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看了一整天的资料,裴伊月揉了揉犯酸的眼眶。

    这些东西她本来就不擅长,而且又不能随随便便敷衍了事,那一排排的数字光是数小数点都让她眼花,更别说一看就是一年的资料。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叩叩!

    “进来。”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女秘书抱着一摞资料,费力的推开门,“裴总,这些是到这个月为止全部资料了,剩下还有一些本是该年底才统计的,我已经叫财务部的人去算了。”

    看了一眼她捧进来的报表,裴伊月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放下吧,很晚了,让财务部的人都下班吧,这些我一时半会也看不完,剩下的让他们明天在做。”

    一听这话,秘书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是,谢谢裴总。”

    放下手里的报表,秘书刚要走,就见裴伊月拿起一本翻开。

    她顿了一下,“裴总还不下班吗?”

    裴伊月视线不抬,淡淡的应了一声,“嗯,还要在看一会。”

    女秘书见她看的认真,自己悄悄的退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再次有人敲门。

    裴伊月抬头看了一眼,就见刚刚那个女孩又回来了,而且手里还多了一个外卖的袋子。

    她推了一下脸上的眼镜,怯怯走进,把外卖放在她的桌上,“裴总一天没吃东西,您还是吃点再看吧!”

    这个女孩裴伊月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她,因为她实在是太普通了。

    带着大框眼镜,遮住了半张脸,半长的头发简单扎成个马尾,身上的职业套装也不是什么名牌。

    像她这种形象,即不穿名牌,又没什么特点,在外面那群秘书当中自然而然的就被隐藏了。

    能进秘书室,又不是靠着一张脸,裴伊月微微扬眉,勾唇笑了一下。

    “你是新来的?”

    “裴总怎么知道?”女秘书一脸诧异。

    裴伊月没有回答,嘴角的笑意却略微加深,“其他人都走了吗?”

    “都走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

    女秘书低下头,笑的有些尴尬,她推了推眼镜,“我,我工作还没做完,不过现在做完了。”

    看了一眼手边的资料,裴伊月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欺负新人,好像不论走到哪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好像以前的“速”。

    “你叫什么名字?”

    “秦落。”

    裴伊月点了点头,“回家吧,已经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主意安全。”

    秦落似乎没想到裴伊月会关心自己,突然有些喜出望外。

    这一整天她闲言碎语没少听,人人都说新总裁是个冷若冰霜的傲娇女,她本来还有点怕,可是现在,她敢肯定新总裁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谢谢裴总。”她一个九十度大弯腰,差点把眼镜甩下去。

    裴伊月忍住笑,“应该我谢谢你,谢谢你的饭。”

    ——

    裴家门前,一个微晃的身影跌跌撞撞的靠在门上,哐哐哐几声,用力的砸了几下门。

    裴心语从楼上下来,打开门,突然被一个倾斜的身子重重的压在了墙上。

    “啊——!”

    裴心语一惊,发出一声尖叫。

    “小月,你不能嫁给白洛庭,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不会……”

    听到肩头满是酒气的人一开口,裴心语整个人一僵。

    “古,古宸哥?”

    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裴心语一个人,客厅的灯没开,昏暗中她又被醉醺醺的人压的抬不起头,可是仅凭着他说话的声音,她还是认出了他。

    灼热的掌心轻轻的托起她的脸,是那样的暧昧,在裴心语的印象当中,他们两个从来没有如此接近过。

    “小月,我爱你,你不要嫁给他,我求你。”

    古宸的话对裴心语来说就像寒冬里一盆冰水从头泼下,让她觉得锥心刺骨的寒,她背靠着墙壁,整个人呆怔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倏然落下的吻,密集且又灼热。

    裴心语脸上不知何时蒙上一层泪,眼泪滚过的地方被门外的冷风一吹,瞬间感觉到一阵清凉。

    她闭上眼,哽咽中慢慢抬起发抖的手,攀住古宸的手臂。

    听着他在亲吻她时喃哝出来的名字,裴心语抓着他的手越来越紧,恨不得将指甲嵌进他健硕的手臂当中。

    她睁开眼,看向那热情又小心翼翼的人。

    黑暗中,她的眼中泪光闪闪,然而在那晶莹下又好像有着放弃整个世界的决心。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了。

    她伸手探向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衣,一颗一颗的解开纽扣,嘴里轻声喃哝,“古宸,我也爱你,我不会嫁给别人,我这辈子只会嫁给你。”

    ……

    裴伊月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进门却是黑漆漆的一片。

    她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索性没有开灯,直接上楼。

    楼梯前,她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

    幸好她手脚利索,扶住了楼梯把手,不然这一摔可真是脸着地!

    她弯下身捡起地上的东西……睡衣?

    睡衣怎么会在这?

    捶了捶犯酸的脖子,她随手把捡起的睡衣搭在了楼梯扶手上,没去多管。

    看了一天资料,她早就已经困得不行,回到房间澡都没洗,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裴伊月突然惊醒。

    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全都是白洛庭打的。

    来不及管电话,裴伊月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从楼上下来。

    找了一圈周嫂,却没见她的人影,餐桌上只有一盒吃剩的披萨,甚至连早饭都没有。

    时间不早了,她也没功夫挑三拣四,随手拿了块披萨和一盒牛奶塞进微波炉。

    二楼房间。

    古宸醒来看着一地的狼藉,不知道坐在床上呆愣了多久。

    他明明记得他昨天来找的人是裴伊月,为什么醒来会在裴心语的床上,而且还是……

    “古宸哥。”细弱的一声轻唤,满是暧昧过后的娇羞。

    古宸没有回头,甚至连动都没动。

    裴心语抓着被角掩着胸前,坐起,却因身上的不适皱了下眉。

    娇软的身子贴向他宽厚的背脊上,肌肤相贴,似乎还能感受到几个小时前两人热情的残留。

    古宸闭着眼,沉重的喘息强忍着压抑,“为什么是你?”

    裴心语身子一僵,抓着被角的手紧了一下,坚强扬起的嘴角有些颤抖。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光洁的手臂环住那健硕的身躯,裴心语脸贴着他宽厚的后背,轻声问:“你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

    古宸没有回答。

    裴心语咬着唇,嘴角微微发颤,再次小心翼翼的问,像是非要得到一种确认,“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古宸哥,你会对我负责的是吗?”

    “你确定要我负责?”

    古宸的话很冷,裴心语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瞬,眼眶微潮,心头像是被什么人捏住,疼的她喘不过气。

    “就算你的后半生不幸,你也一定要跟我结婚是吗?”

    明明是一件应该的事,从古宸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变成了逼问。

    裴心语红着眼,已经哽咽到说不出话,“嗯。”

    “好。”

    毫无情感的一声“好”,就好像接受了某种任务,说完,他推开裴心语的手,起身穿好衣服,其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捡起地上的西装,古宸回过头看着她,冰冷的目光没有一丝温度。

    “我成全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