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88 改变不了的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88 改变不了的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临水公寓

    裴伊月开门走进,看了眼面前蜿蜒的出蓝光的电网,摊开五指,在身侧的玻璃上按了一下。

    嘶啦一声,电网从下而上撤回,待她走过,蓝色的网再次编织而下,重新凝结。

    蒙小妖听到动静,回头,怔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

    这问题问的,简直就是废话。

    裴伊月懒得回答,扬了扬下巴,“资料。”

    蒙小妖起身拿过桌上的ipad,资料她之前就已经拷贝进去,没等她递过去,裴伊月直接把ipad从她手里拿了过去。

    她坐在沙发上正要解锁,蒙小妖突然伸手按在了平板的屏幕上,“妞,看之前我有件事想想跟你说。”

    裴伊月抬头看了她一眼,“说。”

    蒙小妖舔了舔唇,有些为难,按在屏幕上的手始终没有撤回。

    “刚刚k来电话了,他让你终止任务。”

    不出蒙小妖所料,裴伊月因为这句话动了下眉心,只是淡淡的一下,若不是她一直盯着她看,根本不会发现。

    “然后呢?”裴伊月声音很淡,口气平平没什么情绪。

    “然后,然后他说要见你。”

    裴伊月面上不动声色,一双沉寂如墨的深眸却在极度收缩。

    半晌,她头一垂,推开蒙小妖按在ipad上的手,“跟他说我办不到。”

    早就料到会是这样。

    蒙小妖叹了口气。

    “妞,k是因为看到你答应白洛庭的求婚才打电话来的,他在乎你,他不想你做这样的事。”

    裴伊月没有抬头,解锁电脑屏幕,开口仍旧没语调平平,“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和他只是命令者和受命者的关系,没有所谓的在不在乎。”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蒙小妖不相信,正所谓旁观者清,她不信这些年她感觉到的都是错的。

    裴伊月手上动作一顿,慢慢的蜷起指尖,“如果他在乎,又怎么会等到今天才叫我收手,事到如今,就算我收手也改变不了我答应了白洛庭求婚这件事,一个月后婚礼照常,即便不是为了追查,我还是要嫁给他。”

    这话要是多加上一丢丢起伏的语调,蒙小妖肯定会认为她是在赌气,可是现在……

    她知道她现在的身份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而悔婚,就是她绝对不能做的事,除非她再次离开裴家。

    “k说要见你,你要不要去跟k当面说?”

    “你觉得现在这种时候我适合回京都吗?”

    蒙小妖:“……”

    白皙的手拿着平板电脑的边缘,细弱的指尖因为用力而隐隐泛白,“如果k再打电话给你,你就说我不接受撤销任务,除非他把我从名单里去除,否则,我不会做这么丢人的事。”

    闻言,蒙小妖惊恐的往后缩了缩,害怕道:“这话我不传,他会掐死我的。”

    “不会,掐死你等于打断我两只手,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听着她冷漠到不含一丝情感的话,蒙小妖噘了噘嘴,转身拉过身后的椅子,横跨着坐在上面,“其实你是在生他的气,对吧?”

    裴伊月抬起头,正视她,冷漠的视线像是在说明她现在的认真,“你想多了。”

    “我才没想多,这天底下就我最了解你,你当我不知道啊,你喜欢k。”

    裴伊月身子一僵,眉心蹙起,眼神也瞬间变的犀利了几分,“依兰,你想死吗?”

    裴伊月瞬间变换的神色惊的蒙小妖一抖,不禁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这样的眼神她就只有在她动手的时候才能看到,现在用来瞪着她,还真是不太适应。

    “呃,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你看资料吧,要不,还是我来说吧,反正我都看过了。”

    裴伊月没说话,冷眸一垂,“你说你的,我看我的。”

    蒙小妖最害怕她现在这种冷魅到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只有拖着长狙枪的时候才会有的表情,拿来对着她,让她总有一种小命不保的错觉。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清了清喉,“咳,这个白洛庭吧,其实说起来挺神奇的,他在二十岁之前根本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就是一个冷漠派,行为举止都是严谨到一丝不苟,他十九岁去了法国念书,三年没回来,之后回来就完全变了一个人。”

    听着蒙小妖的话,裴伊月翻到了一张白洛庭二十岁之前的照片,虽然只是一张单寸照,但是那整齐的衣领和不苟言笑的脸,仍旧能看出跟现在的区别。

    “接着说。”

    “在他出国之前他交往过一个女朋友,叫曾岚姬,京都首相曾可生的女儿,交往了一年多,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分手了,之后白洛庭出国,回来后性情大变,身边总是出现一些形形色色的女人,也就在这几年里,他被人冠上了一个纨绔大少的名声,然而最奇怪的是,大概在一年半之前,他身边的女人又全都消失了,而且这大大小小的新闻当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关于他的花边新闻,再之后就出现了你。”

    听着蒙小妖说这些,裴伊月脸上始终没什么表情,顶多在说到一年半之前的时候,她微微动了一下眉梢。

    “这是病吗?找女人居然还分时间段?”

    “no,no,no。”蒙小妖诡异一笑,“原本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我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来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你知道被我查到什么吗?”

    裴伊月抬起头,目光终于露出一丝好奇。

    蒙小妖神神秘秘的凑近,看着她,“是因为你。”

    “……”

    因为她?

    又是因为她?

    之前白洛言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是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

    “你想想看,一年半以前不刚好是你回到裴家的时候吗,而他却在那个时候斩断了跟所有女人的关系。”

    裴伊月眼眸微缩,似乎有些不满意她的解释,“就因为时间刚好,所以你就说因为我?”

    “当然不是。”蒙小妖马上回口。

    “你知道为什么你回到裴家之后名声会日以继夜的飙升吗?”蒙小妖一脸正色的看着她,眼中更是露出一种神秘,“那全都是因为白洛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