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叶彦杰的车停在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的裴氏大楼前,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嘴角横抽。

    “他妈的,这是商场特价抢购吗?”

    开门下车,没忘了拿副驾驶座上的一个牛皮纸袋,站在那群沸腾的记者背后,叶彦杰犹豫了一下。

    这样的场面他要是硬闯,会不会被这些如狼似虎的记者们踩死?

    ——

    裴伊月的办公室位于大楼的中间楼层,她叠着腿坐在大椅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

    这里的风景不错,只不过天气差了点,接连的阴天就算坐在这她都觉得有点冷。

    突然。

    砰砰两声巨响。

    她一怔,对这样的声音有着一种超自然的反射。

    她蓦地从椅子上弹起,看着半空中弥漫的硝烟,忍不住皱起眉。

    要不是她现在在三十层楼高的地方,她真的会以为是谁把手雷丢上来了。

    看了一眼楼下,堪比蚂蚁大的人哄散开来,还有一排穿着黑衣服的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

    还没等看清是怎么回事,桌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

    她转身接起,“说。”

    “裴总,楼下有位叶先生……”

    话没说完,电话突然被人抢走,“老白媳妇儿,是我,叶彦杰,让她们放我上去,我给你送东西。”

    “……”

    她来公司的第一天居然招来这么位神仙,那这么说刚刚放炮的也是这位了?

    “你把电话给前台。”

    裴伊月刚说完,就听叶彦杰贱咧咧的说:“小美人,给,你们老总要跟你说话。”

    裴伊月嘴角狠抽。

    “裴总。”前台小心翼翼的接过电话。

    “带他上来。”

    “好的。”

    前台正准备挂断电话,就听裴伊月又加了一句,“找个男接待送他上来。”

    “呃,好的。”

    挂断电话,女接待员朝着叶彦杰尴尬一笑,转身走向身旁的男接待身旁,跟他小声嘀咕了几句。

    就见那个男接待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看着叶彦杰笑了笑,“叶先生这边请。”

    电梯里,叶彦杰没正形的靠着扶手,看了那个男接待一眼,心里道了一句:没趣!

    “难怪裴氏会颓败成这样,连审时度势都不懂,接待员居然还有男的!”

    叶彦杰嘟囔的声音不小,男接待微微低下头,没出声。

    叮的一声,电梯停在三十层。

    叶彦杰从里面走出,脸上扣个墨镜,昂首挺胸,大步流星。

    去裴伊月的办公室要先经过秘书室,廖杰正在交代下面的人找资料,看到叶彦杰,他上前手一横,拦在了他面前。

    叶彦杰隔着墨镜看了一眼拦在面前的手。

    算算,大概有七八年没人敢在他面前伸手了,这家伙胆子不小啊!

    “怎么回事?”这话很明显是廖杰在问男接待。

    “廖秘书,这位是叶先生,来见裴总的。”

    “有预约吗?”

    闻言,叶彦杰挑了一下眉梢,食指勾住墨镜稍稍往下拉了拉,露出眼白看了他一眼,“预约?那是什么玩应儿?老子想见你们裴总还需要这东西?”

    廖杰皱眉,刚想说什么,一旁一个女秘书放下电话,小心翼翼的说:“秘书长,裴总说让叶先生进去。”

    听了女秘书的话,叶彦杰嗤声一笑,手指扶着鼻梁上的眼镜一推。

    “原来是秘书长啊,难怪这么尽职尽责,不过下次拦人之前先睁大眼睛看看,你这次拦的是我,要是拦错了别人,你这只手怕是就没了。”

    叶彦杰大摇大摆的走进办公室,秘书室里的人开始小声嘀咕。

    “这人谁啊,这么嚣张?”

    “我知道,他是叶彦杰,白二少的表弟,叶家大少爷。”

    廖杰脸一沉,转身瞪向那几个说话的人,“都没事做了是吗?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

    叶彦杰走进办公室,看着裴伊月,大拇指朝后一扬,“你的那个秘书架子够大的,连我都敢拦。”

    他说的“秘书”指的是谁,裴伊月心里清楚。

    她起身绕到办公桌前,轻靠着桌沿,勾唇笑了一下,“拦你算什么,刚刚给我下马威的时候你还没看到呢!”

    叶彦杰脸上的墨镜倏地摘下,一脸惊讶的说:“我擦,这哥们是不是活够了,居然敢给你下马威?怎么着,要不要我叫兄弟上来帮你收拾他?”

    裴伊月端了端肩,“不用。”

    叶彦杰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甘心,“也对,这事得让老白出手,轮不到我。”

    说着,他把手里的牛皮纸袋递了过去,“呐,这是老白让我给你的,他不方便过来,就让我给你送过来了。”

    “谢谢。”裴伊月伸手接过,什么也没问直接打开。

    看着里面关于采购部经理的资料,裴伊月不禁感叹白洛庭的办事效率。

    “什么时候能找到这个人?”

    “我已经派人找了,放心,就算挖地三尺也一定把这个人给你找出来。”

    裴伊月头微垂,露出光洁的额头,低垂的眼很是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资料。

    她没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清隽的样子看上去跟以往很是不同。

    名扬千里的北城之秀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叶彦杰不禁有些好奇。

    不过,他只注意了她的表情,却没有仔细听她刚刚说出的话,如果他认真听,一定会被她那冷酷的语气吓到。

    那是专属于黛的语气,一个生冷,不含情感,甚至带着杀意的语调。

    她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脱口而出,甚至连自己都没感觉到有任何不对。

    叶彦杰轻声笑了一下,“裴家大小姐居然也有这么严肃的时候,这要是让楼下那些记者看见了,不知道你又该被传成什么样了。”

    裴伊月周身的寒气一敛,合起手里的资料放在身后的桌子上,微微勾唇,看了他一眼,“他们爱说什么是他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彦杰赞同的点了下头,“也是。”

    他们既然出生在这种上层社会,舆论压力自然是在所难免,若是连自己都不看开点,还真是要憋屈死了。

    “对了,白洛庭,他没事吧?”

    说到白洛庭,叶彦杰忍不住笑了几声,“呵呵,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问呢!他呀,死不了,就是重伤在身不方便过来,不过你放心,离你们结婚还有一个月呢,绝对不会影响你们婚后‘性福’生活。”

    “……”

    白洛庭嘴就够贱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比他更贱的。

    冷眸一摆,裴伊月转身走回了专属她的大椅。

    叶彦杰那个没眼力见的,根本没看出来此刻裴伊月的不爽。

    他谄媚上前,大半个身子几乎都伏在了桌面上,笑眯眯的看着她,“老白昨天送你的车你开来没?借我兜两圈呗!”

    “不借。”

    淡淡的一声,叶彦杰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眨了眨眼,“啥?”

    裴伊月拿着一支圆珠笔在手里转着,眼不抬,重复道:“不借。”

    叶彦杰一愣,“为,为什么呀?”

    “不想借给你。”

    “……”

    开玩笑,她裴伊月也是他说逗就逗的?

    嘴上没把门的,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别这么小气嘛,好歹我也帮你找了人,你就当报答我呗。”

    蓝色的圆珠笔在那纤细的手指上来来回回的打着转,却一次都没有掉下来过。

    裴伊月垂着眼睫,淡淡的说:“我可没求你帮忙,我找的人是白洛庭,是白洛庭找你的,你要找人报答就去找他,那车是我的。”

    瞬间改变的态度不得不让叶彦杰回忆一下自己哪里得罪她了。

    想了想,他恍然,转而看着她的眼神变的有些惊恐,“不是吧,你该不会是因为我刚才说的话生气了吧?”

    裴伊月不回答,但明显她就是因为那句话。

    为了车,叶彦杰再次一展谄媚,“小嫂子你看啊,我这人吧哪都好,就是嘴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呗!”

    蓦地,裴伊月转笔的动作一顿,稳准的掐住了停下的笔,深眸轻提,眯起的眼笑意潋潋,红唇微扬,启口一字一顿道:“不要,我这人记仇的很,说不借,就不借,慢走,不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