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星辰酒店最顶层是个旋转餐厅,从五十层楼高的地方向下看,北城就好像是画中的一角。

    大面积的窥看北城的确能放松心情,可是为了放松心情而特意来这么远的地方吃饭,裴伊月还是有些理解不了。

    她跟蒙小妖的公寓就在这附近,这家餐厅她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可就是因为太近,她总觉得有些不舒坦。

    蓦地,裴伊月眼眸一缩,看向白洛庭身后。

    白洛庭感觉到她视线,不由的回过头……

    “你跟踪他?”

    “没有。”

    “那他怎么会在这?”

    “吃饭呗!”

    “这么巧?”

    “无巧不成书。”

    看着那两个人离开,白洛庭敛回视线笑了一下,“被开除了还有心情来这么贵的餐厅吃饭,不知道是该说他有钱,还是该说他没心。”

    听着白洛庭嘲讽似的话,裴伊月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看不上他?真的就因为他不敲门?”

    “那你呢?就因为我说不爽所以你开了他?”

    此刻的两人其实心里都明白对方是怎么想的,但同时也都不愿承认自己知道,就像是有些故意的恶趣味,而这种恶趣味似乎只在他们之间产生。

    他们谁都没有回答对方的话,也没人再去追问。

    裴伊月低头吃着盘子里的东西,半晌,闲聊似的问:“刚才跟廖杰在一起的人你认识吗?”

    白洛庭同样保持进食的姿势,“不认识。”

    一阵手机铃声,很简约,只是叮叮的声音。

    跟他这个纨绔二少比起来,这种保守又沉稳的手机铃声貌似跟他的形象有些不符。

    可是一想到蒙小妖对他的那些调查,她又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

    只不过,三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个人有这么大的变化?

    “知道了。”

    白洛庭没说几句,挂断电话。

    他看向裴伊月,就见她有些出神,伸手在桌面上轻叩了一下,“想什么呢?”

    裴伊月回过神,摇了下头,“没什么。”

    “吃完了吗?”

    “嗯。”

    “走吧。”

    白洛庭说走就走的习惯没变,只是这次他没有自己一个人走,而是站起身,等着她。

    “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整排的居民楼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里并非高档小区,甚至连小区的门卫都没有,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进出出。

    黑色的保时捷没有裴伊月新车那么扎眼,车开进小区,裴伊月奇怪的问:“这是哪啊?”

    “一会你就知道了。”

    车停在其中一栋楼下,两人从车里走出,裴伊月刚一下车,脚下的高跟鞋就陷进了地上破碎的石面中。

    她扭了扭脚跟,把鞋跟拔了出来,心情瞬间不好,“喂,你到底带我来这干嘛?”

    白洛庭看了一眼她的脚下,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腕,“阿杰在上面。”

    “叶彦杰?”裴伊月诧异的皱眉,“他在这干什么?”

    白洛庭没说话,拉着她走进了贴满小广告的门洞。

    踩着那并不宽裕的石阶,走到三楼,咣啷一声,老旧的防盗门被撞开,一个人影突然从里面撞了出来。

    白洛庭眼疾手快,一把提住那人的领子,另一只手拉着裴伊月往护在身后。

    “他妈的,居然还敢跑……”

    叶彦杰骂骂咧咧的从屋里跑出来,看到白洛庭手里提着的人,他冷冷一笑,抬腿就是一脚,“你特么倒是跑啊!”

    白洛庭扯着那人的领子顺着门口往里一甩,那人就像个小鸡仔似的直接被他丢了进去。

    屋里,叶彦杰手下的两个人接住被甩进来的男人,一个提膝就顶在了那人的肚子上。

    男人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跌倒在地。

    裴伊月站在白洛庭身后,眉心微凝,凉凉的问:“他是谁?”

    闻言,白洛庭和叶彦杰同时看向她,眼神开始变的有些异样。

    叶彦杰咂了咂嘴,“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见到这样的场面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裴伊月微微一怔,看了白洛庭一眼。

    不出她所料,他的眼神中又出现了那种许久没有出现过的好奇。

    她不自然的挪开视线,“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我知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人啊!”

    这解释……白洛庭给一百分。

    他轻笑,拥过站在身后的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看来你是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说你俩行了,要亲热回家亲去,这地方这么小你们也不嫌碍事。”看着他们两个黏黏糊糊的,叶彦杰嫌弃的直咧嘴。

    白洛庭带着裴伊月走进,防盗门咣当一声关了起来。

    地上的男人捂着肚子缩在那,裴伊月歪头看了看。

    突然,她眼眸一缩,挣开白洛庭的手,上前一把提起他的领子,“张克全?”

    张克全抬头看了她一眼,愣了一下。

    “裴,裴,裴大小姐?”

    裴伊月捏着他领口的手突然一转,在没人看出异样的情况下,张克全被衣领勒的有些透不过气。

    “为什么逃跑?建筑材料的事跟你有关对不对?”

    张克全看起来四十多岁,人长得又矮又瘦,裴伊月手上的力度不断加大,他那消瘦的脸逐渐泛红,眼珠也开始往外爆。

    他张着嘴,费力的说:“不,不是,跟我没关系,是,是裴组长……”

    裴伊月再次拧衣领,一对冷眸仿佛要把他射穿。

    “裴宏文进公司不到一个月,他怎么可能会有材料供货商的联系方式,更别说是有问题的材料了,张克全,你还不打算说实话是吗?”

    没人知道裴伊月做了什么,但是他们却明显的看到张克全气息越来越弱。

    蓦地,白洛庭一把拉起裴伊月,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她的脸上除了一抹清冷再也看不出任何神色,而张克全却伏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黝黑铮亮的鞋间正对着张克全紧垂的头,白洛庭头上而下的睨着脚边的人,“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说不说?”

    白洛庭一开口,张克全以肉眼见得到的速度开始发抖,而且越抖越厉害。

    “对,对不起,我,我,我也是被人骗了,材料供货商,跑,跑路了,我也找不到他们。”

    裴伊月恼怒一叹,“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我自己……。”

    “我问你谁让你这么做的!”一声怒喝,打断了张克全的同时也把叶彦杰吓的一哆嗦。

    他惊恐的看着裴伊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说嫂子啊,你吓死我了,大声嚷嚷不是你的style,还是让我来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