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94 我觊觎的是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94 我觊觎的是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裴伊月上任第二天,居然把跟在裴森明身边多年的秘书长给开了。

    没一会这件事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小月,听说你把廖杰给开了?”

    裴伊月听着电话,看了一眼满面春风的白洛庭,“嗯,开了,昨天我说过会进行人员调配,恰巧他是我第一个调配出去的人。”

    裴俊海昨天跟她说了那么多,以为她能听进去,现在看来,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这个廖杰跟在你爸身边很多年,你爸很信任他,你就这么让他走了,那秘书室岂不是要乱了?。”

    “二叔放心好了,我已经找好接任这个位子的人了。”

    看着她挂断电话,白洛庭走过来,一手撑着桌沿,一手压着座椅扶手,“长能耐了,居然利用我?”

    裴伊月身子往大椅上一靠,无辜的眨了眨眼,“难道不是你看他不顺眼的吗?”

    白洛庭眼眸一眯,抬起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拇指轻轻的在她尖细的下巴上摩挲,“就当是吧,总之你要记得,我让你来不是来受委屈的,懂?”

    裴伊月直视他深邃的眼,也不躲,“嗯,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

    白洛庭嘴角得意一扬,“做的好,尤其是那句,出嫁从夫。”

    低头覆上她的唇,软糯的触感总会让他欲罢不能。

    短暂的接触,白洛庭还是克制住自己的**,直起身,看了一眼桌上杂乱的资料,“还有多少没看?”

    “只看了三个月的。”

    “拿过来。”

    白洛庭转身走去沙发前坐了下来,回头看着她,“过来看。”

    裴伊月简单整理了一下看剩下的资料,走到白洛庭身边。

    白洛庭随便捡了几张看了看,“看了一天看出什么了?”

    裴伊月撇了撇嘴,“除了眼睛疼,什么都没看出来。”

    闻言,白洛庭笑了,而且笑的还是那么的肆意。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本想问他笑个屁,却见他落在资料上的视线有些认真。

    “你看得懂?”

    “你都看得懂,我怎么看不懂?”

    裴伊月:“……”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办公室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喘息的声音,裴伊月看了一眼白洛庭手边的资料,竟是比她看的多了一倍不止。

    她皱了下眉,“你有好好看吗?”

    白洛庭视线不移,“你看那么慢,难怪要看一天。”

    “我是仔细!”裴伊月强调。

    白洛庭嗤笑一声,转眸看了她一眼,“看累了就歇会。”

    歇什么歇,这么多资料,她还想把他看的那些再重看一遍呢!

    ——叩叩!

    “进来。”

    秦落抱着一打资料夹,用身子推开门,走进,却看到办公桌前没人,她愣了一下。

    “在这呢!”裴伊月开口。

    秦落转身,看到裴伊月笑了笑,“裴总,这是您要的总结资料。”

    “拿过来吧!”

    放下资料,秦落看了一眼白洛庭,像是有些害怕,说话的声音不由的轻了轻,“我先出去了裴总。”

    从秦落进来到离开,白洛庭始终没有抬头,然而当她出去之后,他却问:“她就是你想提拔的人?”

    闻言,裴伊月一愣。

    “提拔一个小菜鸟是有风险的,你确定要这么做?”

    裴伊月本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可是连他都看出她是菜鸟了,想必是知道了她的想法。

    “我让你看我公司的财务资料也是有风险的。”

    闻言,白洛庭失声一笑,“你还怕我会觊觎你们这个遍体鳞伤的破公司?”

    “……”

    裴伊月眼一瞪,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资料,“对,就是怕你觊觎我们家的破公司。”

    白洛庭伸了个懒腰,手臂一横,顺势把她往怀里一搂。

    裴伊月身子一歪,就听他在头顶喃喃的说:“胡说,我觊觎的明明是你。”

    拿过她手里的资料纸,白洛庭把它丢在桌上,眼一闭,疲惫道:“睡会。”

    “要睡你自己睡。”

    裴伊月挣扎着起身,却被白洛庭有力的手臂紧紧的按着。

    “白洛庭,我不是来玩的。”

    “我知道。”

    “你知道就放开我。”

    白洛庭手臂一紧,直接把她按在自己的腿上,睁开眼,眼中带着一种不容置否的压迫感,“要么闭上眼睛,要么我现在带你走,你选。”

    选?

    她为什么要选?

    “我要是不选呢?”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裴伊月顺着声音看去。

    白洛庭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属打火机,蓝焰的火苗正对着刚刚秦落拿进来的那一摞资料。

    裴伊月脸色一变,“你敢!”

    “试试?”

    感觉到压在肩膀上的手松了松,可是裴伊月却不敢冒险起身,她咬着唇,恨道:“就知道你不是来帮我的。”

    白洛庭不反驳,又是一声清脆,他合上打火机的盖子,放在桌角。

    他往一旁挪了挪身子,命令似的说:“躺好。”

    裴伊月此刻就像是只束缚之兽,怒气横生却不能反驳。

    两条纤细的腿一抬,微微弯曲,刚好躺在沙发上。

    她头枕着白洛庭的腿,感受着他搭在她腰上的手,原本只是生气,可是慢慢的她真的有些困了。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白洛庭睁开眼,微微一笑。

    她前天失眠一夜没睡,昨天又那么晚回去,今天一大早过来,这几天加起来她都没有睡过几个小时。

    他让她来是为了缓解她的心理压力,但如果心里压力没有得到缓解,反而令她身心疲惫,那岂不是扭曲了他原始的用意?

    他可不想让他的新娘晕倒在他们的婚礼现场。

    裴伊月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一抬头,看到的是一双拿着资料的手。

    “醒了?”

    白洛庭放下资料,看着她笑了笑。

    裴伊月坐起,看了一眼身上盖着的外套,“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

    裴伊月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拿资料,白洛庭按住她伸出的手,“别看了,没用。”

    裴伊月闻言一愣,“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些报表全都可以作废,换句话说,有人不想让你查,所以这些东西就算你看的再仔细都没用。”

    裴伊月隐隐的皱起眉,“你怎么知道。”

    白洛庭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头,“笨蛋,恐怕就只有你不知道吧,这些东西拿给你二叔看,只要一张他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也就只有你傻乎乎的看上一整天。”

    沉寂许久,裴伊月突然站起。

    白洛庭一把拉住她,笑道:“干嘛,你还想把所有人都开了?宝贝儿,老总可不是这么当的!”

    裴伊月这辈子就没试过这么心塞,居然敢耍到她的头上,真是活够了。

    白洛庭站起,拉着她的手,“走,吃饭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