手里的东西踢了出去。

    “跟谁有关?”白洛庭的声音仍是缓缓,听不出急切。

    张克全整个人抖的厉害,却被叶彦杰的手下直接提了起来。

    “我,我不能说……”

    白洛庭点了点头,“哦,那你就别说了,阿杰,就这么吊着他,他什么时候愿意说了再让他说。”

    毒瘾发作的滋味简直是生死不如,张克全使劲的摇头,“不,不要,白二少,求你了,我说,我说。”

    白洛庭下巴一扬,叶彦杰的手下突然放手。

    张克全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转身朝着被踢掉的药包爬过去,正准备捡,一只纤细的手却在他之前捡起了那个装有白粉的袋子。

    “你就是为了这个是吗?就为了这点毒品?”

    裴伊月一边说,一边打开密封袋的袋口,一点一点的把里面白色粉末全都倒在了地上。

    “不要,不要……”

    张克全激动中猛地推了裴伊月一把。

    裴伊月脚下一个踉跄,白洛庭从后扶住他,平缓的面色不由的扭曲。

    他大步上前,一脚在张克全的手上,声音骤降十度,“你想死?”

    白洛庭踩住他的指尖,张克全疼的满头细汗,他始终摇头,“我不能说,他们会杀了我的。”

    闻言,白洛庭笑了,撩起的半边嘴角透露着狰狞,“你是觉得,你不说我就会放过你?”

    张克全颤颤巍巍的抬起头,整个人开始抽搐,“是,是张,张董,和,和廖杰……”

    ——

    从破旧的住宅区出来之后,裴伊月想了一路。

    张克全刚才说他们会杀了他,可是廖杰只不过是一个秘书长,就算加上张德祥,他们又有什么能耐杀人?

    早知道这件事跟廖杰有关,她就不应该这么早把他开了!

    “在想什么?”见她一直不说话,白洛庭问。

    裴伊月没有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她喃哝的说:“张克全是瘾君子,你说警察会相信他的话吗?”

    “不好说。”

    “要是不信呢?”

    白洛庭没说话。

    从最开始他就没有把这场赌注压在张克全身上,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经理,就算不是瘾君子,说出来的话想要指证公司高层也是有困难的。

    更何况那些材料全都是经过他手,随随便便一句栽赃,他连反驳的能力都没有。

    车停在裴氏大楼楼下,白洛庭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离那个张董远点,不要跟他单独接触,还有那些报表,不要再看了,叫一个信得过的人去财务部把原始文件全都拷贝一份发给我。”

    “原始文件?”裴伊月一怔,有些不敢相信,“你是说全部流水账?一整年的?”

    “嗯。”白洛庭点头。

    裴伊月抽了抽嘴角,“一整年……会死人的。”

    白洛庭嗤笑一声,捏了一下她的脸,“放心好了,还没娶你,我舍不得死。”

    这次白洛庭没有跟她一起进去,而是直接开车离开。

    裴伊月走进公司大楼,脚步倏然一顿。

    “小裴总,你这是去哪了,我刚刚去办公室找你,秘书室的人说你不在。”张德祥从电梯里走出来,看到裴伊月,他扬起一张笑脸,朝她招了招手。

    裴伊月深眸晦暗一缩,转瞬,她嘴角一勾,换上一抹深邃的笑,脚下的高跟鞋轻踏,朝他走了过去。

    上赶着来找死,姑奶奶就会会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